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出乎意料

,而張氏雖然失去了女兒,但卻得到了他的憐惜。好算計,真是好算計。康熙眼中帶著殺意,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毫無慈母之心:“張氏,你好大的膽子。”康熙自幼便沒有養在生母孝康章皇後佟佳氏身邊,那時他的生母隻是一個庶妃,沒有資格撫養他,等他長大了生母又早早離世,對於生母總是有這一份孺慕之情,也真是因為如此在生母去世後他才將對母親的感情轉移到了佟佳氏一族身上。對於佟佳氏格外優待,給他們抬旗。“皇上,都是這些狗奴...康熙的做法,直接打懵了他們。

誰會嫌棄孩子少啊?誰的宮裏不缺孩子?不管是惠嬪宜嬪,那拉庶妃還是郭絡羅庶妃此事都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如今簡直猝不及防。

“朕還有事,先回乾清宮了。”事情說完了康熙也不再多留轉身就走了。

皇後和佟妃稍稍平靜了下來,失去了這個還有下一個,總之沒有虧。

“榮貴妃姐姐好手段,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讓皇上答應你讓你撫養九阿哥,就是不知這風是怎麽吹的,不如也教教臣妾。”康熙離開後佟妃再也不壓製自己的情緒,一時間有些口不擇言。

蘊初懷裏抱著孩子有些好奇:“吹風本宮可從不吹風,皇上覺得本宮會生養纔想把九阿哥交給本宮撫養。”

一句會生養直接刺激到了佟妃。

“好了,本宮還有事,就先回鍾粹宮了。”說完蘊初看向皇後:“皇後娘娘,臣妾告退。”

此時沒有人在意還躺在產房中昏睡的烏雅庶妃。

烏雅庶妃也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睡了過去,一覺醒來什麽都變了。

“孩子已經被佟妃抱走了麽?”烏雅庶妃詢問道。

秋水搖了搖頭:“孩子被貴妃娘娘抱走了。”

“什麽。”烏雅庶妃滿臉詫異事情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樣,沒了孩子作為交換條件,佟妃此時怕是不願意再見她的吧。

“事情怎麽會這樣?發生了什麽?”

“奴纔不知,皇上來了之後直接下旨九阿哥交給榮貴妃撫養還有就是……。”秋水說著不由得吞吞吐吐起來。

烏雅庶妃閉了閉眼,此時她也不知道還有什麽事會出乎意料:“還有什麽?”

“皇上還下旨那拉庶妃的孩子交給皇後撫養,郭絡羅庶妃的孩子交給佟妃撫養。”秋水忐忑不安的把話說完。

佟妃有了其他選擇還會在意她麽?烏雅庶妃知道答案顯而易見,同樣也知道自己不能再依靠佟妃。

烏雅庶妃眼眸閃了閃考慮該如何搭上蘊初這條船。

但烏雅庶妃哪裏知道上一個這麽想的人已經如同被打入冷宮了。

若是她付予行動,或許她就是下一個。

鍾粹宮

“額娘,弟弟呢?”今日一散學,幾人便迫不及待的趕回鍾粹宮,想要觀看他們新鮮出爐的弟弟。

蘊初指了指一旁的搖籃:“在那呢。”

承祈趴在搖籃邊:“小九要快快長大,等你長大了哥哥陪你玩。”

“對,哥哥們帶你玩。”

蘊初搖了搖頭,現在她同意係統的話。

“弟弟還小,聽不懂你們說什麽。”

“沒有關係,以後就能聽懂了。”

“額娘,汗阿瑪是同意你養九弟,怕是烏庫媽媽那邊會有意見。”承瑞皺了皺眉。

“她對我有意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不用在意,更何況出來什麽事還有你們汗阿瑪在,是他讓我養的。”

“烏庫媽媽那便有汗阿瑪,但就怕九弟的親額娘像狗皮膏藥。”承琪看了一眼搖籃開口:“沒了九弟,怕是佟妃娘娘更加不待見她了。“

雖然他們在尚書房學習,但對於後宮的訊息也是很靈通的。

“這個你們不需要操心,你們自己的事情處理的怎麽樣了?”

蘊初詢問的自然是關於牛痘的事情。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但還確實實驗,實驗存在一點的風險,會有人員傷亡,我們也不敢輕易嚐試。”承瑞簡單的說明瞭一下情況:“所以我們想著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將東西交給汗阿瑪,剩下的讓他處理。”

蘊初點了點頭:“機會找到了麽?”

“還沒想好,如果太刻意會讓汗阿瑪懷疑。”和一國之君耍小心思要格外謹慎,這要是他們至今沒有挑選到好時機的原因。

“最近這段時間可是一個關鍵時刻,你們直接把東西交給章太醫,剩下的便交給他處理。”

如今這個事情是康熙平三藩的關鍵時刻,若是在這個時候送上治療天花的方子,定然士氣大增。

承瑞和承琪對視了一眼,他們也沒有想要這份功勞,畢竟他們還年幼,畢竟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沉澱積累與他們而言纔是最好的選擇。

“好。”

寧壽宮

太皇太後得知了康熙將九阿哥交給蘊初撫養後,便讓人去請了康熙。

“哀家聽說你將九阿哥交給貴妃撫養?”

康熙點了點頭:“是,烏雅氏作為庶妃不能親自撫養,朕便把小九交給了貴妃。”

“榮貴妃身邊已經有了五個阿哥,如今又成了九阿哥的養母是否有不妥的地方。”此時太皇太後就差直接說蘊初的孩子太多了。

“隻是養母,朕沒有說過要改玉蝶。”言外之意九阿哥的額娘還是烏雅庶妃。

太皇太後歎了一口氣:“貴妃自從生下三胞胎後身體便一直不好,怕是分不出心神照顧九阿哥。”

“貴妃能照顧好承禠三人,朕相信她也能照顧好小九。”康熙依舊不願意接太皇太後的話茬。

太皇太後話到嘴邊沒有開口,親子與養子哪裏能一樣呢。來便向白芍詢問道。“回娘娘,木槿說董庶妃在榮妃娘娘麵前說了皇太後壞話,還意圖讓榮妃提拔她,榮妃氣不過便讓貼身宮女蘭時將事情偷偷告訴了蘇麻喇姑。”白芍長話短說。“竟然是這樣。”鈕祜祿妃喃喃自語:“如此說來,倒也有可能。”太皇太後向來最是愛護皇太後,這麽多年一直護著她,董庶妃若是真的說了皇太後壞話,被罰禁足已經是看在三格格的麵子上從輕處罰了。鈕祜祿妃搖了搖頭,若真是如此榮妃也不足為據,這裏麵一點陰謀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