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一石二鳥

��g���¼ыߋߵ�Ԓ���¼ыߋ��������ĔQ�˔Q�Լ��ĸ첲���˳�������ū��һ��һ���󰢸����룬ū��Ҳ��ϣ������һ�����ĵ�����󰢸磬�@������Ҳ�ܷ��ġ��������T�]�P���Y�I��•��ͨͨ���������I�����úÎׂ���͵͵���^��������Щ�^�ۣ��@��ʲ���£���ʲ��һ��Ҫ�m�r��������λ�ã�������ο�¼ыߋߵ��m�r���o�εĚU��һ�ښ⡣���У��Ǿ��...坤寧宮

“娘娘,好訊息。”紫月麵帶笑意的看著皇後。

皇後淡淡看了她一眼:“怎麽了?”

“娘娘不是一直想要收買鈕祜祿妃身邊的宮女嗎,雖然白芍奴才一直沒有辦法,但奴才卻發現了鈕祜祿妃身邊另一個宮女白薇最近不太安分,便讓人故意接近,發現她想要借著鈕祜祿妃上位,卻被鈕祜祿妃嗬斥了一頓。”

白薇一直想要借著鈕祜祿妃上位,可鈕祜祿妃卻不願意,一個有野心的人,自然不願意一直待在宮女的位置上,便趁著鈕祜祿妃養病無暇顧及她,弄出不少小動作,這才引起了紫月的注意。

“這樣啊。”皇後眼裏閃過一絲算計:“繼續接近,最好能讓她投靠本宮。”

不怕對方有小心思,就怕對方沒有,有了才能更好的利用。

……

自從請過太醫之後,佟妃老老實實的待在承乾宮中安胎,但再怎麽安胎,過了三個月還是要去給皇後請安。

佟妃坐在轎攆上帶著宮女太監浩浩蕩蕩的朝著坤寧宮的方向而去。

此時鈕祜祿妃就等在上次被佟妃陷害的地方。

鈕祜祿妃靠在轎攆上,手指在桌上敲擊著。

白薇看了眼坐在攆轎上閉目養神的鈕祜祿妃低下頭。

前段時間一個與她交好的宮女悄悄告訴她,有一個人能幫她達成心願,並且這個人背後很有勢力,哪怕鈕祜祿妃發現她背叛了她,也拿她沒有辦法。

聽到有人能幫到她,沒有細想白薇便急不可耐的攀了上去,等見到那人才發現,竟然是皇後。

但仔細一想也對,能對付鈕祜祿妃的人後宮裏屈指可數。

背後的人是皇後,等她成了嬪妃便是名正言順的皇後一派,有了皇後護著她在這後宮裏安全有了保障。

這麽一想白薇激動不已,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白薇便將鈕祜祿妃的計劃說了出來,取得了皇後的信任。

鈕祜祿妃的計劃知道的人不多,也就隻有幾個貼身宮女太監知道。

但皇後卻也要她對付鈕祜祿妃,白薇攥緊雙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更何況鈕祜祿妃也並沒有對她有多好。

“娘娘,佟妃朝著這邊來了。”一個小太監跑了過來低聲說。

鈕祜祿妃睜開眼看了眼白芍聲音微冷:“動手吧。”

剛剛入宮時,佟妃便害的她差點摔下攆轎,這一次她也要讓佟妃嚐嚐這樣的滋味。但為了擺脫嫌疑,鈕祜祿妃微微眯眼“我們走。”

抬著攆轎的小太監抬著攆轎便從另一邊繞到了佟妃的身後,鈕祜祿妃看著不遠處浩浩蕩蕩一大堆人的佟妃輕輕一笑,看來她不用犧牲自己和佟妃一起摔倒了。

白芍在眾人離開後拿出一個小瓷瓶倒在了鈕祜祿妃身後的路上,迅速離開,回到了鈕祜祿妃身邊。

“走吧。”鈕祜祿妃靠在攆轎上微微一仰頭。

兩人後麵蘊初無語的抬頭望瞭望天,和這倆個人撞上絕對沒有好事,她今日就稍微起遲了些,怎麽就遇上了這種事。

“不行,我們先往回走一段路,再回來。”蘊初拍了拍扶手急忙說道。

直覺告訴她再往前走有危險,以及今日的請安怕是不可能了。

果然,蘊初剛走回去一點,前方就傳來了尖叫聲。

“娘娘,快請太醫。”

蘊初無力的靠在攆轎上,滿臉無奈:“蘭時,你先過去看看情況。”

“是,娘娘。”蘭時點了點頭快步朝著前方走去。

佟妃躺在南枝懷裏,捂著肚子地上隱隱有血跡流出,一旁鈕祜祿妃昏了過去,眾人手忙腳亂的將兩人抬上攆轎。沒有人理會蘭時。

蘭時:“……。”

這一幕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裏見過。

很快原地便隻剩下蘭時一人,蘭時也不敢耽誤,急忙回去和蘊初匯報,,蘭時將看到的情況匯報給蘊初。

但蘭時離開後很快出現一個宮女,清理了一下現場,又離開了。此時禦花園的宮女都被佟妃和鈕祜祿妃吸引了注意,壓根沒有人注意到。

“唉。”蘊初歎了一口氣:“走吧,去絳雪軒。”

幸好是在禦花園,要是再往後一點,離得最近的就是她的鍾粹宮了。

絳雪軒

蘊初前腳剛到後腳皇後就來了。

皇後拉起要行禮的蘊初:“你和鈕祜祿妃佟妃住的近,也就是一前一後,幸好你沒有出事,要不然……。”

係統:[住的這麽近,怎麽你就沒有出事,要不然這宮裏就沒有懷孕的嬪妃了。]

蘊初抽回手淡淡開口:“有勞皇後娘娘關心。”

其他的便不再多說。

皇後看了眼蘊初神色不變:“你懷著身孕,不宜久站,快些坐著吧。”

蘊初也不和皇後客氣:“謝皇後娘娘。”

太醫很快便趕來了,匆匆給皇後和蘊初行了禮便進去給佟妃和鈕祜祿妃看診了。

康熙還沒有下朝,能處理這件事情的便隻有皇後,至於太皇太後,這件事壓根不需要她來處理。

“說吧,怎麽回事。好端端的兩人怎麽會從攆轎上摔下來。”皇後拍了拍桌子厲聲問道。

地下跪了一溜煙的太監宮女,蘊初輕輕掃了一眼。

“回皇後娘娘,地太滑了,奴才沒有站穩所以摔倒了。”給佟妃抬攆轎的小太監低著頭戰戰兢兢的回道:“奴才真的什麽都不知道。”

“回皇後娘娘,奴才也是這樣的情況。”見有人開口給鈕祜祿妃抬攆轎的小太監也跟著附和。

“你們說的是不是真的,本宮自然會派人去查。”皇後看了紫月一眼,紫月點了點頭。

“紫月,你去鈕祜祿妃和佟妃摔倒的地方看看,到底哪裏有什麽問題。”

“是,奴才這就去看看。”紫月行了一禮就退了下去。

蘊初微微皺眉,此事怕是和皇後有些關係。

太醫很快便出來了:“臣參見皇後娘娘,榮妃娘娘。”

“佟妃和鈕祜祿妃情況如何。”皇後身體微微前傾。

“回皇後娘娘,佟妃娘娘小產了,鈕祜祿妃娘娘因為腹部受到撞擊,怕是難以有孕了。”太醫深呼了一口氣說道。宮的孩子,本宮不會那麽輕易放過她。慎刑司那種地方,不死也得脫層皮,本宮就不信那些奴才什麽都不說。”南枝低著頭:“奴才發現今天鈕祜祿妃娘娘身邊有一個宮女有問題,她雖然看似在為鈕祜祿妃開脫,可聽起來就像是在狡辯一樣。”“隻可惜,那個宮女進了慎刑司,不然也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佟妃頓了頓接著說道:“不過在慎刑司也不怕她不說實話,表哥會為我做主的。”南枝點了點頭:“娘娘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身體,其他的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