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事情反轉

該給皇後一個警告,省得皇後沒事總算計她。轉眼便到了二格格的滿月宴。二格格因為早產的緣故洗三禮並沒有大辦。但二格格皇後所出,中宮嫡女,身份尊貴,滿月這天在康熙的示意下不少的朝廷命婦到場。蘊初看著坤寧宮中歡聲笑語,神情複雜,今日這場宴會對於皇後來說是一個滿月宴,但對某些人來說可就是鴻門宴了。就是不知今日的這份功勞康熙會算在哪個孩子的頭上呢,蘊初的眼神撇了眼納喇氏的肚子。今日這場宴會註定有人喧賓奪主。“...“皇上,這幾日便讓他們留在鍾粹宮休養吧,在阿哥所臣妾不放心。”蘊初滿臉祈求的看著康熙。

康熙點了點頭:“太醫也留在這,防止出什麽意外。”

“貴妃姐姐要照顧三位阿哥,怕是也抽不出時間照顧九阿哥了。”佟妃眼瞧著事情和她沒關係便迫不及待的開口。

雖然承乾宮裏已經有了一個郭絡羅庶妃,但沒有人會在意孩子多,有了抱回來的可能佟妃自然不可能放棄。

蘊初是沒有想到佟妃會在這個時候開口要抱會九阿哥,雖然她目前是沒有嫌疑,但她難道就不怕康熙覺得她沒有慈母之心麽?

不過佟妃開口,倒也給了蘊初機會將事情不著痕跡的往她身上引。

“佟妃妹妹說的是,臣妾確實分身乏術。”蘊初看向康熙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皇上,不如暫時將九阿哥養在烏雅庶妃身邊,臣妾會安排嬤嬤跟過去照顧,等到烏雅庶妃搬到鍾粹宮,六阿哥三人怕是已經回阿哥所了。”

蘊初的這一番話就是故意這麽說的,落在不同人的耳朵裏是不同的意思。

在康熙看來蘊初是接納九阿哥和烏雅庶妃,甚至不介意烏雅庶妃暫時撫養九阿哥。

同時也在洗白自己,今天的事情完全是因為巧合才撞在一起,不存在任何陷害。

而在佟妃看來蘊初完全就是故意的,在挑釁她,蘊初知道她想要撫養九阿哥,卻就是不肯放手。

康熙看了一眼滿麵憤怒的佟妃:“朕聽聞你要將烏雅庶妃安排入鍾粹宮?”

“皇上,烏雅庶妃作為九阿哥的生母,自然要九阿哥住在一起,臣妾也是不忍他們母子分離。”

受到挑釁,怒氣上頭時說話就容易不過腦子,也最容易出錯。

“你是不滿朕的決策?”康熙的聲音冷了下來。

九阿哥是她提出交給蘊初撫養,從來沒有哪條宮規說明生母必須和養母住在一個宮裏。

若是換宮和承祈吐血的事情不是發生在同一天,康熙壓根不會在意。可事情發生在同一天性質就不一樣了。

康熙懷疑事情和佟妃有關,就是為了撫養九阿哥。

“臣妾不敢?”佟妃慌了神。

“皇上。”很快去查事情的人回了鍾粹宮:“??查清楚了。”

康熙:“說。”

“不久前有一個宮女拿著東西去了太醫院,還向太醫詢問了事情,太醫院的小桂子親眼所見。”

事情再次發生了反轉。

“那宮女是誰宮裏的?”

“是……承乾宮……。”

難道真的是佟妃,那也太不擇手段了。

話沒說完就被佟妃給打斷了:“這不可能,皇上,你要相信臣妾,定然是……定然是馬佳氏要陷害臣妾。”

貴妃陷害佟妃,兩人之間矛盾不淺那。

佟妃跪在地上指著蘊初,一時間慌了神,連貴妃都不在喊,直接叫了馬佳氏。

“臣妾和佟妃妹妹無冤無仇斷然不會陷害佟妃妹妹,更何況還是拿七阿哥的命去陷害。”

也對,在怎麽樣也不至於那自己兒子的命去陷害。

一旁的嬪妃一個個瞧著沉默寡言,但內心想法格外豐富。

“好啊,你們是一夥的。”佟妃眼瞧著康熙不相信她轉頭把目光看向了一旁剛剛說過話的人:“你和馬佳氏是一夥的,聯合起來陷害本宮,欺騙皇上。”

“奴纔不敢。”小太監聽了佟妃的話使勁的磕頭:“奴纔不敢欺騙皇上,那個宮女真的是承乾宮烏雅小主的貼身宮女,她是在賞花宴那天去了太醫院。”

事情再一次發生了反轉。

蘊初:“……。”

佟妃:“……。”

“皇上,臣妾什麽都不知道。臣妾沒有想到烏雅氏竟然如此膽大包天敢謀害皇子。”

烏雅氏謀害了蘊初的兒子,即便蘊初在大度怕是也不會真心對待九阿哥,她是不是可以抱回九阿哥。

這是佟妃此刻心中的想法。

“小桂子此時就在殿外,皇上若是不信可以傳喚他進來回話。”

“讓他進來。”

不一會一個小太監便被帶到了殿內:“奴才參見皇上。”

“說清楚,那日你都看到了什麽?”

“回皇上,奴才記得清清楚楚那日是皇後娘娘安排的賞花宴,當時一個宮女鬼鬼祟祟的來了太醫院,當時奴才正在掃地,他們也沒有注意到奴才,奴才便偷偷摸摸的看了幾眼。那位宮女掏出一個手帕,裏麵裝的似乎是想藥材的東西,遞給了太醫。至兩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麽奴才就不知道了。”

“你怎麽知道那是承乾宮烏雅庶妃身邊的宮女。”皇後詢問道。

“回皇後娘娘奴才曾經遇見過她跟在烏雅庶妃後麵。”

“娘娘若是不相信,奴纔可以指出那位宮女。”

“去把烏雅氏身邊??的所有宮女都帶過來。”康熙頓了頓繼續說道:“把烏雅氏也給朕抬過來。”

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了回頭的可能,今天倒下的不管是佟妃還是烏雅庶妃對於蘊初來說,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承乾宮

此時的烏雅庶妃已經入睡,卻被一陣吵鬧聲給弄醒了。

“發生了什麽?”烏雅庶妃皺著眉詢問。

“奴才給烏雅小主請安。”幾個太監皮笑肉不笑的給烏雅庶妃行了禮。

“誰給你們的膽子大晚上的闖進本小主殿裏。”烏雅庶妃厲聲嗬斥他們。

“回小主,是皇上要見你,還請小主趕緊梳妝一下,隨奴纔等去麵聖吧。”麵對烏雅庶妃的嗬斥幾人壓根不帶害怕的??。

烏雅庶妃很快意識到了情況不妙,似乎是出了什麽事情。不然康熙不會在這個時候召見她。

“幾位姐姐,不知道是出了什麽事?”烏雅庶妃卸下手上的鐲子遞給了為首的宮女。

宮女看了看成色還算不錯的鐲子便給烏雅庶妃解釋了一句:“六阿哥吐血,皇上懷疑事情和你有關。””康熙這才鬆了一口氣臉上出現了笑意。“恭喜皇上,皇後娘娘生下了位格格??”格格,康熙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他原本以為是一個阿哥的,他盼了這麽久,就是想要一個嫡子。“不好,皇後娘娘大出血了。”一個打擊不夠,又來一個,康熙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太醫,還不快去給皇後診脈??若是皇後出事,你就給皇後陪葬吧。”蘊初表情淡定:“投放。”產婆慌慌張張,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太醫顫顫巍巍的把脈。咦,不對勁。再試一次。太醫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