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晉位貴妃

太後,臣妾知道了。”“光知道有什麽用,你要讓皇帝去你那呀。”太皇太後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她一心想要一個流著科爾沁血脈的皇子。能在她百年之後繼續為科爾沁撐腰。慧妃苦笑,她能怎麽辦,康熙不願意科爾沁出身的嬪妃生下皇嗣,她還能硬逼著不成。現在的康熙的後宮嬪妃全是八旗選秀出身,科爾沁出身的嬪妃隻有她一人。與順治時期滿後宮蒙古嬪妃完全不同。坤寧宮“砰。”一個茶盞摔碎在地上。“馬佳氏懷孕了。”“娘娘息怒。”趙...康熙前腳離開後腳冊封蘊初為貴妃的聖旨便傳遍了六宮。

蘊初躺在床上看著手中的冊封聖旨,將它卷在一起,在手心上敲了敲,這叫什麽事啊。

係統:[清穿之我靠生子升位份。或者生完三胎的我成了貴妃。]

“請你不要一句話概括了我兢兢業業幾年的努力。”蘊初反駁道。

晉升貴妃後絲毫沒有提起蘊初宮鬥的鬥誌,反而更加堅定了蝸居在鍾粹宮的居心。

蘊初覺得現在的她就好像是一個會移動的箭靶子,一旦被看見,就有人想搜的一下。

射一箭。

其實就是以太皇太後為首,後麵緊跟著的就是皇後等人。

而她也不是鬥不過,主要就是懶。

係統:[而且還是不靈不靈的會發光的那種。六個孩子金光閃閃。]

“娘娘封了貴妃,以後就是這宮裏僅次於皇後娘孃的嬪妃了。”蘭時等人倒是高興不已。

蘊初冷靜的提醒道:“太過招搖未必是好事,告訴宮裏的宮人以後在外麵別太過張揚,以前什麽樣以後還什麽樣。這宮裏多的是人想抓本宮的把柄。”

越是這種時候越要低調。

蘭時聽了蘊初的話很快平靜了下來:“娘娘放心,奴才待會就吩咐下去。”

正在兩人說著的時候,花月走了進來。

“娘娘,皇後娘娘派人來了,說是給娘娘送晉位的賀禮來了。”

蘊初隨手將聖旨放在了床邊的桌子上:“讓她們進來。”

不過一會紫月便帶著一眾宮女魚貫而入:“奴才參見榮貴妃娘娘,娘娘萬福。”

康熙既然已經下旨冊封了蘊初貴妃之位,眾人便也就跟著改口喚蘊初一句榮貴妃。

“起來吧。”蘊初也沒有為難她們的興趣,直接便讓她們起來了。

“貴妃娘娘,皇後娘娘得知您晉了位份,特意準備了賀禮讓奴才送過來。”紫月退到一邊,蘊初一眼便看見了身後宮女手中捧著的物品。

最前麵的便是幾盆牡丹花,隻是如今牡丹的花期一過,花盆中隻剩下綠葉。

牡丹花啊。

用牡丹花試探她,怎麽想看看她對皇後之位有沒有覬覦之心?

蘊初不動聲色的移開了目光連後麵還有些什麽都不感興趣了。

“貴妃娘娘,這幾盆牡丹是皇後娘娘特意挑選的,待到明年花開,娘娘定然喜歡。”看蘊初興致缺缺,紫月不由得有些著急了,皇後娘娘可是讓她來試探蘊初的。

若是沒有個結果她回坤寧宮也不好交代啊。

對於皇後的做法蘊初有些不解,明明是中宮之主為何總要低下身子同嬪妃作對,隻要皇後不犯錯康熙是不可能廢了她的。

蘊初歎了口氣:“牡丹花雖好卻不是本宮所喜,不過皇後娘娘一番好意,本宮也不好拒絕,花月將它們收下吧。”

“東西奴才已經送到了,娘娘哪裏還等著奴纔回去複命,奴才就先告退了。”目的達到了紫月也不再多留,行了禮就離開了。

紫月離開沒多久,以惠嬪為首的嬪妃便到了鍾粹宮。

之所以是以惠嬪為首,不過是因為佟妃和鈕祜祿妃都沒有來罷了。

“臣妾等恭喜榮貴妃娘娘。”惠嬪眼中帶著嫉妒,臉上卻是滿臉笑容。

“皇上不過是看在本宮生育有功的份上,才給本宮晉位,說來也慚愧,倒是讓妹妹們笑話了。”既然她們非要湊上來也不能怪蘊初插她們刀子。

惠嬪緊緊握住雙手,生子有功,她也為皇上生下了兩個皇子,卻不見皇上再給她晉位。

倒是蘊初每一次生子都晉一次位份,若是她也能這樣得皇上青眼,她如今也是一個妃位了。

其他庶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李庶妃身邊養著一個大格格,其他人皆是沒有子嗣。半斤對八兩,自然無人敢在這種時候開口。

“說到孩子,如今承慶和三阿哥一起讀書,每次三阿哥一散學便急著往鍾粹宮趕,承慶想和三阿哥一起玩都沒有機會。”惠嬪說了幾句頓了頓又繼續說:“臣妾倒也沒有旁的意思,承慶在宮裏沒有遇到過同齡的男孩子,難得能有一個玩得到一起的。貴妃娘娘不如和三阿哥說說。”

惠嬪這話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且看如何利用。說大了便是不敬兄長,散學也不知道讓兄長先走。往小了說便是太過粗心。

聽著惠嬪的話,蘊初輕輕一笑:“承琪這孩子孝順,每天心裏記掛著本宮,一散學就急著回來看望本宮,道不知既然忽略了二阿哥。”

“惠嬪,孩子也漸漸大了,都已經開蒙,再過幾年便可以進尚書房了,哪裏還能天天想著玩鬧。”

惠嬪若是執意要與她作對,那她也不介意將一個不學無術的名頭安在她兒子的頭上。

“承慶自幼在慈寧宮都是由太後娘娘教導的,臣妾也不好插手。”惠嬪麵上歎了口氣說道。

係統:[你是說太後娘娘不會教孩子嗎?]

“太後娘孃的教導自然沒話說,二阿哥的蒙古語即便是承琪也未必比得上。”

坤寧宮

“回來了。”皇後慢悠悠的說了一句:“榮貴妃態度如何。”

在初得知蘊初被封了貴妃之後,皇後有過一瞬間的慌亂,她覺得蘊初的貴妃之位對她造成了危險,但又很快平靜了下來。

即便蘊初沒有被封貴妃,對她的威脅也不小,貴妃這個位置不是蘊初也會是佟妃或者鈕祜祿妃。

與其是她們皇後更加願意那個人是蘊初。可即便如此皇後還是要試探一下蘊初的態度。

皇後其實在很久之前便做了一個決定,在她生下嫡子之前,即便是裝也要裝作一個合格的賢後。不爭不妒,坐穩皇後的位置纔是眼下最要緊的。

“回皇後娘娘,榮貴妃說牡丹花不是她之所喜,不過娘娘一番好意,她便也就收下了。”紫月將蘊初的話複述了一遍。

“不喜就好。”皇後鬆了一口氣卻忽略了蘊初後麵半句話。

娘娘好意,她便收下了。

“娘娘還是過於擔憂了。即便榮貴妃有那份心,皇上也不會同意。”紫月忍不住多嘴。

“今日難知明日事,更何況是以後,帝王之心莫測,本宮就從未真正瞭解皇上的想法。”皇後忍不住苦笑。

紫月安慰道:“娘娘與皇上是少年夫妻,相伴多年,皇上又怎麽會不在意娘娘呢。”

“少年夫妻。”皇後重複了一句。

若說在意,康熙或許是在意的,畢竟皇後不同其他人,與他是結發夫妻。

若是皇後真的死在了那次的生產,皇後或許也就真的成了康熙心中的一抹白月光,隻記得她的好。

如今,在康熙眼裏看到的更多的是皇後的不好。順的主位娘娘了。”章家嬤嬤在一旁樂嗬嗬的。在宮裏跟對了主子比什麽都重要。“嬤嬤宴會上還要勞煩你和完顏嬤嬤多多看著點小阿哥。”蘊初有些不放心的叮囑到。今天這樣的場合她註定不能時時刻刻的陪在承瑞身邊,今天人又多,魚龍混雜,一個不小心就容易出事。更何況是宮裏唯一的阿哥。“娘娘放心,奴纔等一定時時刻刻陪著阿哥。”章佳嬤嬤一臉嚴肅的和蘊初保證。這可是關係到她們下半輩子,哪裏敢放鬆警惕。“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