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烏雅氏

阿哥格格早夭,康熙給阿哥們賜名依舊以承為首字來取。“承瑞這是你郭羅媽媽哦。”“郭羅媽媽安。”承瑞聽了蘊初的話,乖乖問好。“大阿哥安。”馬佳夫人吹了吹小米粥味道蘊初嘴裏:“雙生胎,對身體損傷大,月子也要坐雙份的。”“嗯。”蘊初點了點頭,一切都是為了身體,反正天氣也不熱了,再躺床躺一天,宅家兩個月那都是宅女必備技能。阿基米德說給我一根槓桿我能撬動地球,而宅女給一部手機能一年不出門。更何況隻是兩個月。“...蘊初將承鑄抱在懷裏:“不去你三哥哪裏了?”

“三哥要專心麵對考驗,我不好去打擾他。”承鑄眨了眨眼睛甜甜的說道:“而且哥哥們都忙,不像我隻想陪著額娘。”

“鍾粹宮的綠茶怕是都被你喝了。”蘊初伸出手指點了點他的額頭。

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承琪和寧楚格找了過來。

“額娘。”兩人的聲音都有些悶悶的。

眼瞧著一切被人推翻隻能重頭再來,心裏的鬱悶讓兩人找到了蘊初,他們都不理解為什麽承瑞要這麽做。

蘊初看著他們:“你們現在是不是感覺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但又無能為力?”

對於承瑞的做法蘊初沒有多少意見,承瑞這是在把一些道理用實踐告訴他們的弟妹,讓他們明白在絕對的權利麵前,所有的計謀有時候就是空話。

現在隻是推翻重來,等到以後要麵對的就是這麽簡單了。

承琪點了點頭語氣裏滿是失落:“是,明明我已經做了那麽多的準備,可大哥一出手什麽都沒了,就感覺之前我做的一切在大哥看來就跟玩笑一樣。”

“沒錯,明明看穿一切卻還陪著我們玩,搞得就跟戲耍我們一樣。”寧楚格在一旁附和著。

蘊初將承鑄放下來表情嚴肅:“你們就沒有想過為什麽承瑞可以輕而易舉的毀滅你們付出的一切。,而你們卻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我再問你們,為什麽你們沒有給自己準備一條退路?”

聽著蘊初的話兩人陷入了沉默,從一開始對於他們而言這就是一個遊戲,或許是因為麵對的是承瑞,知道大哥會手下留情。

“現在的你們除了自己可以說是一無所有,那又該如何東山再起?”看著陷入沉默的兩人蘊初又問出了一個問題。

“人生從來不是遊戲,沒有重來,隻有前進,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隻是一場遊戲,可未來就將會是你們的人生,敵人永遠不會心慈手軟。”蘊初語重心長的說道:“現在輸掉的隻是一場遊戲,將來輸掉的就是你的一生。”

九子奪嫡的慘烈不僅僅是兄弟相殘,更多的是帝王的無情。

承琪和寧楚格離開蘊初殿裏時,眼裏已經恢複了平靜,各自沉默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寧壽宮

康熙詢問道:“皇瑪麼找朕過來所為何事?”

‘“玄燁,三年一次大選,原本去年就應該舉辦,可那時你正忙著三藩的事務便也就沒有舉辦,前朝的事務是重要,但為皇家綿延子嗣也同樣重要。”太皇太後想要勸說康熙選秀。

聽到選秀康熙皺了皺眉,選秀所耗費的財力太大,有這錢還不如拿去充盈軍隊呢。

“皇瑪麽,三藩未定,朕哪有心情選秀。”

“既然你不願意大選,那小選總可以吧,從包衣世家挑選適齡女子入宮,也算是充盈後宮了。”太皇太後歎了口氣退了一步。

這宮裏的阿哥是不少,可總共就是出自兩個人的肚子,隻有這宮裏再多些孩子她才能心安。

康熙點了點頭沒有拒絕。

小選由內務府操辦,主要就是挑選宮女,分到各個宮裏。

太皇太後希望宮裏多些美人,可後宮裏的妃子不這麽想,一想到送到自己宮裏伺候的宮人,將來要和自己姐姐妹妹的稱呼就感覺不舒服,因此對這些人也不是特別待見,其中就要數佟妃最盛。

承乾宮

“你叫什麽名字。”佟妃慵懶的躺在美人榻上詢問這跪在地上的美人。

“奴才烏雅氏,家父是包衣護軍參領武威。”

佟妃盯著她的臉看了看:“你父親是誰本宮不在意,在本宮宮裏你就要老老實實的待著,不要耍什麽心思,不然本宮決不輕饒。”

“奴才明白。”表麵上烏雅氏恭恭敬敬的磕了頭,心裏卻暗恨不已。

她入宮本就是奔著宮妃的位置而去的,但麵對佟妃的警告,她在心急也隻能按耐住自己的心思。

佟妃瞧這烏雅氏的神情也沒有多說什麽,這宮裏每個人都是心口不一,反正在承乾宮她也翻不出什麽浪。

“以後你就負責打掃庭院吧。”

如今的佟妃卻不知道因為她的一時大意,讓後來的烏雅氏鑽了空子,爬上了龍床。

烏雅氏:“是,奴才一定盡職盡責。”

宮裏上上下下的嬪妃都在防備這身邊的宮女,可皇後卻反其道而行之,小選結束沒多久,就推舉了幾個人伺候康熙。封了庶妃。

其中便有未來的通嬪那拉氏,定嬪萬琉哈氏。

沒過多久宮裏就傳來了喜訊,那拉庶妃懷孕了。

聽到這一訊息宮中又碎了不少的瓷器。

烏雅氏得到訊息時正在掃院子裏的落葉,手不由自主的緊緊握住了掃帚,明明都是一同入宮有人卻已經一步登天,而她還是一個宮女。

“快些打掃,要是讓娘娘看見你在偷懶少不了一頓責罵,到那時可別連累我。”一旁與她一同打掃的南枝淡淡說了一句便繼續打掃了起來。

烏雅氏看了看南枝,這些天她在承乾宮也得到不少訊息,比如身邊這個南枝就曾經是佟妃身邊的一等宮女,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被佟妃厭棄貶為了三等宮女。

“好姐姐,都是我的錯,你先休息休息,剩下的我來打掃就好了。”烏雅氏走到南枝身邊討好的說。

作為佟妃曾經的貼身宮女她肯定知道不少事情,烏雅氏便想著先將她給拉攏過來

南枝側過身子拒絕了烏雅氏:“不用。”

烏雅氏瞧著南枝的態度也不著急,佟妃現在防她防的緊,她壓根沒有機會接近康熙,所以她有的是時間拉攏人脈。“奴才還有事,就先告退了。”………………鍾粹宮“額娘。”承瑞一回來就跑到了蘊初身邊:“給額娘請安。”“大晚上的請什麽安啊。”蘊初一把將承瑞扶起順手給他塞了一塊糕點:“快嚐嚐,小廚房新做的蛋黃酥。”“汗阿瑪說兒子長大了要懂規矩,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莽撞了。”承瑞嚐了一口眼睛亮了,坐在蘊初身邊一口接著一口吃著。很快一個便吃完了,眼巴巴的看著盤子裏的蛋黃酥:“額娘,兒子可以再吃一個嗎?”蘊初瞄了他一眼:“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