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康熙十四年

浴完回到寢殿便讓眾人都多退下了。此時殿內燭火搖曳,蘊初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針管。眼睛看著承瑞露出一絲微笑。將承瑞側放躺好,慢慢扒開他的衣服,露出藕節般白嫩的胳膊,先用棉簽擦拭,然後一針快速紮了下去。這是每個孩子成長的必經之路——打預防針。從他剛出生開始,嚴格按照時間給他打疫苗,但每次蘊初都是等到承瑞熟睡後避開所有人再給他打。一來可以防止他哭鬧,二來承瑞年幼,要是讓他知道了,很有可能說漏嘴,引起不必要...承乾宮

“馬佳氏病了。”佟妃聽到這個訊息不由得哈哈大笑:“果然沒有那個福分。”

在初得知蘊初封了貴妃的訊息,佟妃的心裏是嫉妒的,甚至起了算計她的想法,這個念頭才剛剛升起便得到了鍾粹宮請了太醫的訊息。

“快去好好給本宮查查鍾粹宮的訊息。”佟妃迫不及待的開口。

“娘娘,鍾粹宮的訊息雖然奴才還沒有什麽具體的訊息,但奴才探聽到了關於鈕祜祿妃的事情。”喜鵲一臉邀功的模樣。

喜鵲是佟妃最新提拔上來的宮女,長相普通卻勝在機靈。

“鈕祜祿氏。”聽到是她佟妃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喜鵲道:“娘娘可還記得前些日子,景陽宮請了太醫的事情,奴纔打探道是景陽宮的宮人把鈕祜祿妃的訊息告訴了一個禦花園的宮女,結果事情被鈕祜祿妃的貼身宮女知道了。”

宮裏宮人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四處議論宮裏的各種訊息,這也是嬪妃喜歡從宮人手裏探聽訊息的原因。

“說來聽聽。”佟妃的神色緩和了不少,似乎對鈕祜祿妃的醜事格外感興趣。

“奴纔打聽到了似乎和一個叫白薇的宮女有關。”

“白薇?”佟妃默默唸了一遍仔細回想了一下:“那日被送去慎刑司的宮女?一個宮女值得鈕祜祿氏如此生氣?”

“奴才當時也好奇,便讓人仔細查了查,還真查出了蛛絲馬跡。娘娘可知道那日在絳雪軒時,鈕祜祿妃的宮女都說了什麽?”

“去把南枝叫過來。”佟妃想了想說道。

對於那日發生了什麽沒有人會比在場的幾人知道的更清楚,當時她的心裏隻想著要如何報複鈕祜祿妃,從來沒有想過仔細瞭解一下發生了什麽。

佟妃發了話,不過一會南枝便過來了:“奴才給娘娘請安,娘娘萬福。”

“南枝,本宮問你,本宮小產那日,鈕祜祿妃的宮女白薇都說了些什麽。”

南枝原本以為佟妃找到她是想重新讓她回來伺候,卻不想是為了這件事,心裏不由得有些失望。

“回娘娘,那日白薇說這件事與鈕祜祿妃娘娘無關還說了鈕祜祿妃娘娘走在娘娘後麵怎麽可能能夠陷害娘娘。”

佟妃微微皺眉但看沒什麽問題可就是哪裏不對:“你把事情經過原原本本的給本宮說一遍。”

“是。”南枝應了一句仔細的將那日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事情的經過,佟妃明白了為什麽話不對勁,白薇背叛了鈕祜祿妃,想要算計鈕祜祿妃卻牽連了她。

“本宮可真是無妄之災。”佟妃咬牙切齒的說著。

“娘娘接下來打算怎麽辦。”喜鵲詢問道。

佟妃抬了抬眼:“靜觀其變。”

雖然事情的真相已經出來了,但還不足以讓她和鈕祜祿妃握手言和,同樣她也不會輕易的對鈕祜祿妃出手。

如今蘊初和鈕祜祿妃皆在病中,如今這宮裏高位的嬪妃便隻剩下皇後,佟妃和惠嬪。

皇後是中宮之主,佟妃是康熙表妹,惠嬪有兩個皇子背後站著皇太後。

一時間宮中的局勢隱隱有三足鼎立的趨勢。

時間轉眼便到了康熙十四年。

這些年蘊初待在鍾粹宮幾乎是閉門不出安心養病,但這卻並不代表她在宮裏的存在感就降低了。

各種珍貴的藥材如同流水般進了鍾粹宮的大門,康熙也是時常過來看望,更是對蘊初所生的孩子格外疼愛。

在蘊初養病的這件事除了兆佳庶妃生下一女以外,宮裏再無所出,連佟妃等人也隱隱著急,甚至打起了蘊初幾個孩子的注意。

承瑞和承琪已經大了搬去了阿哥所居住,佟妃便把目光放在了三個小的身上,但剛剛和康熙提起,便被康熙嚴厲的拒絕了。

鍾粹宮

“阿初,佟妃和朕說想要抱養承褫(si四聲)他們,但朕拒絕了。”

孩子們滿了周歲之後康熙便給幾個賜了名字。

惠嬪所生的四阿哥賜名承祦意為有福。

五阿哥賜名承禠意為祈福祛禍。

六阿哥賜名承析意為析天永命。

七阿哥賜名承鑄,意為告事求福,向上天或神靈祝告祈福。

雖然不怎麽順口,但也可見康熙的用心。

這些年蘊初不出鍾粹宮,便不用分出心神宮鬥,便將那份心放在了康熙身上,演了無數世界的白月光,把握人心的能力還是有的。

帝王家最缺什麽,蘊初便偏要把那些放在康熙眼前。

在鍾粹宮康熙覺得生活很輕鬆,他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夫君,阿瑪,隻要他來鍾粹宮永遠是歡聲笑語。

尤其是在三番之戰中,疲憊的他,越發的留念鍾粹宮中溫馨的生活。

蘊初微微靠在康熙的肩膀上:“皇上,臣妾知道你最好了。”

“這些年他們雖然不怎麽生病,但身體還是太弱了些。小五還好些,時常還知道和承瑞他們往練武場跑,小六小七。”康熙搖了搖頭:“朕都懷疑一陣風就能把他們吹跑。朕覺得也該給他們開蒙了。”

那是他們懶得動。

承禠三人雖然是同時出生,可性格卻大相徑庭,承禠見到兄長幹什麽他便也想做,起步比承析兩人早了太多。

蘊初都不得不稱他為卷王。

承祈的性子則和承禠相反,能不動就不動,不久前康熙想著讓他們啟蒙,結果他直接裝暈,給矇混了過去。

至於承鑄……。

“汗阿瑪,都是小七不好,都是小七身體太弱了,才讓汗阿瑪如此擔心,如果小七和哥哥們一樣,汗阿瑪就不用如此費心了。”坐在一旁聽他們說話的承鑄委委屈屈的開口。

康熙這麽一聽,憐愛的將承鑄抱在了懷裏:“怎麽會呢,小七不傷心。”

“唉。”他們都是和誰學的。

若是蘊初知道他們的想法,他們定然會告訴蘊初這個應該問大哥。激動不已,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白薇便將鈕祜祿妃的計劃說了出來,取得了皇後的信任。鈕祜祿妃的計劃知道的人不多,也就隻有幾個貼身宮女太監知道。但皇後卻也要她對付鈕祜祿妃,白薇攥緊雙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更何況鈕祜祿妃也並沒有對她有多好。“娘娘,佟妃朝著這邊來了。”一個小太監跑了過來低聲說。鈕祜祿妃睜開眼看了眼白芍聲音微冷:“動手吧。”剛剛入宮時,佟妃便害的她差點摔下攆轎,這一次她也要讓佟妃嚐嚐這樣的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