第10章胎動

妹就厚著臉皮和姐姐回鍾粹宮了。”………………鍾粹宮“三阿哥和四格格長的真好白白嫩嫩的。”鈕祜祿眼裏帶著羨慕的看著在一旁玩耍的兩個娃娃。“等以後妹妹有了孩子,長的必定也很可愛。”蘊初開口就胡說。這位鈕祜祿妃可沒有子嗣,甚至連皇後之位也沒有坐多久便離世了。“奴才參見榮妃娘娘,鈕祜祿妃娘娘。”一旁照顧的奶嬤嬤看見兩人過來急忙行禮。“瞧我空著手就來了,也沒有給阿哥格格準備見麵禮。”鈕祜祿妃麵帶懊惱的看著榮...康熙六年,七月。

輔政大臣蘇克薩哈上奏乞請守護福臨(順治)陵寢。鼇拜趁此機會羅列了對方二十四大罪狀,意圖置蘇克薩哈於死地,為他擅權專政掃清了道路。

康熙看了眼鼇拜呈上來的奏摺,他不相信蘇克薩哈會做出這樣的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鼇拜這是要置他於死地,自從六月赫舍裏索尼去世後。輔政大臣便隻剩下三位。

遏必隆對鼇拜馬首是瞻,甚至女兒鈕祜祿氏還認了鼇拜為義父。

若是蘇可薩哈再出事,那這個朝堂豈不是鼇拜的一家之言,哪裏還需要他這個皇帝。

“鼇中堂,此事容後再議,蘇克薩哈一心為國,朕不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康熙將奏摺放到桌案上,麵色沉穩,但內心卻是難以掩飾的憤怒。

若是可以他恨不得立刻處死鼇拜,但現在他隻能忍。忍鼇拜的囂張跋扈,目無君主。

鼇拜見康熙拒絕與他,麵色一沉,不顧在朝堂之上,便朝著康熙走去。一邊走一邊挽起了袖子。

康熙不自覺朝後退,卻靠在了椅背上,目光看向金鑾殿下,所有朝臣一言不發低著頭。

鼇拜:“既然皇上不願意那麽便由老臣代勞,先帝離世前封老臣為輔政大臣,老臣自當盡職盡責。”

隨即便下令處死蘇可薩哈。

康熙見鼇拜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裏,不由的也怒了,但不能跟鼇拜硬碰硬。

“退朝。”

說完康熙便起身離去,去了太皇太後的寧壽宮,尋求幫助。

等到再從寧壽宮出來,康熙的心情好了不少,並沒有馬上回乾清宮而是去了鍾粹宮。

如今蘊初已經懷胎七月,肚子也已經顯懷,康熙每天都會過去陪她說說話,順便給孩子念念書。

鍾粹宮

蘊初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拿起一個青梅就往嘴裏塞。

“唔,嗯。味道真好。”酸甜的汁水在嘴裏爆開,蘊初享受的閉上了眼。

“小主,別吃了,酸的吃多了不好。”橘如一把將盤子端走。

這些天蘊初天天吃酸的,就差連喝水也要放青梅了。看的他們膽戰心驚,每次太醫來診脈都要過問一番,聽到沒事才放下心,就這樣每日控製著蘊初吃青梅的量。

“把盤子給本小主放下。”蘊初指著她手裏的青梅又指了指自己身旁的桌子。

現在這些人是越來越過分了,連她吃個水果都要管蘊初幽怨的眼神看著她們。

“小主,這青梅酸澀的很,吃多了不好,您也要為小阿哥想想啊。”蘭時端來一杯白水放到桌子上。

蘊初端起喝了一口,咂咂嘴放回桌子上:“沒味道不喝。”

“小主,小阿哥在母體裏也是需要營養的,要不奴才讓小李子去禦膳房領一份烏雞湯回來您嚐嚐?”章佳嬤嬤笑著說道。

自從七個月時,太醫查出蘊初腹中的孩子是個阿哥時,她們便徹底投誠了。

“不要。”蘊初拒絕了他們的提議,末了還摸了摸肚子:“兒砸,你看看他們一群人欺負我們娘倆,你想吃的青梅她們都不給我們吃。”

“想吃什麽不給你吃,說的這麽可憐,都和朕的小阿哥告狀了。”

一道聲音從屋外傳來,一聽便知道來的人是誰。

“奴才給萬歲爺請安。”

蘊初也站起身,要行禮,卻被康熙三步並兩步快步走了過來扶住她坐回椅子上。

“別累著朕的小阿哥。”康熙摸了摸蘊初的肚子:“小阿哥,汗阿瑪來看你了。”

“嘶。”蘊初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孩子踢了她一腳,還在肚子裏力氣就這麽大。

康熙的手也感覺到了觸感,這力道對於他而言微不足道,都可以忽略不計一臉高興:“小阿哥在跟朕打招呼呢。”

蘊初翻了個白眼,被踢的不是你。再說了又不是第一次。

孩子第一次動的時候,她的感覺是奇妙新奇的,那是蘊初第一次有了做母親的感覺。但後來次數多了,在她肚子裏拳打腳踢的。蘊初就覺得臭小子欠收拾。

“萬歲爺,她們不給你的小阿哥吃東西呢。”說著扯了扯康熙的衣袖又指了指橘如幾人。

“萬歲爺,青梅酸澀,奴纔等也實在不敢讓小主多吃啊。”橘如急忙解釋她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蘊初好。

但蘊初一點不想領情:“一點也不酸,不如萬歲爺嚐嚐。”

“端上來。”

康熙發了話,她們哪裏敢不聽,隻能又將青梅放回到了桌子上。康熙捏起一顆放進嘴裏,輕輕一咬。汁水浸入口腔的那一刻,酸的他眼睛緊閉,麵部扭曲。

直接將青梅吐了出來,看著蘊初往嘴裏塞了一顆,麵色如常,趕緊讓人撤了下去。

“不酸麽?”康熙問道。

蘊初答:“不酸啊。”

伸手把放在一旁的《論語》遞到了康熙的手裏。

“萬歲爺既然來了,那就給小阿哥讀書吧。”

這已經是一種習慣了,每次康熙來鍾粹宮看蘊初都會給孩子讀書。按照蘊初的話那叫胎教。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子曰:……。”

蘊初打了個哈欠,慢慢閉上眼睡著了。康熙放下手中的書,將她抱起送回寢殿,輕輕放到了床上。又幫她蓋上被子。

“你們照顧好你們小主,有什麽事就派人去乾清宮找朕。若是你們小主想吃什麽就派人去禦膳房取。”康熙叮囑了幾句就離開了。

………………

[宿主,我回來啦。]

一道奶奶的聲音出現。

“係統,你升級完了?”蘊初有些激動,這幾個月沒有係統在,她簡直度日如年。

沒人時時刻刻陪她說悄悄話,最重要的是沒有係統在她就沒有網,玩不了遊戲,看不了電影。甚至不能從係統商場購買零食。

“快,快把係統商場開啟,我要買可樂,辣條。還有杏幹。”

蘊初坐在床上雙腳礙於肚子不能動,隻能一手抱著肚子,一手拍擊床榻,促催著。

“快點,快點開啟。”。”魏珠扔給小太監一錠銀子,將人打發走了。“魏公公放心,奴才保證隻要白芷進過禦花園逃不過奴才的眼睛。”小太監接過銀子樂嗬嗬的走了。乾清宮敬事房總管帶著各個嬪妃的綠頭牌放在康熙麵前。“皇上該翻牌子了。”康熙的手指掠過各個綠頭牌,翻了鈕祜祿妃的牌子,今日坤寧宮發生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火還不夠大,還需要再加些柴。這纔是第四晚,還不夠。“退下吧。”敬事房總管看了眼康熙翻的牌子恭敬的退下了,心中感慨鈕祜祿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