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鈕祜祿妃的算計

上來一碗湯藥,神情冷漠的盯著她喝完,絲毫不顧及剛剛的溫存。避子湯,入宮第一次侍寢,她便得到了一碗避子湯。皇上這是不願意鈕祜祿家的姑娘懷上龍嗣,還是對她心懷不滿。“白芍,去鍾粹宮。”鈕祜祿妃站起身,如今皇上那邊暫時拿不下來,那麽榮妃那邊一定要處理好。將榮妃拉到自己的陣營。康熙原本以為一碗避子湯可以讓鈕祜祿妃消停,但沒有想到更加激發了她的鬥誌。鍾粹宮“鈕祜祿妃來了?”蘊初皺了皺眉,走了一個董庶妃沒想到...“娘娘。”一個小宮女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佟妃下意識坐直了身子:“可是皇上來了。”

小宮女搖了搖頭:“是皇上身邊的梁公公,他帶著太醫院的太醫過來了。

“什麽?”佟妃提高了音量:“表哥呢,表哥他沒來麽?”

佟妃再蠢也都知道,康熙這個時候派太醫過來,很明顯並不是關心她的身體,而是想看看她是否真的不舒服。

“來的是哪位太醫。”佟妃很快冷靜下來開始考慮對策。

“是王太醫。”

佟妃思索了一下試探著問:“是照顧鈕祜祿妃的那位王太醫。”

小宮女點了點頭:“是。”

梁九功站在殿外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人宣他進去瞧著這樣的情況大概也明白是怎麽回事:“南枝姑娘,娘娘可是在休息。”

南枝:“要不奴才進去問問?”

“那就有勞姑娘了。”梁九功笑了笑。

南枝進去之後,梁九功和王太醫對視了一眼,齊齊歎了口氣,自從有了皇後和鈕祜祿妃兩人,也算結下了另類的友誼。

為什麽這樣的“好事”每次都落在了他的頭上啊。

殿內,佟妃看了南枝一眼靠回床頭:“讓太醫進來吧。”

若是沒有梁九功在她或許可以收買太醫,但梁九功就在一旁,她根本沒有收買太醫的可能。

南枝應了一聲退了出去,小宮女放下床幔站在一旁。

“奴才/臣參見佟妃娘娘,娘娘萬福。”

隔著床幔兩人看不清佟妃的神情。

“起來吧。”佟妃一隻手伸了出來。

王太醫彎著腰走上前開啟藥箱拿出脈枕,又在佟妃的手腕處搭上絲帕。

景陽宮

“咳咳。”鈕祜祿妃輕咳了幾聲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

自從那日和佟妃發生衝突後她的身體日漸虛弱,可佟妃卻好運的有了身孕,想到這鈕祜祿妃眼裏溢位濃濃的嫉妒。

“娘娘,佟妃娘娘派人去鍾粹宮請皇上,結果皇上給佟妃送去一個太醫。”白芍在一旁說著。

自從鈕祜祿妃生病後就鬱鬱寡歡,白芍知道她和佟妃不對付便將今天承乾宮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鈕祜祿妃微微勾起唇角:“她懷著身孕,即便真的說了謊,皇上也不會罰她的。”

“皇上既然派太醫過去那就是知道佟妃娘娘在無理取鬧,哪裏有娘孃的皇上信任。”白芍看了眼鈕祜祿妃的神色繼續說道。

“好了。”聽白芍如此說鈕祜祿妃的心情好了不少。

白芍則暗暗鬆了一口氣。

鈕祜祿妃雖然心情好了,但佟妃的身孕依舊是一顆刺紮在她的心上,拔不出來心裏便不舒服。

“佟妃那日去請安,記得通知本宮。”鈕祜祿妃眼裏閃過一絲殺意。

她這招看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其實是對她最有利的方法。

她這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娘娘。”白芍輕輕喊了一聲,最終還是什麽都沒有說。

坤寧宮

皇後端起藥碗一飲而盡,嫡子已經成了她的執念,同樣也是最後一根稻草。

“哇,嗚哇。”偏殿傳來孩子的哭鬧聲。

皇後皺了皺眉眼裏閃過一絲厭惡,厭惡這個孩子不是一個阿哥,厭惡她害的自己難以有孕。

她知道這是遷怒,但就是忍不住。

“將格格移到後院。”皇後閉了閉眼最終決定眼不見心不煩。

可此時的她卻不曾考慮,一個不得寵愛的格格會被養成什麽樣子。或許她知道隻是不在意。

“娘娘,五格格還小,您……。”趙嬤嬤有些不忍心想要再勸勸。

“嬤嬤,再說一句,本宮便讓你去照顧五格格。”皇後冷聲道。

聽到皇後如此說,趙嬤嬤也不敢再多言,隻能任由那些奶嬤嬤將五格格帶到後殿居住。

皇後摸著肚子,眼裏閃過一絲落寞但很快被狠厲代替,在她生下嫡子前,她絕對不會允許再有孩子降世。

佟妃……。

鍾粹宮

用完午膳後,承瑞往南書房而去,康熙帶著承琪回了乾清宮。

“額娘,我覺得在鍾粹宮和額娘學習也挺好的。”寧楚格看著蘊初一臉認真的說。

今天她看到了汗阿瑪向大哥提問,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嚴肅的要死,若是換做額娘,絕對不會如此對她。

寧楚格滿心歡喜的想。

“你啊。”蘊初寵溺的點了點寧楚格的鼻子隨後說道:“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把《三字經》給背下來。額娘親自看著你。”

“額娘。”寧楚格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彷彿不相信那話是蘊初說的。

“額娘在你們習武上都如此嚴肅,怎麽可能能讓你們把功課落下呢。”蘊初歪著頭眨了眨眼睛。

對於習武,寧楚格喜歡,所以不抗拒自然是能夠接受的,而且還非常樂意,但是讀書……。

“額娘,女兒覺得我應該先被一半試試水。”寧楚格意圖討價還價。

蘊初看了她一眼摸了摸下巴故作思考:“一個月的時間,應該足夠承琪背下《三字經》和《百家姓》了吧。”

寧楚格最是受不了激將法尤其是和承琪比較,私底下兩人沒少互相較勁。

“我也能背下來,額娘,我這就去拿書。”寧楚格握了握拳頭,噔噔噔的跑走了。

從比誰先起床到今天誰吃的多再打誰堆的房子好看,這些蘊初都看在眼裏,雖然兩人愛較勁,可感情還是極好的。

所以對於這兄妹的互相較勁,便沒有多管,隻是叫人多注意這些。太後便能得到她的兩個阿哥。寧壽宮“太皇太後,皇後娘娘,貴妃娘娘,惠嬪娘娘以及眾阿哥已經全部離開乾清宮了。”太皇太後詢問道:“探查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麽嗎?”蘇麻喇姑:“回太皇太後,似乎與宮中近日來的流言有關,皇後回到坤寧宮後就開始大張旗鼓派人著手探查是誰傳的流言。”太皇太後歎了口氣:“如此大張旗鼓,想來是皇帝的吩咐。”越是大張旗鼓,越顯得光明正大,變相說明流言為假??。康熙明白皇後知道幕後之人是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