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體弱

��Y���ˣ��������Ҹ����f���o�Ҏ���һ�ѹ��������ӿ�ϲ�g�ˣ�������ҲҪ�ɞ��뺹����һ�Ӆ����İ͈D�������mȻ�����g�ϳ���ҪСһ�c�����sҲ���N�����]�^ʲ��Ԓ���fʲ��Ԓ�����f�������f���ã������Rƨ���������뮔�͈D�����ð��������������������ٴ�һ�c�����������㏝�������������Ц�������ij����ļ��...等到蘊初醒來已經是晚上了。

一睜眼便看見趴在搖籃邊上的三個腦袋,時不時還發出討論的聲音。

“這就是弟弟們嗎?”

“他們好醜啊,小臉皺皺的。”

“你們小的時候也是這樣的,額娘說長大了就好了。”承瑞在一旁解釋,當初他小的時候也覺得弟弟妹妹長的醜。

“咳咳。”蘊初輕咳了幾聲意圖吸引他們的注意。

然而……

“沒有妹妹麽?我想要妹妹。”

“弟弟們長的好像哦,誰大誰小啊。”

“承瑞,承琪,寧楚格。”蘊初挨個叫了他們的名字。

“額娘。”

這下幾人總算注意到了蘇醒的蘊初。

“額娘,你醒了。”

“額娘喝水。”承瑞倒了一杯水端給蘊初。

“額娘,你餓麽?”

蘊初坐起身靠在床上端過水一飲而盡,承瑞接回杯子:“兒子去把蘭時姑姑她們喊進來。”

三個奶娃娃的奶嬤嬤剛剛送了過來,蘭時幾人正在和她們說些注意事項,以及在鍾粹宮的規矩。

蘊初看著一旁的搖籃,雖然看不見裏麵的娃,但蘊初知道以後自己的日子就是養老了。

前途光明。

你能想象麽,剛滿二十一歲的我,就已經迎來了養老的生活。

“額娘,弟弟們長的一點也不好看。”寧楚格癟了癟嘴說道。

蘊初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耐心解釋:“弟弟們還小,長大點就好看了。”

“額娘,三個弟弟誰大誰小啊。”承琪趴在蘊初床榻旁好奇的詢問。

蘊初搖了搖頭:“額娘也不知道。”

她才剛醒,連娃長什麽樣都不知道,哪裏能知道他們誰大誰小,這不是難為她嗎?

“娘娘,您醒了。”蘭時端著托盤走了進來,托盤裏放著一碗燕窩粥,還冒著熱氣:“先喝些粥吧。”

蘊初接過蘭時遞過來的碗看向承琪和寧楚格:“時間不早了,你們啊,早些回去休息。”

“聽到沒,早點休息。”承瑞站在兩人身後笑著接了一句。

承琪兩人不捨的看了看搖籃又看了看態度堅決的蘊初無奈的跟著嬤嬤一步三回頭的回去休息了。

“還有你。”蘊初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你的課程本就比承琪他們還重,更要早些休息,小孩子還在長身體。”

“額娘,我不小了。”承瑞反駁道。

“好啦,回去休息吧。”蘊初擺了擺手催促承瑞回去休息。

等到承瑞離開後蘊初看向蘭時:“有什麽事,就說吧。”

“娘娘,太醫說三位阿哥身體有些虛弱,需要好好養著,不然很有可能……。”

蘊初聽到蘭時的話沉默不語,看來係統的要起作用了。

係統:[那是當然虛假體虛丸,童叟無欺,保證看不出任何問題。]

“好好照顧著,這件事不要讓承瑞他們知道。”蘊初回過神來看向蘭時說道。

寧壽宮

“昨日榮妃生下的三個阿哥身體如何,可還健康。”

次日康熙下朝後去給太皇太後請安,一見麵太皇太後便提起了昨日剛剛出生的三個孩子。

康熙歎了口氣:“太醫說,孩子的身體有些弱,需要精細的養著,不然怕是……。”

太皇太後安慰道:“孩子生在皇家,要什麽藥材太醫院都有,等阿哥們長大了,身體再差前麵也有承瑞和承琪這兩個親兄弟幫襯著,還有榮妃這個額娘。”

身在後宮多年太皇太後自然明白話不能直說,這一番看似在安慰康熙,實則不然。

話中的意思處處在告訴康熙,榮妃的子嗣太多。

也不是承瑞承琪幫襯這三個孩子,而是承瑞的背後站著四個阿哥。

一派已然形成。

“是啊。”康熙點了點頭一臉讚同:“這三個小子算是運氣好,投在了榮妃的肚子裏,若是換做其他人,怕是日後也幫襯不起來。”

“榮妃為皇家生下五子一女勞苦功高,皇上不打算給她身個份嗎?”見康熙像是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太皇太後又提到了榮妃。

這宮裏總共就那麽多的孩子,一大半都是榮妃生的,更何況榮妃已經是妃位,再往上便是貴妃,皇貴妃。

有皇後便無法立皇貴妃,隻能立貴妃,若是立了貴妃,又壓了佟妃和鈕祜祿妃一頭,這兩人自然是不願意見到的。

“皇瑪麽,說的對,是朕疏忽了。”康熙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看著太皇太後:“朕這就下旨。”

其實從一開始康熙便有這個想法,隻是一直不知道該如何提起,正好太皇太後提到了,這也讓事情簡單多了。

他是順應太皇太後的想法,孝順長輩。

聽到康熙的話,太皇太後覺得心頭一梗,康熙也不想聽不明白人話的意思,怎麽就……。

康熙從一開始就明白太皇太後話中的意思,可是他就是不願意按照太皇太後的想法去做。

榮妃子嗣多怎麽她,她能生,再說他也沒說不讓其他嬪妃生啊。

提孩子沒用,提位份也沒用。太皇太後就算再有辦法但康熙不配合也不行啊。

“玄燁啊,後宮雖然已經有了不少子嗣,但有阿哥的也就隻有榮妃和惠嬪,你也要多去其他嬪妃那裏。”

既然阻止不了榮妃那就抬高其他嬪妃。

若說太皇太後對蘊初不喜有敵意,倒也不是,就是單純的想要後宮平衡,隻有平衡才能穩定。

“皇瑪麽,朕也沒有不去其他嬪妃宮裏啊。”康熙皺了皺眉,他去誰的宮裏怎麽也要管。

“這宮裏已經有了不少阿哥,但總歸還是要有一個嫡子纔是正道,還有佟妃,是你的表妹,與你的關係最是親密。”太皇太後一副耐心勸解的模樣。

康熙煩躁的揉了揉眉心,前朝的事務就足夠他繁忙,讓他不順,來請個安也不能讓他順心。

“皇瑪麽,朕還有奏摺要批,就先回乾清宮了。”康熙站起身行了禮就離開了。格也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張了張嘴無聲的和蘊初說了幾個字:“輸錢了。”這下蘊初瞭然了,難怪承鑄來的這麽早,用承祈的傷給自己拿康熙的同情值。之見康熙取下自己的玉扳指遞給了承鑄:“來,朕把這個玉扳指賞賜給你,這樣就不怕了。”承鑄握著玉扳指鄭重道:“兒子會一直帶在身上的。”蘊初眼裏閃過一絲無奈,她甚至懷疑是不是給承鑄生錯了性別,這若是個格格怕是更加如魚得水。“汗阿瑪偏心,眼裏隻有小七,女兒來了這麽久,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