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兄友弟恭

似乎在朝著她們走來。眾人皺了皺眉。“哪裏來的鈴鐺聲。”康熙聽到鈴鐺聲回過神,這聲音他熟悉,是夢裏的那隻麒麟。“皇瑪麽。”康熙眼睛亮亮的看了眼太皇太後。“呦呦呦。”一隻小麒麟邁著小短腿跑了進來,掛在脖子上的鈴鐺響的越發歡快。太皇太後睜開眼,眼裏的深意沒人看的懂,她看了眼蘇麻喇姑。蘇麻喇姑點了點頭悄悄退了出去,很快又走了進來搖了搖頭,什麽都沒發現。難不成當真是祥瑞降世?“這是什麽?”“是麒麟!”眾人七...鍾粹宮

此時的鍾粹宮又一次迎來了沉浸式劇本殺時刻。作為手握劇本的承琪此時已經迫不及待了。

但參加的人員似乎還沒有做好準備。

“額娘,我不要二哥。”

“額娘,怕怕。”

蘊初身邊一左一右兩個人拽著她的衣袖搖晃著。

一旁的承琪雙手環抱麵帶笑容的看著他們。兩年前他受過的苦,現在也可以讓弟弟們嚐嚐了。

為了這個他可是連午休都放棄了,自從入了上書房,每天忙的團團轉,一天的課業結束後還有騎射,他也隻能抽這個時間過來。

“停,停。”蘊初將自己的袖子拽了出來站起身:“你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額娘,乖乖聽話的話,有沒有援助啊。”承禠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同時也不忘給自己要點好處。

承祈要哭不哭:“額娘啊,你不能就這麽把我們賣給三哥啊。”

“賣什麽叫做賣明明是送。”承琪在一旁慢悠悠的來了一句。

“額娘,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學的不夠好,額娘才讓三哥來教我的,雖然我會害怕,但我會認真學習的。”承鑄仰著頭認真的看著蘊初。

聽到這裏承琪忍不住了走了過去:“我很凶嗎?讓你這麽怕。”

說完一把攬住承鑄的肩膀看著蘊初露出乖巧的笑容:“額娘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弟弟們的。”

蘊初秉承著該放手時就放手的態度沒有多管轉身就離開了,反正當年都是這麽過來的。

身後還能聽到承琪的聲音:“老五別想著找人空手套白狼,老六別想裝暈,還有老七,你那招對我沒用。都給我乖乖聽話。哈哈哈哈。”

“娘娘,當真不管了?”跟在蘊初身邊的蘭時有些擔憂。

主要也不是擔心其他的,就是擔心宮人,這一次可是三個阿哥,萬一心裏承受不住怎麽辦。

“別擔心,本宮可是聽說承琪從承瑞那裏借人了。”

蘊初待在鍾粹宮兩耳不聞窗外事,雖然不出門但康熙卻惦記著這裏,剛這一點便足夠後宮眾人羨慕嫉妒恨的。

“等到了明年,承禠他們也要去上書房了,時間過的可真快啊。”康熙看著坐在一旁的三人不由得感慨。

蘊初望著身旁有些生無可戀的三人笑著說:“承琪前些日子回來還自告奮勇要幫弟弟們搬家,他們可高興了呢。”

自告奮勇幫他們演練等於搬家,沒毛病。

“兄友弟恭,這樣很好。”康熙滿意的點了點頭。

一旁的承禠三人:“……。”這段時間他們確確實實知道了什麽叫做兄友弟恭(兄弟互坑)。

承琪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在加上承瑞的調教,以及對三人的瞭解。在這場遊戲中一隻站上風。

承禠想問些有用的訊息。

對方:“阿巴阿巴。”

承祈想裝虛弱。

對方:“太醫,六阿哥又暈過去了,快來紮針啊!”

承鑄嘴甜。

對方:“七阿哥,您說什麽。”

“這些年辛苦你了。”康熙握住蘊初的手聲音柔和:“明明自己身子就不好還要費心照顧承禠他們。”

蘊初搖了搖頭:“這些都是臣妾該做的,能為皇上生兒育女是臣妾的福氣,而且承禠他們本就是臣妾的孩子又怎麽會辛苦。”

承乾宮

佟妃坐在塌上看著正在給烏雅庶妃診脈的太醫詢問道:“太醫,如何了,烏雅氏可有懷孕。”

自從那日她決定借腹得子,便找了烏雅庶妃談了交易,隻要烏雅庶妃生下一個兒子抱養到她的膝下,那麽她便能讓烏雅庶妃得到一個嬪位。

烏雅庶妃同樣也同意的交易,知道能得到康熙的寵愛,日後她還怕沒有自己的孩子,而且有了位份孩子便可以自己養了。

太醫:“回娘娘,烏雅庶妃並沒有身孕。”

佟妃先是看了烏雅庶妃一眼然後又看向太醫:“有勞太醫了。喜鵲送太醫出去吧。”

喜鵲行了禮便帶著太醫離開了,烏雅庶妃看著冷冷盯著她的佟妃心頭一慌,生子這種事佟妃找那個地位低的嬪妃都可以,可她就這麽一個機會了:“娘娘,您再給嬪妾一段時間。”

“本宮問你,本宮給你的藥你喝了沒有。”

坐胎藥,是佟妃額娘給的方子,當初佟妃自己也喝,如今也是要求烏雅庶妃侍寢之後一定要和,現在佟妃懷疑烏雅庶妃陽奉陰違壓根沒有喝藥,才至今沒有身孕。

“嬪妾喝了。”

“喝了,喝了為什麽至今沒有身孕?”

“嬪妾不知。”其實那藥烏雅庶妃壓根沒有喝,南枝告訴過她那藥不能喝,佟妃喝了幾年都沒能懷孕,對於南枝的話她深信不疑。

近兩年的時間無數次的討好,烏雅庶妃終於和南枝搞好了關係,幾年的冷遇也讓南枝終於對佟妃冷了心決定幫助烏雅庶妃,依照南枝對佟妃的瞭解這也是烏雅庶妃能鑽了佟妃空子的最重要原因。

“本宮在給你三個月,明年二月你若是再不能有孕,就別怪本宮無情了,你如今隻是一個庶妃,本宮要弄死你就更弄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佟妃最後警告了烏雅庶妃幾句,便讓她離開了。

宮中的孩子日漸多了起來,佟妃便越著急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在等下去前麵的幾個孩子就要長大了。樣的。蘊初坐在一旁沉默不語,隻默默觀察著。很快皇後的宮女便回來了。紫月:“回皇後娘娘,奴纔去了佟妃娘娘和鈕祜祿妃娘娘出事的地方,仔細觀察過了那裏沒有什麽可以讓人滑倒的東西。”皇後微微頷首:“去把佟妃和鈕祜祿妃的貼身宮女帶過來,本宮有話要問。”如今目的已經達到了,那麽白薇便沒有了利用價值,為了日後白薇不會拿這件事威脅她,還是盡早除掉比較好,以免夜長夢多。貼身宮女,蘊初手指微微動了動,依照皇後的性子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