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佟妃有孕

秘書”。每日的晨昏定省好比較早上開例會,逢年過節得要給領導(康熙)送禮,每年避暑出塞好比較團建。每天007全年無休,就期待著升職加薪,還沒有五險一金。“越發有當社畜的感覺了。”蘊初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全後宮都是打工人,而且全都是卷王。可升職的就她一個。“無聊。”蘊初咂了咂嘴,手撐著下巴看著不遠處自娛自樂的承瑞:“小孩子的快樂真簡單。”看著承瑞玩的開心,蘊初突然產生了一個惡趣味。“承瑞玩的開心嗎?...“我還是先去看看佟妃娘娘吧。”太醫聽著裏麵傳來的呼喊聲,權衡利弊之下選擇了去看佟妃。

萬一佟妃真的小產了,他可擔待不起。太醫提了提藥箱對南枝說道:“姑娘,快些帶路吧。”

“太醫這邊請。”南枝挑釁的看了眼白芍帶著太醫進去了。

鍾粹宮

“娘娘,出事了。”木槿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蘊初有些好奇:“出了什麽事,這麽著急?”

“今天在禦花園佟妃娘娘和鈕祜祿妃娘娘遇到了,兩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麽矛盾,鈕祜祿妃娘娘推了一把佟妃娘娘後暈了過去,被推到的佟妃娘娘肚子疼,聽說可能是小產了,現在她們都在絳雪軒。”木槿一口氣的說完。

蘊初眨了眨眼,好家夥,兩敗俱傷啊。

若是佟妃真的小產了,這下佟家和鈕祜祿氏算是徹底結仇了,不死不休的那種。

“走,我們去看看。”蘊初站起身興致勃勃的往外走。

剛到絳雪軒蘊初便遇到了皇後,看著皇後挺著的大肚子,蘊初默默和她拉開了距離。

“見過皇後娘娘。”蘊初微微屈膝行禮很快又站了起來。

皇後心情好便沒有和她計較,隻是點了點頭便朝裏走去。

聽到鈕祜祿妃和佟妃出事,最高興的當屬皇後,原本因為腹中懷的是格格的鬱氣也消散了不少。

蘊初跟在皇後身後,慢慢的走著。

“太醫,佟妃和鈕祜祿妃如何了,可有大礙?”一進去皇後就迫不及待的詢問,臉上的擔憂像極了真的關心躺在床上的兩人。

“回皇後娘娘,鈕祜祿妃身體本就虛弱,今天一受刺激便暈了過去,需要好好調養。”其中一個太醫率先開口。

蘊初看了一眼,心中瞭然,這個太醫不就是給鈕祜祿妃配藥的人麽,為了不被人發現他都快成了鈕祜祿妃的專屬太醫了吧。

需要好好休養等於不能侍寢等於不能作妖。

皇後內心滿意極了,恨不得鈕祜祿妃的身體就此垮掉,再也不能出景陽宮。

“沒什麽大事就好,佟妃呢,本宮聽聞她肚子疼,佟妃是不是有孕了,孩子可曾保住?”詢問完鈕祜祿妃皇後又問起了佟妃的情況。

“回皇後娘娘,佟妃娘娘已經有了一月有餘的身孕,因為摔倒受驚,所以有小產的跡象,需要臥床休養。”

聽到佟妃有孕,皇後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僵住,很快又恢複了過來:“佟妃沒事就好,李太醫,佟妃這胎就交給你負責了。”

蘊初默默的聽著,也不說話,但她可以肯定的是佟妃這一胎生不下來,不過與她無關。

“到底出了什麽事?”人還沒走進來便聽到了康熙的聲音。

“臣妾參見皇上。”

眾人趕緊給康熙行禮。

“皇後,你來給朕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麽?”康熙看向皇後語氣中滿是質問,後宮出現這樣的事,首先問責的就是皇後。

哪怕這件事和皇後無關,但她身為六宮之主,都落個管理不善。

“回皇上,今日鈕祜祿妃和佟妃在禦花園發生了爭執,都是臣妾管教不嚴,才造成瞭如今的局麵,請皇上責罰。”皇後一手扶著肚子跪在了地上。

皇後跪了其他人也不能站著,隻能老老實實的跪在皇後後麵。

康熙煩躁的揉了揉眉心,前朝事物本就多,他還要麵對後宮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皇後和蘊初又都懷著孕。

“都起來吧,佟妃和鈕祜祿妃如何了?”

太醫把剛剛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皇上……。”皇後還想說些什麽,便被康熙打斷了。

“朕去看看佟妃??”康熙站起身朝裏走去。

他知道皇後想說什麽,不外呼是鈕祜祿妃,推倒佟妃害得佟妃差點小產,雖是無心,但終究還是謀害皇嗣。想要借機懲戒鈕祜祿妃。

依照鈕祜祿妃如今的身體狀況根本活不了幾年,倒不如不做懲罰,藉此賣鈕祜祿氏一個好。讓鈕祜祿一族更加忠心。

皇後看著轉身離開了康熙,不由得歎了口氣,有些失望錯失了這個機會,不能一舉打倒鈕祜祿妃。

蘊初打了個哈欠:“皇後娘娘,若是無事,臣妾便先回去了。”

留在這也無事可做,還不如回去睡覺,皇後點了點頭同意了。

……

佟妃再次睜眼已經是深夜了:“水。”

南枝一臉驚喜的看著佟妃:“娘娘,您醒了。”

佟妃支撐著站起身,南枝拿了一個軟枕放在她身後,轉身去倒了一杯水遞給佟妃。

“娘娘,要不要吃些東西,如今娘娘是一個人吃,兩個人補。”

“你是說本宮懷孕了?”佟妃喝水的手一頓,一臉欣喜的摸著小腹隨後又想到自己被鈕祜祿妃害得摔倒在地不由的有些擔心:“太醫怎麽說,孩子可還好。”

“太醫說娘娘已經有一月有餘的身孕,但因為摔倒受到驚嚇,有小產的跡象,需要好好靜養。”

“快去給本宮準備一些吃食,還有安胎藥。”知道自己懷孕,佟妃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奴才這就去讓人準備。”南枝給佟妃掖了掖被子,轉身走了出去。

佟妃摸著小腹欣喜的同時也不由得對鈕祜祿妃更加厭惡,原本她們也隻是口頭上的爭鬥,如今卻牽扯到了她的孩子。

謀害皇嗣的罪名,鈕祜祿妃是躲不過的,想到這佟妃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也不知道表哥是如何懲罰鈕祜祿妃的??”佟妃自言自語道。去。等到蘊初注意到康熙時,康熙已經走到她身側了。“皇上,怎麽來了,也沒有通報一聲。”說著便要站起身行禮卻被康熙按住肩膀重新坐了回去。“你懷著身孕不方便,便不要行禮了。”康熙坐在蘊初身側柔聲說道。蘊初卻絲毫不把康熙的話放在心頭,帝王的寵愛是一把雙刃劍,若是不當真規規矩矩或許便傷不到自己,但若是當了真,日後這份寵愛便會狠狠的紮在心頭。成為你的罪名。“您是皇上啊,臣妾見了您自然是要行禮的。”蘊初表現的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