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花落誰家

麽做?”蘊初摸了摸下巴眼睛一亮:“這樣從明天開始你要讓鍾粹宮所有宮人成為你的眼線。你不要把這裏當成鍾粹宮,把它當成一個陌生的地方,你身邊除了小順子和橘如其他人都是新調來的宮人,這裏麵有背景幹淨的,也有旁人的眼線,至於誰是你不知道,你要自己試探出來。”說完看向蘭時:“明天本宮把你們的劇本發給你們,你們要好好配合阿哥知道了麽。”蘭時同情的看了眼承瑞:“奴才這就去把事情吩咐下去。”承瑞看著一臉興奮的蘊初...承乾宮

“怎麽樣?查出什麽了嗎?”烏雅庶妃回到偏殿後就迫不及待的把秋水叫過來問話。

“小主,太醫說這些補品沒有任何問題。”

“沒有問題,佟妃會那麽好心?”烏雅庶妃喃喃自語

秋水又接著說到:“不過太醫說,小主吃這些補品時一定要適量,不然生產時要遭罪了。”

烏雅庶妃低頭掃了眼肚子心頭一陣憋屈,佟妃的做法讓她找不到絲毫的證據。

“將這些補品每日燉一些到時候你把它們吃了。”

……

賞花宴結束後蘊初的生活又恢複了平靜。

“皇上可是有什麽煩心事?”蘊初遞了一盞茶給康熙詢問道。

康熙端著茶也不喝似是無意的詢問:“烏雅氏的孩子朕該給他找個什麽樣的養母比較好?”

這些日子皇後明裏暗裏與他提過不少次,想要抱養一個孩子養在膝下,皇後作為中宮自然這宮裏的阿哥格格她都養得。

但烏雅庶妃住在承乾宮康熙也曾暗示過佟妃所生的孩子會給她養。

可如今烏雅庶妃即將生產,究竟把孩子給誰讓康熙有些糾結。

蘊初沉默不語,這種事不是??她能決定的,萬一說??的不好還容易惹事上身,可康熙開了口她又不能不說話。

“皇上難道就隻糾結烏雅庶妃一人麽,那拉庶妃和郭絡羅庶妃也懷有身孕了,不如皇上一並考慮了。”

康熙眼睛一亮對啊孩子有不止一個為什麽要扒拉著烏雅氏不放。

那拉庶妃和郭絡羅庶妃孕期相近,到時候一人養一個不就好了。

這兩個定好了烏雅氏的孩子又該給誰養呢?主位嬪妃也有幾個膝下無子的。

僖嬪姓赫舍裏不行,安嬪膝下養著大格格不行,端嬪,好久沒見過了,康熙來來回回想了半天也沒有合適的人選隨後看向蘊初。

反正鍾粹宮的孩子已經足夠多了,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再加上一個也沒什麽事。

“愛妃,等到烏雅氏生產後孩子抱到鍾粹宮交給你來教養如何?”

蘊初:“……。”

她鍾粹宮的孩子已經夠多的了,也足夠引人注目,康熙怎麽會還想給她送孩子?

“係統你是不是給我開光環了?”

係統:[什麽光環?瑪麗蘇光環還是女主光環,沒有啊。]

“那真是奇了怪了。難道康熙在試探我的野心?”

“如何?”康熙見蘊初半天不說話再次開口詢問。

蘊初麵露難色:“皇上……。”

康熙見蘊初吞吞吐吐稍微調整了一下坐姿:“孩子自有嬤嬤照顧養在鍾粹宮朕也能安心。”

“是臣妾遵旨。”蘊初行了一禮,應了下來。

蘊初想到臨走前抱著她大腿要弟弟的幾人,雖然孩子不是她生的但弟弟確實是他們的。

康熙見蘊初應了下來滿意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這樣才對。”

“臣妾不會辜負皇上的信任的。”蘊初抿唇一笑。

幾個懷孕的嬪妃絲毫沒有想到,還沒出世的孩子歸宿已經定了下來。

同樣不管是佟妃宜嬪還是惠嬪,他們的盤算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時間飛逝,十月底烏雅庶妃發動了。

後宮嬪妃問詢聚在了承乾宮,作為被康熙任命的養母蘊初也來了。

好幾雙眼睛盯著產房亮的可怕,不管是皇後還是佟妃都認定這個孩子是自己的。

蘊初打了個哈欠,無聊的轉著手中的帕子,和係統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係統:[我為這個孩子哀悼?]

“嗯?哀悼什麽?”蘊初一事沒有反應過。

係統:[他的前麵有三個哥哥在等著他。]

提到承禠三人蘊初沉默了,他們想有一個弟弟瞭解他們昔日受過的苦,可不會管這個弟弟是誰。

係統:[而且還是乘三。]

“這可以磨煉意誌??,都是為了他好。現實隻會比演習更加殘酷。對了康熙怎麽還不來?”說著說著蘊初便岔開話題不再搭理係統。

“都已經一個時辰了,不會出了什麽事吧?”佟妃有些煩躁的皺了皺眉。

皇後氣定神閑的坐在椅子上:“佟妃,生產就是這樣急不得本宮是過來人,還是安心等著吧。”

一句過來人直接激起佟妃心中的怒火她當時也是懷有身孕若不是因為皇後的算計她也不會流產。

“皇後娘娘說的對,娘娘生下兩位格格自然比臣妾有經驗。”

蘊初手搭在椅子上支撐著頭,皇後與佟妃之間的爭吵屢見不鮮,你諷刺我不能生,我嘲諷你沒兒子。

此時產房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生了,生了。”

產房的大門開啟,產婆抱著孩子走了出來,皇後和佟妃也顧不得爭吵,都站起身眼神匯聚在繈褓中的孩子身上。

“快給本宮抱抱。”佟妃迫不及待的伸出手要去抱孩子。

不管是蘊初還是皇後都沒有阻止,蘊初單純是覺得無所謂,皇後則是為了看等會佟妃知道孩子不會養在她膝下的模樣。

“是阿哥,還是格格?”

“回娘孃的話,是阿哥。”

“阿哥好。”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佟妃心裏眉開眼笑。

“皇上駕到——!”

終於康熙出場了。

“臣妾/嬪妾參加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康熙抬了抬手:“都起來吧。”

佟妃站起身抱著孩子就來到康熙前麵:“表哥,你看小九長得多可愛。”

康熙看了眼佟妃懷裏皺皺巴巴跟小老頭一樣孩子,長大這麽醜怎麽誇的出來的

皇後看著康熙和佟妃,生怕康熙臨時反悔,隻要沒下聖旨,一切都是空話,必須趕緊讓康熙開口,將孩子給抱回坤寧宮。

還不等皇後開口,康熙便先開口了:“九阿哥交給……。”

隨著康熙的話,皇後和佟妃麵上都不由自主的帶上了笑容。

“榮貴妃。”

隨著最後的話音落地,皇後佟??妃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殆盡,轉頭看向站在一邊的蘊初。

蘊初:“臣妾遵旨,定然不會辜負皇上的信任。”

“皇上,烏雅庶妃住在承乾宮,九阿哥理應交給臣妾。”佟妃不相信還想再為自己爭取一番。

皇後看著蘊初,蘊初回給她一個笑容。

“佟妃妹妹,還是把小九給本宮吧。”蘊初走上前從佟妃懷裏抱走了孩子。

其他的嬪妃眼裏滿是幸災樂禍不過顧忌這康熙在這裏沒有人開口。

“那拉氏的孩子給皇後,郭絡羅氏的孩子給佟妃。”隨著康熙的話又是幾人愣住了。孩子。不管是蘊初還是皇後都沒有阻止,蘊初單純是覺得無所謂,皇後則是為了看等會佟妃知道孩子不會養在她膝下的模樣。“是阿哥,還是格格?”“回娘孃的話,是阿哥。”“阿哥好。”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佟妃心裏眉開眼笑。“皇上駕到——!”終於康熙出場了。“臣妾/嬪妾參加皇上,皇上萬福金安。”康熙抬了抬手:“都起來吧。”佟妃站起身抱著孩子就來到康熙前麵:“表哥,你看小九長得多可愛。”康熙看了眼佟妃懷裏皺皺巴巴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