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你汗阿瑪想要一個嫡子

僅依靠家世便可身居高位。每走一步都需要思考。迷惑一下對方也是需要的。…………“去把王太醫給朕找來。”康熙回到乾清宮的第一件事便是召來太醫。這位王太醫就是上次那位幫助皇後診脈的太醫,皇後也因為那次診脈手中權利被康熙分走了部分。梁九功得了命令就往太醫院而去。“王太醫皇上有請。”梁九功找到王太醫也不囉嗦,直接說明來意。王太醫一聽皇上讓他過去也不敢耽誤拎著藥箱就和梁九功走了。梁九功來太醫院氣定神閑並沒有慌...“娘娘,您醒了。”趙嬤嬤看見蘇醒過來的皇後歡喜一笑,扶著她坐起。

“嬤嬤,是男孩女孩?”皇後的聲音越帶沙啞,明明已經知道結果可皇後還是不死心的想要再問一遍。

趙嬤嬤端了一杯水給皇後潤潤嗓子??:“是一個小格格。”

皇後失望的垂下眉眼,無力感如同潮水般朝她湧來,身為一個皇後,宮權,嫡子缺一不可,可如今,宮權被人分走一半,嫡子至今不見蹤影。後麵的宮妃她快要壓不住了。

但她也隻能安慰自己還年輕,不著急,可眼瞧著幾個阿哥慢慢長大,她哪裏能不著急。

“嬤嬤,本宮有些餓了。”皇後抿了抿唇開口道。

趙嬤嬤猶豫的看著皇後,她不知道這件事該不該和皇後說,生怕這個訊息刺激到了她,最終趙嬤嬤隻是動了動唇,沒有說出口。若是說了一個不能再生育的皇後,能給赫舍裏家帶來的利益幾乎是沒有的,赫舍裏家哪怕再疼愛皇後,還是會送新人入宮的。

到那時即便是皇後也不得不為赫舍裏家的利益退步,幫助自己的妹妹去爭寵,扶持她,給她鋪路。

但若是不說,紙包不住火,皇後遲遲沒有訊息,赫舍裏家還是會送人進宮的,不管如何結局都是一樣的。

她該怎麽選擇,是選擇赫舍裏家的利益還是皇後。

看著這個她自幼養大的孩子,最終對皇後的疼愛占了上風,趙嬤嬤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等皇後坐完月子再告訴她。

“奴才這就去給娘娘備膳。”趙嬤嬤緩緩退了出去。

皇後沉浸在沒有生出嫡子的悲傷中,並沒有發現趙嬤嬤的異樣。

鍾粹宮

皇後生產完需要坐月子,所以眾嬪妃也不需要去向皇後請安,一下子清閑了不少。

“從你一進來就是木著一張臉,怎麽了可是學習太累了。”蘊初一臉好奇的看著呆呆的承瑞。

承瑞趴在桌子上歎了一口氣:“今天早上汗阿瑪下朝後去了尚書房,陪我用早膳還賞賜了不少好東西給我。”

蘊初伸手捏了捏承瑞的臉:“好啊,有好東西也不知道孝敬孝敬你額娘。”

“哎呀,額娘我和你說正事呢。”承瑞拿開蘊初的手有些無奈:“雖然汗阿瑪平日裏對我也很好,但我總覺得汗阿瑪不對勁,他看我的眼神我心裏直發毛,就感覺是無事獻殷勤的感覺,所以才來找額孃的。”

蘊初看了承瑞一眼,懷疑她是不是用力過猛了,但承瑞的想法又確實沒有問題。

“怎麽找你額娘給你排憂解難,也不知道帶些禮物。”

“回頭兒子便讓人把東西都給您送過來。”承瑞走到蘊初身邊殷勤的要給她捶腿。

“你是不是忘了,昨晚發生了什麽事。”蘊初沒好氣的點了點他的額頭。

“皇額娘生了五妹妹啊。”承瑞有些茫然的看著蘊初,不明白她為什麽這麽問。

蘊初抬頭望著房梁,她向來對待兒女一視同仁,也沒有刻意去和承瑞說些什麽,在他看來弟弟妹妹都一樣,這下直接觸碰到了盲區。也難怪他想不明白。

“你汗阿瑪想要一個嫡子,明白了嗎?”

康熙對嫡子的執著也是深刻影響著他的兒子們,用行動證明瞭什麽是言傳身教。

承瑞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沒有嫡子找他幹嘛,有四個兒子幹嘛非要找他這個忙的不可開交的兒子。

蘊初若是知道他的想法定然會告訴他,多虧了你額娘,給你造了個麒麟子的身份。

沒有嫡子,一個麒麟子也能聊表欣慰。

“額娘,不說了,我還得要趕回去上課呢。”承瑞回過神來對蘊初行了禮便離開了。

他可是趁著午膳和午休的時間過來的,下午還有課要上。

尚書房

“大阿哥。”

承瑞還沒到尚書房就看見有人在對他招手,滿臉興奮的朝他跑來。

“馬武啊。”承瑞拍了拍他的肩膀拉著他去了一個偏僻的角落。

“大阿哥怎麽了。”富察馬武不明所以的跟著承瑞走。

富察馬武是富察米思翰的第三子,前麵的兩個哥哥富察馬斯喀和富察馬齊已經入朝為官。

而他因為年紀和承瑞相仿,再加上家世出眾便成了承瑞的伴讀。

“你喜歡弟弟還是妹妹。”承瑞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開口詢問道。

“啊!”馬武不明所以但還是認認真真的回答:“當然是妹妹了,妹妹嬌嬌軟軟的多好啊,但奴才沒有妹妹。”

一邊說著還四處張望了一番:“大阿哥,奴才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可千萬別告訴其他人啊,其實奴才阿瑪額娘還想生一個女兒。”

“嗯。我有妹妹,就和你說的一樣嬌嬌軟軟的。”

承瑞點了點頭,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又不是什麽大事。

承瑞最終還是把今天康熙的反常舉動拋之腦後,直接走了。

馬武嘴角抽了抽告誡自己這是皇子阿哥。

承乾宮

聽說皇後生了一個格格,佟妃高興的多吃了一碗飯。

若是與她最不對付的人,除了鈕祜祿妃那便是皇後。

一個害的她差點小產一個搶了她的皇後之位。

“信,你們可送出去了。”佟妃拿著帕子擦了擦嘴角,心情愉悅。

南枝:“已經送出去了,想來很快便能從內務府那邊送到承乾宮。”

“那就好。”佟妃點了點頭,宮裏的陰司手段不少,幾乎是防不勝防,她必須安排一個懂藥理的人在身邊。

佟妃雖然張揚,但卻不是沒有腦子,每一次任性都是在康熙的底線範圍內,這也是康熙能容忍的重要原因,也正因為她性子讓她不懂的退讓。

“後天就是五格格的洗三了,本宮尚在安胎實在無法親自前往,南枝你就代替本宮去送一份禮吧。”

佟妃說完還看了看肚子,露出一絲笑容,她感覺自己這胎一定是個阿哥。疑呢?“本宮知道該怎麽做了。”鈕祜祿妃眼睛一亮。一旁的白芨有些蒙的看著鈕祜祿妃,也不知道她知道了些什麽,但還是盡職盡責的詢問:“娘娘有什麽要吩咐的麽?”“你這樣……。”鈕祜祿妃微微一笑,低聲和白芨說著。之後的一連幾日景陽宮都沒有什麽動靜。“聽說鈕祜祿妃娘娘這些天消沉了不少呢。”禦花園裏兩個侍弄花草的宮女正在閑聊。“你從哪裏聽說的?”“我的一個好姐妹是景陽宮的灑掃宮女,我也是聽她說的。”“鈕祜祿妃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