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小手鐲

”之前係統升級後她可是買了不少的忠心符以備不時之需。使用忠心符這是最快將鍾粹宮圍成鐵桶的辦法,也是最有效不用擔心被人揹叛的辦法。也唯有這個辦法才能不讓她擔心。係統:[宮女嬤嬤十二人,太監六人,扣除積分十八,正在轉送。]原本嬪位嬪妃身邊沒有那麽多人,但因為蘊初身邊還有一個阿哥要照顧,人手自然就多了些。蘊初看著手中的瓷瓶,轉悠了幾圈,將它收入係統空間,這東西她兒子可是無福享受,隻能等時機物歸原主了。“...康熙六年,九月。

皇長子降世,帝大喜,為其賜名承瑞,晉封皇長子生母馬佳氏為嬪,賜封號榮,居住鍾粹宮。

自此皇宮中多了一位主位娘娘。

蘊初側躺在床上,看著睡在身旁的承瑞,眼神溫柔。

在這裏阿哥格格出世後都是由奶嬤嬤日夜照看,作為額娘隻需要時不時的過問一下便好。

但若是孩子有些頭疼腦熱什麽的那些奶嬤嬤害怕擔責任,選擇隱瞞,再比如奶嬤嬤中有些貪財被心懷叵測的人收買。

那麽對於孩子而言都是極其危險的。為了避免這些事情的發生,自從孩子出生,蘊初就一直把他放在身邊帶著。

每日會有一個奶嬤嬤呆在她的殿中,一日三餐也會單獨準備,孩子餓了便抱到一旁餵奶。孩子吃飽了再抱回來。晚上又會有人專門守著,孩子哭了也有人哄。

“有錢人的生活,連養孩子都充滿了樂趣和輕鬆。”蘊初不由自主的感慨,真的什麽事都不需要她操心。就連衣服鞋子都有人準備。

係統:[等你有六個娃看你還能不能說出這樣的話。]

蘊初臉上的笑容一頓,那樣的疼痛她還要在承受五次。想想都覺得還是毀滅吧。

“皇上駕到!”

康熙邁著步子朝著蘊初走來,身後跟著的梁九功手裏還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一個盒子。

“奴才給皇上請安。”

寢殿中眾人看見康熙來了急忙跪下行禮。

“都起來吧。”康熙坐在床邊對著眾人揮了揮手示意她們起身。

蘊初從床上坐起,如今她在坐月子是可以不用起身向康熙行禮的:“給皇上請安。”

康熙看向躺在床上閉眼睡覺的承瑞眼神柔和,這不僅是他的長子孩子上天對他的認同,註定他是盛世明君。

“為了保護承瑞,朕已經讓人封鎖了訊息。祥瑞降世的事絕對不會傳出去。朕會讓他平平安安長大。”

如今鼇拜未除,三藩未定,可以說是內憂外患都壓在康熙身上。若是讓外人知道了承瑞的“身世”必定會給他帶來危險。

在承瑞一出生康熙便以雷霆的手段壓住了訊息,若是訊息傳出那麽在場的所有人一個都跑不了,所有奴才全部處死。

“臣妾相信皇上。”蘊初將手放在康熙手上,眼神充滿了信任,彷彿將一切都寄托在他身上。

康熙會以一笑,在他眼裏蘊初和後宮裏所有女人都不一樣,赫舍裏是作為皇後她他的發妻,什麽也要與他並肩,將後宮打理的井井有條,從不肯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麵,其他嬪妃一心一意就想著如何爭寵奪得他的寵愛,雖然他也樂在其中。

但是蘊初不同她是需要保護的,蘊初總會柔柔弱弱的靠在他的懷裏,全身心的依靠他,相信他。這讓他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承瑞怎麽樣?”康熙看了看孩子詢問道。

蘊初柔和的笑了笑:“能吃能睡,能哭鬧。長大了一定能成為強壯的巴圖魯。”

“這樣纔好。”康熙點了點頭十分滿意,現在身體健康比什麽都重要:梁九功。”康熙抬手示意他上前。

“皇上。”梁九功捧著托盤上前彎著腰朝前一遞。

康熙將托盤中的盒子開啟裏麵放著兩個小手鐲一個是普普通通的金手鐲,手鐲上雕刻著麒麟花紋,一個手鐲上掛著金色的鈴鐺,鈴鐺上雕刻這小麒麟。做工精美可見花費了不少工夫。

“這是朕根據記憶畫出來讓內務府做的。”康熙將小手鐲拿出來,鈴鐺便發出了清脆的聲響:“承瑞還小,這一個等到他滿周歲以後再給他戴,你先收著。現在就先委屈委屈他帶這個沒鈴鐺的。但也要等到滿月之後。”

蘊初將兩個手鐲拿回來看了看,隨後又將它們放回錦盒中,不得不說康熙還真是對那隻麒麟愛的深沉啊。“那皇上怎麽不等到滿月之後再拿過來。”

康熙手微微一頓,他能說他是等不及了嗎?

不能。

一旁的梁九功有些緊張,康熙拿到鈴鐺時他也在場,自然知道自家皇上當時怎麽迫不及待的就往鍾粹宮跑。

正想著怎麽給康熙找個台階下就聽見了蘊初說話。

蘊初看康熙神情有些尷尬,急忙轉移話題拉著他的衣袖撒嬌:“皇上對承瑞那麽好,臣妾很開心,那皇上也不能偏心隻給承瑞禮物啊,臣妾也想要這麽可愛的小鐲子。”

“朕不是晉你為榮嬪了嗎,這個給承瑞戴的,做額孃的怎麽還吃孩子的醋。小心承瑞笑話你。”康熙捏了捏她的臉頰,笑著說道。倒也忘了剛才的事。

難怪皇上喜歡榮嬪娘娘,這樣的能力可不是一般人有的,要是換做別的嬪妃這麽明目張膽的和皇上要東西,皇上怕是甩衣袖走人了。

“臣妾不依,再說了承瑞還小怎麽能笑話臣妾,皇上不是最疼臣妾的嗎。”蘊初抱著康熙的腰抬頭望著他,聲音嬌嬌軟軟的。

“罷了,小手鐲沒有,但朕那裏有不少的羊脂白玉手鐲,紅珊瑚手釧,碧璽珠軟鐲,白玉竹節手鐲,回頭朕讓人給你送來,讓你兩隻胳膊都帶不完。”

蘊初一聽眼睛亮了,急忙對著梁九功說道:“梁九功沒聽到皇上說了什麽嗎,還不帶人去把皇上賞賜本宮的手鐲取來,本宮要最好看的。”

梁九功微微抬頭看了眼康熙,見他沒有任何不滿,笑著說道:“奴才這就去,娘娘放心,奴才保證給娘娘挑最好的。”

說著便退出了寢殿。

“這下高興了吧。”康熙撇了她一眼。

蘊初輕輕一笑:“皇上對臣妾真好,臣妾當真無以為報……。”

“隻有一身相許?”康熙接過話茬:“可你已經是朕的了,這怎麽能算了。”

蘊初看來眼睜眼要哭的承瑞將他抱起塞進了康熙的懷裏:“唯有將兒子給皇上,以報恩情。”

“哇——!”

康熙沒反應過來,就聽見承瑞嚎了一嗓子,讓他不知道是報恩還是報仇了。

“不哭,不哭。”康熙耐心的哄著承瑞,私底下在鍾粹宮他沒有少抱,哄起來也是得心應手。“看樣子愛妃沒有用心學習啊。”“臣妾隻需要伺候好皇上就好了,這些書還是留給承瑞吧。”要不要給自己樹立一個才女人設蘊初思考了許久最終還是放棄了,這裏是後宮美貌比才學更加重要。更何況康熙進後宮是為了享受,而不是為了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若是康熙當真想聊這些,後宮哪個嬪妃能比得上納蘭容若。康熙看了眼蘊初沒有說什麽,抱著承瑞翻看第一頁。“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蘊初看了他們,承瑞也從剛剛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