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賞花宴前夕

桌子,提出了自己的問題。“不知道。”承瑞很誠實的回答,銀子對於他而言就是一個數字,沒有具體的概念。蘊初看了蘭時一眼,蘭時會意的從桌子上的匣子裏取出銀子,一次放好。數量也一次增多。“大阿哥,這是一兩,這是五兩,這些是十兩。”承瑞看著桌子上的銀子點了點頭。“你知道一兩銀子等於多少銅錢麽?”蘊初再次提出問題。“不知道。額娘可以換多少。”“一兩可以換七百到一千不等。”蘊初從匣子裏拿出一個銅板放在承瑞手裏:...郭絡羅庶妃入宮後不久便得到了康熙的寵愛,榮寵不斷,再加之又與宜嬪聯合,一時間翊坤宮風頭無二。

皇後:“後日,本宮要在禦花園舉辦賞花宴,通知各宮嬪妃讓她們準時參加。”

宮中嬪妃漸漸多了起來,阿哥格格也一個接著一個,皇後至今沒有一個嫡子,自然也起了抱養一個阿哥的心思。

至於其他的……。

皇後低垂這眉眼,這幾年她一直沒有訊息,赫舍裏家也著急不已,有意讓她的妹妹入宮,日後生下阿哥再養在她的膝下記做嫡子。

但在此之前,她需要為自己增加些助力,便有了這次的賞花宴。

“娘娘,鍾粹宮那邊可需要通知。”紫月詢問道。

皇後淡淡開口:“鍾粹宮?也通知一下吧,順便告訴她若是身子不適便不用出席了。”

每個宮裏都通知了,自然不能漏了鍾粹宮,畢竟蘊初的地位擺在那裏,哪怕隻是走一下形式也是要走的。

“對了鍾粹宮和承乾宮你親自跑一趟。”

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瞭解一下。

“是,奴才這就去辦。”紫月行了一禮便退了出去。

鍾粹宮

“娘娘,坤寧宮來人了。”

“皇後派人過來做什麽?讓她進來。”蘊初有些疑惑,這些年她和皇後幾乎沒有交集,皇後怎麽突然派人過來了。

“奴才見過榮貴妃娘娘。”

蘊初:“免禮,紫月姑娘可是皇後娘娘有什麽事找本宮?”

“回貴妃娘娘,皇後娘娘後日要在禦花園舉辦賞花宴,想請娘娘參加。”紫月頓了頓繼續說道:“皇後娘娘還說了若是娘娘身體不適,也不用勉強。”

賞花宴,皇後好端端的怎麽會想起來舉辦賞花宴?目的到底是什麽?她要針對誰。

短短的一瞬間蘊初腦子裏閃過無數個陰謀論。

去還是不去。

“本宮後日會去的。”有事的話還是到場去看看比較好,到時候也好應對。

紫月:“是,奴才告退。”

話已經帶到了,紫月便也就不再多留,回去複命了。

“娘娘,這裏麵怕不是有什麽陰謀吧。”見人離開了蘭時迫不及待的開口。

“沒有陰謀,誰願意和一大堆人聚在一起,打嘴仗麽?”蘊初歎了口氣,自己安靜的日子沒有了。

其實就算是打嘴仗那也是一句話一個陷阱,要麽就是嘲諷。

總之就是秉承著我不高興就拿最受寵的人開刀。

承乾宮

“太醫,烏雅庶妃懷的是阿哥還是格格。”等到太醫能從脈象摸出是男孩還是女孩時,佟妃便迫不及待的請了太醫。

此時坐在一旁的烏雅庶妃緊緊的握住雙手,這不僅對佟妃重要,對她也同樣重要,若不是阿哥,那麽與佟妃之間的交易便也就不算成。

“回佟妃娘娘,從脈象上來看是一個阿哥。”

聽了太醫的話,佟妃和烏雅庶妃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有勞太醫了,喜鵲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佟妃自然不會吝嗇。

等到太醫離開後,佟妃看向烏雅庶妃的眼神越發和顏悅色起來:“都拿上來。”

隨著佟妃的話,流水的補品放在了桌子上。

“這些,你都拿回去,好好補補。”

烏雅庶妃看著桌子上的補品起身行禮:“謝佟妃娘娘賞賜。”

看來佟妃很在意她腹中的這個孩子,烏雅庶妃摸了摸肚子。

“娘娘,皇後娘娘宮裏來人了。”喜鵲走進來說道。

“皇後。”佟妃諷刺一笑,這些年皇後裝模作樣她是最看不慣的,尤其是每次小選後宮裏多了幾個庶妃的時候:“讓她進來吧。”

“奴才見過佟妃娘娘,見過烏雅小主。”

“皇後娘娘這是又有什麽事要吩咐?”佟妃陰陽怪氣的說道。

“回佟妃娘娘,皇後娘娘後日在禦花園舉辦賞花宴,想請娘娘參加。”麵對佟妃的語氣紫月神色不變。

“賞花宴?”佟妃總覺得皇後沒安好心,這次的賞花宴也絕對不簡單。

“本宮知道了。”佟妃沒有拒絕,若是這是皇後下的戰貼,若是她不去不就是怕了皇後?

“皇後娘娘那邊還等著奴纔去匯報,奴才就先告退了。”

事情辦完了紫月也不多留行了禮便退下了。

“後天,你和本宮一起去。”佟妃看了一眼烏雅庶妃開口道。

烏雅庶妃自然知道她沒有拒絕的權利:“嬪妾知道了。”

“這些補品,你帶回去記得吃完。”佟妃指了指桌子上的補品說道。

佟妃的話瞬間引起了烏雅庶妃的警惕,但明麵上她不能反抗:“謝娘娘關心,嬪妾會吃的。”

其實烏雅庶妃的感覺並沒有錯,佟妃打算去母留子,若是烏雅庶妃將這些補品全部吃完,在生產時會因為孩子過大而難產。

皇家向來隻會保小,到那時孩子便是她一個人的。

“行了,退下吧。”佟妃擺了擺手說道。

烏雅庶妃維持著麵上的微笑回到了自己的殿裏:“將這些補品全部收起來,找個時間全部銷毀。”格們死於他鄉。”寧楚格跑了幾步來在蘊初的前麵轉過身看著她。拋去扶蒙本身的對錯,寧楚格覺得她作為格格,享受的皇家的榮華富貴,總要為家國做些什麽。“你覺得你和你的幾個兄弟相比差麽?”蘊初拉著她的手繼續往前走。“不差,讀書騎射我都不差於三哥。”寧楚格搖了搖頭,把自己和承琪做對比。之所以是承琪,也是因為他倆同齡。蘊初詢問道:“你和你的其他幾個姐妹也有過接觸,看出你們的差別了麽?”“她們很有皇家風範,規矩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