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鈕祜祿妃蘇醒

的膝下記做嫡子。但在此之前,她需要為自己增加些助力,便有了這次的賞花宴。“娘娘,鍾粹宮那邊可需要通知。”紫月詢問道。皇後淡淡開口:“鍾粹宮?也通知一下吧,順便告訴她若是身子不適便不用出席了。”每個宮裏都通知了,自然不能漏了鍾粹宮,畢竟蘊初的地位擺在那裏,哪怕隻是走一下形式也是要走的。“對了鍾粹宮和承乾宮你親自跑一趟。”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瞭解一下。“是,奴才這就去辦。”紫月行了一禮便退了出去。鍾粹宮...鈕祜祿妃醒來已經是次日了。

“白芍。”鈕祜祿妃輕咳了幾聲,嗓音越帶沙啞。

“娘娘,您醒了。”一個小宮女聽到鈕祜祿妃的聲音走上前。

因為白芍和白薇都被關進了慎刑司,所以她便頂了上來。

“白芨,白芍呢。”鈕祜祿妃看著眼前的宮女微微皺眉心裏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微微支撐起身子詢問道。

白芨扶著鈕祜祿妃靠在床頭:“皇上將白芍和白薇關進了慎刑司。”

“什麽。”鈕祜祿妃不自覺提高了音量,但嗓子幹啞讓她忍不住咳了起來。

白芨見鈕祜祿妃急忙給她倒了一杯水。

鈕祜祿妃接過水一口喝完便急不可耐的詢問:“本宮昏迷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麽。”

白芨低著眉眼咬著嘴唇她擔心自己說了鈕祜祿妃會接受不了。

“說。”鈕祜祿妃瞧著白芨如此神情心中不好的預感又加重了。

“佟妃娘娘小產了。”

聽到這句話鈕祜祿妃不自覺嘴角上揚,這可不算壞事,目的達到了。

白芨看了眼鈕祜祿妃的神情深呼了一口氣:“娘娘因為腹部受到撞擊,日後怕是不能再有孕了。”

轟!

白芨話音剛落,鈕祜祿妃便感覺被一道雷劈中了一樣,難以有孕,這對一個女子來說是一個噩耗。

更何況她還要在後宮生存,她還想要皇後之位,不能懷孕,她怎麽可能當上皇後!

“這不可能,太醫,給本宮請太醫!”鈕祜祿妃激動的握住白芨的手臂。

白芨吃痛的皺了皺眉安撫道:“娘娘,太醫直說難以有孕,隻要娘娘好好調養還是有機會的。”

鈕祜祿妃鬆開握著白芨的手,她這叫什麽,殺敵一千,自損三千,佟妃僅僅隻是小產,而她是不能生育啊。

“去,給本宮請太醫。”鈕祜祿妃依舊不死心一定要親耳聽到太醫的診斷。

白芨見鈕祜祿妃如此也隻能去把太醫請來,因為絳雪軒住了兩個虛弱的嬪妃,康熙便把王太醫留在了這裏。

其實康熙將王太醫留在這裏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鈕祜祿妃。

“臣參見鈕祜祿妃娘娘。”王太醫來的很快,聽到鈕祜祿妃找他便急忙趕了過來。

鈕祜祿妃看著眼前熟悉的太醫鬆了一口氣,自她生病以來身體就是王太醫在照料,對於她鈕祜祿妃還是信任的。

“王太醫,你好好給本宮瞧瞧。”

瞧著虛弱的鈕祜祿妃王太醫不自覺在心裏默默的歎了口氣:“是。”

鈕祜祿妃如今的身體情況他再熟悉不過,如今不過是強撐著罷了。

“娘娘,要好好調養。”王太醫收回手,挑能說的說了。

“你隻要說本宮還能不能有孕。”鈕祜祿妃直截了當的開口,她現在隻想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生育。

王太醫有些糾結,藥物已經傷害了鈕祜祿妃的身體,再加上昨日受到外來的重擊,已經不能再有孕了。

“娘娘要是好好調養,還是有希望有孕的。”王太醫也不敢刺激鈕祜祿妃隻能說些她想聽的話說了。

“臣去給娘娘熬藥。”王太醫收拾好藥箱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他還要去和康熙匯報情況。

這時鈕祜祿妃有些後悔自己一時衝動就要對佟妃動手。

“皇上是如何處理的。”回過神來的鈕祜祿妃開始詢問:“為什麽要將白芍白薇關進慎刑司,是皇上發現什麽了麽?”

“皇上下了旨禁止議論這件事,當時奴纔在後麵伺候娘娘,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麽。”

慎刑司那種地方去了就沒有什麽秘密,但既然康熙已經下旨禁止議論,到現在也沒有給她什麽處罰,那就證明康熙有心維護。

想到這鈕祜祿妃不自覺鬆了口氣。

乾清宮

“皇上,王太醫求見。”

康熙放下手中的證詞:“讓他進來。”

“臣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免禮吧。”康熙的聲音不辨喜怒:“你求見朕有什麽想說的。”

王太醫:“回皇上,鈕祜祿妃一醒過來就迫不及待的請臣過去給她診脈。”

康熙聽到王太醫的話視線不自覺看向了桌子上的證詞,這份證詞是鈕祜祿妃的宮女白薇和白芍的。

他是沒有想到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場算計,竟然還有黃雀在後。

“鈕祜祿妃那邊藥以後不要再用,若是好好調理,還能再活多久?”康熙看向王太醫詢問道。

王太醫思索了片刻:“三年左右。”

康熙點了點頭手放在桌案上:“這藥以後就停了,鈕祜祿妃就交給你照顧了,等到這任太醫院院使退下,便由你頂上。”

聽到康熙的話王太醫控製不住內心的激動:“臣,謝皇上。臣一定盡心為皇上辦事。”

“你退下吧。”

鈕祜祿妃若是死了,那麽這件事便算是塵埃落定,鈕祜祿氏,赫舍裏氏都是滿族八大姓之一,底蘊深厚,日後還有用的到他們的地方。

昨日的事也隻能壓下去,至於佟妃那裏多讓人送些賞賜,彌補一下。

“把參與這件事的人處死。”康熙拍了下桌子下了命令。

鍾粹宮

康熙那裏得到訊息的同時蘊初也知道了昨天事情的始末。

“慎刑司果然厲害,就沒有問不出的事情,難怪進了慎刑司沒有什麽秘密可言。”蘊初抖了抖手中的證詞遞給蘭時:“拿起燒了吧。”

“是。”蘭時接過證詞便離開送去焚燒。

寧楚格拿著書在一旁好奇的看著蘊初。

蘊初沒好氣的輕輕拍了拍桌子:“看書,你額娘臉上沒寫字。”

“額娘,到底發生了什麽?”寧楚格好奇的詢問。

蘊初看了她一眼:“這麽想知道?”

“嗯。”寧楚格使勁點頭。

蘊初伸出三根手指:“你背完三頁,額娘就告訴你。”

寧楚格看了看手中的書有些猶豫不決但還是點了點頭:“額娘,說話算數。”

“額娘可不騙人。”

自從蘊初決定親自教寧楚格時,有些事情已經漸漸不再瞞著她,對於寧楚格,蘊初更希望她能比承瑞等人更早瞭解這些。

因為寧楚格是格格在後宮裏待的時間遠比承瑞他們要多,也比承瑞等人更容易被嬪妃接觸到,若是不懂很容易被人利用算計。

有了獎勵,背書的速度自然也提高了不少,不到半個時辰寧楚格便信心滿滿的站在了蘊初麵前,搖頭晃腦的背了起來,小嘴劈裏啪的不一會便背完了。

“額娘。”寧楚格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蘊初。安穩穩的承祈,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幾個阿哥。還沒開口就聽見了承祈的聲音。“額娘。”注意到惠嬪神色的承祈癟著嘴來到蘊初身邊委委屈屈的開口:“額娘,我好疼。”蘊初看了看他衣襟上的血跡摸了摸他的臉:“小六,你沒事吧。”承祈搖了搖頭:“汗阿瑪已經給我請了太醫。”“皇上,四阿哥不會無緣無故與兄弟動手的,皇上,你一定要明查啊。”就在蘊初檢視承祈情況的時候,惠嬪開了口,蘊初唇角微微勾起,看來惠嬪是把她剛才的話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