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互助互利

相當於站在科爾沁這邊了,太皇太後自然關心。若是二阿哥沒了,她們還要費心思找另一個阿哥。“二阿哥隻是有些吐奶,沒有大礙,剛才太後娘娘派人傳來訊息說是已經沒事了。”“沒事了就好。”……………………鍾粹宮“啊,哦。”蘊初回到鍾粹宮就聽見承琪和寧楚格對著她喊。蘊初走過去笑著說:“額娘換身衣服再來陪你們玩。”說完便走到寢殿。“娘娘,今天皇後娘娘定然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針對娘娘。”蘭時一邊幫蘊初換衣服一邊義憤...次日

鍾粹宮

“聽說昨夜慎刑司一夜未眠一直在查,也不知道能查出些什麽。”寧楚格坐在蘊初身邊與她閑聊。

“能查出什麽,左右不過是佟妃與烏雅氏之間的事,承祈的事可是半點證據都沒有。”

“不過經曆了這件事,怕是六弟徹底成了一個瓷娃娃,說不得,碰不得。”寧楚格像是想到了什麽笑出了聲。

聽到這話蘊初臉上也帶上了笑意:“這樣倒也少了不少麻煩。”

“皇上駕到——!”

殿外一聲尖銳的通報聲音傳來,兩人對視了一眼。

蘊初站起身:“你去找承祈他們,讓他們趕緊把寢殿的雜七雜八的東西收好。”

因為要留在鍾粹宮“休養”,幾人難得肆意了一下玩了一個通宵,蘊初也沒有多管,隻是現在康熙過來了,還是要裝裝樣子。

寧楚格點了點頭便朝著承祈的寢殿走去。

蘊初則走出殿外去迎接康熙。

“臣妾給皇上請安,皇上萬福。”

“愛妃免禮。”康熙伸手將蘊初扶起:“小六怎麽樣,醒了嗎?”

蘊初隨便扯了一個藉口:“晨起時服了藥,現在又睡下了,皇上可要過去看看他們?”

“既然睡下了,那就好好休息。”兩人一邊說一邊朝殿內走去。

蘊初不動聲色的看了康熙一眼,這個時間過來想來昨日的事情有了眉目:“皇上,請用茶。”

康熙端過茶杯喝了一口隨手便放在了桌子上:“昨日的事情慎刑司已經有了眉目,隻是小六,至今沒能找到害你他的人。”

說到這裏康熙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臣妾現在已經不在意什麽凶手了,隻要六阿哥平平安安的比什麽都好。”蘊初低垂著眉眼說著。

聽了蘊初的話康熙不由得握住她的手:“朕會護著你們。這樣的事情朕不會再允許發生第二次。”

康熙回想起今日下朝後,慎刑司遞上來的摺子,承祈的事情雖然沒有頭緒但,烏雅庶妃一事事情結果已經出來了,補品雖然是佟妃送的,但卻也沒有讓人專門盯著烏雅庶妃服用。

換句話說吃不吃都是看烏雅氏自己的意見,但烏雅家區區一個包衣家族能在太醫院中有自己的人,這一點讓康熙不由得想著宮裏到底有多少人是背後有主的。

康熙便想著借著承祈的事情給宮裏來一次大換血。順便好好整頓一下包衣世家。

“臣妾相信皇上。”蘊初點了點頭回給康熙一個淺淺的微笑。

兩人之間也算是互助互利了。

“汗阿瑪。”從殿外探進來一個腦袋,在看見康熙的那一刻眼鏡瞬間亮了起來,噠噠噠的跑了進來,抱著了康熙。

“小七,怎麽了。”看著如此依賴自己的兒子,康熙不由得放軟了聲音。

“小七做噩夢了,夢見六哥吐了好多血,好多太醫圍著六哥,六哥吃了好多藥,我好害怕六哥會出事,我去找六哥,六哥躺在床上不理我。”承鑄一邊說著一邊癟這嘴就要哭。

這一幕看的蘊初目瞪口呆,你這麽編排你六哥,你六哥知道麽?

此時寧楚格也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張了張嘴無聲的和蘊初說了幾個字:“輸錢了。”

這下蘊初瞭然了,難怪承鑄來的這麽早,用承祈的傷給自己拿康熙的同情值。

之見康熙取下自己的玉扳指遞給了承鑄:“來,朕把這個玉扳指賞賜給你,這樣就不怕了。”

承鑄握著玉扳指鄭重道:“兒子會一直帶在身上的。”

蘊初眼裏閃過一絲無奈,她甚至懷疑是不是給承鑄生錯了性別,這若是個格格怕是更加如魚得水。

“汗阿瑪偏心,眼裏隻有小七,女兒來了這麽久,您也不曾多看女兒一眼。”寧楚格走上前抓住了康熙的衣袖撒嬌道。

康熙的格格不多,但接觸做多的還是寧楚格,自然也是格外嬌寵這些:“朕怎麽會忘了我們四格格,梁九功,去朕的庫房給四格格挑些鐲子。”

“嗻。”梁九功領了旨便帶著一個小太監回了乾清宮。

“謝汗阿瑪賞賜。”寧楚格露出笑臉行了禮。

“行了,你們先出去吧,朕有些話想單獨和你們額娘說。”

寧楚格承鑄對視了一眼,又看了看蘊初,很聽話的退了出去。

聽了康熙的話,蘊初不由得思索康熙若是想要單獨和她聊聊,承祈的事情沒有眉目,那麽事情應該就是佟妃,烏雅庶妃,以及九阿哥之間的事情了。

康熙:“趕上了小六大病,小九的洗三也不好大辦,不如等到下一個滿月等到小六好了,再好好熱鬧一番。”

係統:[我們來聊聊九阿哥的生母。]

提到了九阿哥,不得不提的就是她的生母烏雅庶妃,說到烏雅庶妃就不可能少了佟妃。對於接下來的對話蘊初都能猜出個大概出來。

“皇上說的是,那便下個月滿月宴再大辦。”蘊初點了點頭附和,隨後又有些猶豫的開口:“烏雅庶妃……,烏雅庶妃作為九阿哥的生母,不參加九阿哥滿月宴是不是有些不妥。”

係統:[要不要解了承乾宮的禁足。]

烏雅庶妃解了禁足,作為承乾宮主位的佟妃自然也就沒有再禁足的道理,說白了康熙還是在為佟妃著想。

康熙煩躁的揉了揉眉心:“烏雅氏汙衊佟妃,朕看在她是九阿哥生母才隻禁了她的足。”

係統:[佟妃是無辜的。]

蘊初不由得皺了皺眉,這些事你不找皇後商量,和她說做什麽,她隻是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嬪妃。

“佟妃妹妹好心照顧烏雅庶妃,不曾想被反咬一口,是受委屈了。”蘊初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配合康熙演戲:“皇上接下來打算怎麽辦?”

“朕打算先解了禁足,至於剩下的回頭再說。”

蘊初點了點頭:“那九阿哥?”

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出了這樣的事情,蘊初很好奇康熙會如何安排這個兒子。

“烏雅氏這樣的女子,不配為阿哥生母。”

不配為阿哥生母,那就是要改玉蝶的意思,蘊初瞭然,日後這九阿哥和烏雅氏就徹底沒有關係了。妾遵旨。”蘊初行了一禮,應了下來。蘊初想到臨走前抱著她大腿要弟弟的幾人,雖然孩子不是她生的但弟弟確實是他們的。康熙見蘊初應了下來滿意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這樣才對。”“臣妾不會辜負皇上的信任的。”蘊初抿唇一笑。幾個懷孕的嬪妃絲毫沒有想到,還沒出世的孩子歸宿已經定了下來。同樣不管是佟妃宜嬪還是惠嬪,他們的盤算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時間飛逝,十月底烏雅庶妃發動了。後宮嬪妃問詢聚在了承乾宮,作為被康熙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