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係統推銷

呢。”兩位嬤嬤都是在慈寧宮看著承慶長大的,聽到惠嬪誇讚二阿哥自然也很高興,雙方的距離拉近了不少。惠嬪自然也很高興都說母憑子貴,子憑母貴。今日她算是徹徹底底的體會到了什麽是母憑子貴。有了兩個孩子在宮裏的地位穩固可就僅次於榮妃了,她又是一宮主位,根本不用擔心孩子會被鈕祜祿妃和佟妃奪走。惠嬪摸了摸腹部,嘴角露出微笑,這個孩子來的正是時候。“本宮為二阿哥和三格格做了些小衣裳。”惠嬪拿起放在桌邊做了一半的衣...“娘娘,喝些粥。”南枝端著一碗肉粥走了進來。

“南枝,表哥如何責罰了鈕祜祿妃。”佟妃心情愉悅的喝著碗中的粥向南枝詢問道。

南枝低著頭猶豫了半天才開口:“皇上並沒有下旨責罰鈕祜祿妃娘娘。”

“沒有責罰。”佟妃先是一愣隨後將手中的碗扔在了地上:“她將本宮推倒在地,害得本宮差點小產,表哥憑什麽不責罰她。”

“不過,鈕祜祿妃到現在都沒有蘇醒。”南枝見佟妃如此氣憤趕緊補救:“太醫說鈕祜祿妃需要好好休養。”

“哼,是她推的本宮,怎麽她還受傷了不成。”佟妃氣極反笑,認為是鈕祜祿妃的苦肉計就是為了逃避責罰。

“聽說是虧了身子。”南枝湊到佟妃身邊壓低聲音說道:“奴才讓人打探過,鈕祜祿妃這些日子一直在喝藥,但就是不見好。身體還越來越虛弱。”

“報應。”佟妃摸了摸肚子,聽到鈕祜祿妃虧了身子心情又好了不少:“再去重新給本宮端碗粥過來。另外給家裏送封信,讓他們想辦法給本宮安排一個懂醫的嬤嬤。”

見佟妃不再生氣,南枝鬆了一口氣:“奴才這就去。”

鍾粹宮

“佟妃娘娘有孕,這樣便沒有多少人再盯著娘孃的肚子了。”蘭時一邊幫蘊初拆解發髻一邊笑著說道。

蘊初笑了笑沒有說話,佟妃這一胎根本生不下來,這宮裏有人暗中算計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便是因為佟妃和康熙是表兄妹,孩子會有殘缺。

“鈕祜祿妃和佟妃的梁子算是就此結下了。”蘊初感慨道。

隻有實力相當才能相互製衡達到平衡,可偏偏出了她這個異類,脫離掌控,如今她已經有了三個孩子,肚子裏還有三個。

她都擔心康熙去母留子。

“哎。”蘊初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頭。

蘭時有些疑惑的看著她:“娘娘,怎麽了。”

“沒事,你先退下吧??”蘊初揮了揮手示意她退下。

她當初就不該圖輕鬆,如今好了,麻煩大了。

係統:[宿主可以考慮考慮虛假體虛丸,服用之後會出現體虛的情況,即便是把脈也查不出任何問題,但其實身體健康。怎麽樣,心動麽,心動不如行動,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買一送一,一顆隻要九十九。]

蘊初摸著下巴思索,這個不錯,買一送一,買兩顆那就是四顆,正好她和三個孩子一人一顆。

體弱多病,不知道能活多久,也就不會太引人注意。

“買兩顆。”蘊初補充說到:“記得要給我四顆。”

係統:[我是那麽不講信用的統麽。已存放入係統空間。]

三胞胎,確實被排除在了繼承權之外,但他們到底是承瑞的同胞兄弟,名正言順的一黨,還沒入朝小團體就已經形成,等入朝之後很容易遭到康熙的忌憚。

九子奪嫡的慘烈,即便是蘊初也不由得發寒。

康熙還太過長壽,等到康熙離世,頭發都白了,若是可以她甚至想直接給康熙下絕子藥,斷了一切可能,讓他就算再忌憚也無可奈何。

景陽宮

屋內燭火搖曳,照在鈕祜祿妃的臉上,更顯得她此時的神情晦暗不明。

“佟妃竟然懷孕了?那一下沒讓她流產真是可惜了。”鈕祜祿妃慢悠悠的開口,語氣中帶著冷意。

白芍在一旁默不作聲,鈕祜祿妃醒來得知佟妃懷孕後便是這個樣子,她也不敢再多說什麽。

“娘娘,消消火,如今佟妃娘娘懷孕不能侍寢正是娘孃的好機會啊。”白薇見白芍不說話迫不及待的開口。

她入宮就是在鈕祜祿妃身體不便時幫她爭寵,這件事她們都是心照不宣,如今好大的機會就在眼前,白薇便忍不住提醒她。

鈕祜祿妃看著她眼裏閃過一絲嘲諷:“皇上讓本宮好好休養,本宮還能和皇上對著來不成,出了事,你替本宮去死。”

白薇的心思她看的一清二楚,想借她的手爬龍床飛上枝頭,鈕祜祿妃垂下眉眼,她是不可能允許的。

聽了鈕祜祿妃的話,白薇被嚇的花容失色,她聽出來了這是在警告她,若是再有這樣的想法就殺了她。

“是,奴才知道了。”白薇抿了抿唇顫顫巍巍的開口。

見到白薇如此神情,鈕祜祿妃滿意的收回視線,即便是要拿她鋪路,她寧可給自己的親妹妹鋪路,也不可能讓一個宮女上位。

白芍輕輕掃了一眼白薇淡然,沒有給她說話,沒有眼力見,若不是她是鈕祜祿夫人送來的,娘娘需要給夫人些麵子,怕是早就被打發去了辛者庫了。毛筆轉動著手腕,看了看桌子上的點心看了橘如一眼:“往日裏都有三盤,今日怎麽就隻有一盤。”其實這一盤分量很大,特意考慮過了承瑞的飯量準備的。橘如已經想好了措辭現在不過是信手拈來:“回阿哥,小廚房的宮人都已經休息了,沒有時間做糕點。”休息了,承瑞擺了擺手:“罷了,就先這樣吧。”橘如點了點頭,在承瑞看不見的地方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如今大阿哥過的日子,像極了失寵的嬪妃,過的樣樣不如從前。承瑞吃完一塊糕點,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