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三胞胎

過榮嬪娘娘。”“章太醫不用多禮。起來吧。”章太醫從醫藥箱裏脈枕,蘊初把手放在上麵,又將帕子放在手上。太醫的手指放在手腕處,半響跪在地上麵露喜色:“恭喜娘娘,娘娘有了兩個月身孕。”“恭喜娘娘。”蘊初收回手喜笑顏開:“花月,賞,這次勞煩章太醫了。”花月將準備好的荷包遞給章太醫。“謝娘娘賞賜。”章太醫順從的接過荷包,輕輕一摸,荷包輕飄飄的,便知道裏麵是銀票。章太醫離開鍾粹宮沒多久,蘊初有孕的訊息便傳到了...白芨:“奴才仔細問過了和白薇關係好的幾個宮女,前些日子白薇確實有些不對勁,但當時也沒怎麽在意,奴才還搜查了白薇的床鋪和梳妝盒,沒有發現什麽特別東西。”

“皇後不僅從一開始沒有打算留活口,甚至還空手套白狼。白薇也是蠢,連威脅皇後的證據都不知道留。”鈕祜祿妃煩躁的皺著眉。

事到如今鈕祜祿妃不在意白薇為什麽背叛她,她隻在意她能不能找到些白薇投靠皇後的證據。

畢竟真的證據總比偽造的證據更有真實性。

白芨低著頭不說話,這個時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麽。勸鈕祜祿妃息怒對方隻會覺得多餘,自告奮勇出主意,一旦事跡敗露倒黴的是會是她。

不求得到主子賞識,隻求平平安安熬到出宮的年紀。白芨的想法很簡單,隻想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鍾。

鈕祜祿妃看了眼低著頭的白芨收回視線,煩躁的揉著額角,什麽都不會做的奴才,用著確實不如白芍順手,也不夠盡心。

什麽都不做,鈕祜祿妃的動作一頓,一動不如一靜,與其她偽造證據去給佟妃,倒不如讓佟妃自己去查。

可又該如何讓佟妃起疑呢?

“本宮知道該怎麽做了。”鈕祜祿妃眼睛一亮。

一旁的白芨有些蒙的看著鈕祜祿妃,也不知道她知道了些什麽,但還是盡職盡責的詢問:“娘娘有什麽要吩咐的麽?”

“你這樣……。”鈕祜祿妃微微一笑,低聲和白芨說著。

之後的一連幾日景陽宮都沒有什麽動靜。

“聽說鈕祜祿妃娘娘這些天消沉了不少呢。”

禦花園裏兩個侍弄花草的宮女正在閑聊。

“你從哪裏聽說的?”

“我的一個好姐妹是景陽宮的灑掃宮女,我也是聽她說的。”

“鈕祜祿妃娘娘如今不僅不能生育還貼了兩個貼身宮女,也難怪會消沉。”

“噓。我偷偷和你說,聽說啊鈕祜祿妃娘娘讓人將死去的其中一個叫什麽……對了白薇,把那個的宮女的東西都給燒了。”

“燒了,你怎麽知道的。”

“這件事就是我那個姐妹做的啊。當時鈕祜祿妃娘娘還說什麽晦氣,若是她還活著定然不會讓她好過。”

“為什麽啊。”

“你們在說什麽?”白芨手裏拿著食盒,冷冷的看著兩人:“隨我去見娘娘。”

沒過多久,佟妃便得到小道訊息,鈕祜祿妃責罰了禦花園的宮女,甚至還請了太醫。

承乾宮

“什麽事隻得鈕祜祿妃如此動怒,甚至連禦花園的宮女都責罰了。甚至被氣的請了太醫。”佟妃有些好奇。

南枝十分貼心:“奴才讓人去查查。”

這些天佟妃看向南枝的眼神有些古怪,甚至對她生疏了不少,這樣讓南枝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麽,便想方設法的想要討好佟妃。

“這種事讓其他人去查就好了。”佟妃淡淡開口。

南枝有些不知措辭的看著佟妃下一秒跪在了地上:“娘娘,奴纔不知道奴才做錯了什麽,求娘娘責罰。”

佟妃神色不明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南枝,不知南枝做錯了什麽,是每次見到南枝她總會想到額娘說的話,讓她不知道該怎麽辦好。

“這些天你先下去休息吧,本宮需要好好想想。”佟妃揮揮手示意南枝退下。

南枝:“奴才離開了誰伺候娘娘。”

“本宮身邊多的是奴才。”佟妃閉上眼不再看南枝。

此時的佟妃怎麽也沒有想到,她今日能阻止南枝,日後也還是有人鑽了空子。

鍾粹宮

“鈕祜祿妃責罰了禦花園的宮女,還被氣的請了太醫。”蘊初輕輕一笑:“鈕祜祿妃的方法有些意思。”

因為知道不少內幕,僅僅依靠猜測,蘊初大概能猜測出鈕祜祿妃的意圖。

為了讓佟妃相信,鈕祜祿妃也是費盡心思了,甚至將自己也放入局中。

“斯。”蘊初捂著肚子,腹部那熟悉的疼痛感讓她不禁眨了眨眼:“我要生了。”

話音一落,整個鍾粹宮幾乎都行動了起來。

太醫之前便說過因此這次懷的是多胎的緣故,很有可能是會提前生產,因此鍾粹宮也是一直警惕著。

產房還是熟悉的產房,產婆也還是熟悉的產婆,一切都是那麽的熟悉。

蘊初躺在產房,手握緊身下的床單??開始蓄力。

這種事情,一回生二回熟,這都已經第三回了,速度一定比前兩次快。

最先趕到的是各宮的庶妃,然後是皇後,看著產房的大門,皇後心裏升起一個想法,若是今日蘊初死在了產房會怎麽樣。

這宮裏便少一個壓製她的人。

等康熙得到訊息趕來時,蘊初已經生下一個孩子了。

“榮妃怎麽樣了。”康熙看著大門緊閉的產房,聽著裏麵傳來的哭聲皺了皺眉。

“娘娘正在生產,剛剛已經生下了一個阿哥,恭喜皇上。”

“阿哥好。”康熙忍不住大笑,孩子他不嫌多,尤其是阿哥。

“恭喜皇上,娘娘又生下了一個阿哥。”產房的大門被開啟,孩子也被抱在繈褓裏抱了出去。

“太醫,給阿哥把脈。”康熙招了招手,侍候在一旁的太醫便走上前。

“係統,快,藥啊,投放。”蘊初在心裏呐喊。

係統:[投放,投放,已經投放了。]

蘊初已經沒空搭理係統,此時的她雙眼緊閉,死死的咬住帕子,一旁的蘭時給蘊初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哇嗚。”一聲哭喊聲傳來蘊初也昏睡了過去。

“生了,是阿哥。”

一切都結束了,這是蘊初心裏最後的想法。

又是一個阿哥,此時站在外麵的嬪妃心裏都在嫉妒蘊初旁人求一個孩子尚且沒有,蘊初一個便有好幾個孩子。

“回皇上,三位阿哥的身體有些虛弱,需要精細些養著,不然怕是……”太醫挨個把完脈和康熙說道。

活不久,這三個字突然出現在眾人腦海裏,除了康熙其他人都是欣喜,自然對三個奶娃娃的關注也就少了。

看了看躺在繈褓中的三個瘦弱的娃娃:“三位阿哥就交給你照顧了,再多給阿哥們安排些奶嬤嬤。”的烏雅庶妃,與閃爍的燈火。烏雅庶妃握著筆的手握緊又鬆開,反複好幾次,才繼續書寫。依照佟妃剛才的意思,這一卷佛經,她今晚必須是要抄完的。“烏雅庶妃。”一個人影悄悄走了過來,手裏拿著一個手爐。“南枝。”烏雅庶妃抬起頭借著燈火看清了來人。“烏雅庶妃還是要注意下身體。”南枝將手爐遞給烏雅庶妃,既然她已經決定上烏雅庶妃這條船,那麽自然要幫她。“嗯。”烏雅庶妃接過手爐。南枝:“奴才就先退下了。”殿裏安靜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