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惡人先告狀

搭理她。完了,董庶妃心頭閃過這個念頭,得罪了皇後,在後宮又沒有別的靠山,沒人庇護,皇後想要打壓她易如反掌,她必須盡快給自己找一條出路。她必須盡快給自己找一條出路,還沒等董庶妃想好,皇後接下來的話直接打斷她的念頭。“皇上,二阿哥和三格格也過了百日,是時候給她們找一個合適的養母了,畢竟依照宮裏的規矩,嬪位以下是不能親自撫養皇嗣的。”皇後敢說出這樣的話,就證明她有自信皇上不會給納喇庶妃和董庶妃升位份。此...“額娘,汗阿瑪欺負人啦。”承琪一邊跑一邊喊:“額娘,快救救兒砸。”

一回到鍾粹宮承琪就迫不及待的朝著殿內跑去,一邊跑一邊告狀,生怕自己說不完。

康熙聽了承琪的喊話腳步一頓,隨後哭笑不得,惡人先告狀,還有理了。

寢宮裏蘊初送走惠嬪等人後,好不容易眯了會,就被承琪給吵醒了。

“唉。”蘊初歎了口氣坐了起來,揉了揉額角,這告狀的性子當真是一脈相傳啊。

“額娘,你評評理。”不一會的工夫承琪就跑到了蘊初麵前一臉委屈:“額娘晉位,汗阿瑪一點表示都沒有,兒子看看不過去才從乾清宮選了一個花瓶,代替汗阿瑪讓人送過來,結果汗阿瑪他凶我。”

瞧瞧這一番話,承琪不由得沾沾自喜,他可真是一個為阿瑪著想的好兒子。

跟在後麵的康熙聽著承琪的話慢悠悠的來了一句:“那可真是委屈你了。”

“汗阿瑪。”承琪眨了眨眼,滿臉無辜:“一點也不委屈,這都是做兒子應該承受的。”

蘊初在兩人之間來回看了一眼,花瓶?想到午後乾清宮送來的一堆瓷器,怕就是因為這件事吧。

康熙簡直被承琪的話給氣笑了:“你這小子當時當著朕的麵可不是這麽說的。”

承琪毫不猶豫的轉過頭看向蘊初:“額娘,怕怕。”

反正他知道有他額娘在他汗阿瑪是不能拿他怎麽樣的。

“愛妃。”康熙的目光也看向了蘊初。

蘊初看了康熙一眼又看了承琪一眼,男人跟兒子選那個,她當然是選兒子了。

“說起來,皇上的賞賜可是在承琪之後送過來的。”蘊初別過臉故作生氣的模樣:“連兒子都知道給臣妾送賀禮。”

康熙不可思議的看著蘊初,合著那些隨著聖旨送過來的賞賜都是空氣。

“看來朕之前送過來的都是空氣,那朕帶走好了。”麵對蘊初的話,康熙的反應也沒有生氣還反過去逗她。

至於承琪,被忘到一邊了。承琪自己倒是不怎麽在意,偷偷溜了出去。

“臣妾可沒有看到皇上有賞賜過什麽?”此時蘊初的話顯得有些不太自然,眼神東躲西藏。

“是麽?”康熙坐在床邊唇角微微勾起。

下一秒蘊初躺在床上,閉上了雙眼,不搭理康熙。

康熙微微彎下身子:“好香,阿初果然和別人不一樣。”

“皇上。”蘊初睜開眼滿臉嬌羞

廢話,噴了香水。

雖然係統商城裏有各種藥,幫她恢複身體,但蘊初還是很享受躺在床上的時光,她恨不得一病不起。

一病不起?蘊初眼前一亮,藥都吃了總不能浪費吧。

而且她現在封了貴妃太過顯眼,病了就沒那麽多人注意她了。

見蘊初嬌羞的模樣,康熙還打算再逗逗她。

“皇上。”蘊初一把拉住康熙的手一臉虛弱的說道:“臣妾有些不舒服。”

這還是康熙第一次見蘊初說自己不舒服,不由得也擔心了起來:“梁九功,去請太醫。”

守在殿外的梁九功也不敢耽擱:“嗻,奴才就這去。”

走到一半,梁九功拍了拍額頭:“找太醫這種小事隨便找那個小太監不能去。”

但路都走一半了,他也不能再返回去讓其他人去。

來到太醫院找到了老熟人王太醫拍了拍他的肩膀:“王太醫,皇上請您過去。”

“梁公公,這是又出什麽事了。”王太醫在見到梁九功就已經起了條件反射左右張望了一番壓低聲音詢問的同時也不忘收拾藥箱:“皇上又要給鈕祜祿妃娘娘服藥了?”

“嘖。”梁九功翻了個白眼:“是榮貴妃娘娘身體不舒服。皇上讓請個太醫過去。”

王太醫停住了收拾藥箱的動作伸手朝後麵一指:“看到那位章太醫了沒,一直是他負責榮貴妃娘娘請平安脈,貴妃娘孃的情況他更熟些。”

同在太醫院幹活,他也不好搶走了別人的活。

“行行行。”梁九功擺了擺手去找那位章太醫去了,皇上急著要一位太醫去也沒要求是誰。

鍾粹宮

蘊初坐在床上柔柔弱弱的靠在康熙的懷裏害怕的握住他的手:“臣妾這是怎麽了,不會有什麽事吧。”

康熙回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不會有事的,有朕在著。”

“太醫,太醫來了。”梁九功帶著太醫跑了進來。

“怎麽這麽慢??。”康熙不滿的看了眼梁九功隨後有看向他身後的章太醫也認出這是給蘊初請平安脈的太醫語氣也緩和了不少:“過來給貴妃診脈。”

“臣遵旨。”章太醫開啟藥箱取出脈枕放在床邊,蘊初將手放了上去??,蘭時便拿起手帕蓋在手上。

章太醫手一搭上,沒過一會心裏一驚,抬眼看了蘊初一眼,蘊初不動聲色微微點頭,示意他照實說。

康熙以為章太醫是在看他:“說,貴妃身體如何了,可有礙。”

章太醫收回手:“回皇上,娘娘脈象虛弱,想是幾次生產落下了病根。”

康熙微微皺眉:“需要多久才能養好。”

“這……。”章太醫頓了頓看向蘊初,蘊初又搖了搖頭:“這還需要看娘孃的調養情況來看。”

康熙看著章太醫懷疑是不是他醫術不精:“梁九功,再去請幾個太醫過來。”

多請些太醫,訊息傳的更快些。

這也正中了蘊初下懷。

鍾粹宮請了太醫。前腳太醫進來鍾粹宮後腳宮裏的其他人就知道了。嬪愣住了。嫉妒與不甘湧上心頭,若是她隻是一個庶妃,或許她隻會嫉妒,可如今她已經是惠嬪,是一宮主位,她同樣也有資格協理六宮。惠嬪攥緊手中的尚未繡好的衣服,誰不想得到更多,憑什麽這個人是鈕祜祿妃不是她呢。可如今她再不甘又能如何,隻能從長計議。“佟妃娘娘呢?”惠嬪想起來那位佟佳出身的佟妃,按道理來說佟妃是康熙表妹,這樣的好事少不了她的,可如今卻隻有鈕祜祿妃得了。“佟妃娘娘?”穀雨想了想:“奴才聽說佟妃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