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是按三成算的話,一百零八的忠心符,係統可以賺三十二點四的積分,九百九十八的祥瑞可以賺二百九十九點四。加在一起就是三百三十一點八。這些還不論她從前在係統哪裏買過的東西。“很好。”蘊初扶著桌角,嘴角含笑但眼底的怒火簡直就要燃燒起來了:“合著你和總部和在一起賺我們這些任務者的積分,我每天007,全年無休,賺的錢,竟然有一小半進了你的口袋。你良心不會痛嗎?”係統:[宿主,我就是一團程式碼,工作了這麽久,連個...“皇後娘娘到——!”

不過一會皇後便從後麵走了出來。

“臣妾/嬪妾參見皇後娘娘。”眾人起身給皇後行禮。

“都免禮吧。”皇後的目光看向蘊初,今日蘊初到坤寧宮沒多久她便得到了訊息,遲遲不出來也是想要看看對方到底想要做什麽。

“貴妃的身子可是好些了?”皇後一臉關切的看著蘊初。

“謝皇後娘孃的關心,臣妾的身子已經好了。”

皇後笑著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其他的,畢竟她的前麵可是有惠嬪和佟妃兩個前車之鑒:“今日宮裏又多了兩個姐妹,日後大家可要好好相處。”

“皇後娘娘說得是。”皇後的話一出佟妃立刻把矛頭指向了她:“在這宮裏能有一個知心姐妹也確實難得,不過臣妾就沒有這樣的好福氣了。”

聽了佟妃的話,皇後還沒有什麽反應,宜嬪的神色瞬間就變了,這宮裏姐妹共侍一夫還有她和郭絡羅庶妃。

“還是先讓她們進來吧,別讓妹妹們等著急了。”皇後並沒有搭理佟妃。

但心裏依舊不是滋味,若不是不能有孕,又有誰希望和自己的妹妹共侍一夫。

皇後的話一出,蘊初稍稍坐直了身子,接下來重頭戲來了。

不過一會兩位身穿宮裝的少女便在宮女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臣妾/嬪妾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萬福。”

“免禮。”皇後輕輕抬手讓她們起身又指了指坐在下首的蘊初:“這位是榮貴妃。”

“嬪妾見過貴妃娘娘。”

蘊初輕輕點頭:“兩位妹妹不用多禮。”

鈕祜祿氏一入宮就是妃位,需要行禮的人不多,麵對佟妃時也隻是簡簡單單行了個平禮。佟妃想要刁難她也沒有機會。

與鈕祜祿妃相反的便是赫舍裏貴人,佟妃的怒氣全發泄在了她的身上。

“嬪妾見過佟妃娘娘。”

麵對赫舍裏貴人的問安,佟妃並沒有搭理而是看向了郭絡羅庶妃:“郭絡羅庶妃最近胎像如何?”

“回佟妃娘娘,太醫說一切安好。”郭絡羅庶妃老老實實的回答,康熙隻是讓她搬回了翊坤宮,但她腹中的孩子出生後還是要交給佟妃撫養。

“那就好。”佟妃點了點頭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如今九阿哥的事情已成定局,郭絡羅庶妃這邊不管如何佟妃都不會允許發生任何變化:“有什麽事及時通知本宮。”

皇後看了眼身形有些不穩的赫舍裏貴人,她知道佟妃這是想給赫舍裏貴人一個下馬威,但赫舍裏貴人是她的妹妹,佟妃這麽做便也就相當於打她的臉。

“赫舍裏貴人你先起來吧。”

皇後開了口,赫舍裏貴人便在宮女的攙扶下起了身,繼續拜見其他嬪妃。看在皇後的麵子上,其他人自然不敢像佟妃一樣明目張膽的刁難赫舍裏貴人。

等到一切結束便是位份比鈕祜祿妃低的給她行禮問安。

“皇上下旨讓鈕祜祿妹妹撫養九阿哥,妹妹可要和貴妃娘娘好好聊聊,貴妃娘娘原本不怎麽出門,今日若不是妹妹們入宮,我們怕是也難見到貴妃娘娘。”等到眾人落座後,佟妃再次把九阿哥一事給扒拉出來。

“若說交流,應該是佟妃妹妹和鈕祜祿妹妹好好交流纔是,畢竟在過幾個月妹妹也是要做額娘了。”蘊初笑著開口。

鈕祜祿妃一臉詫異的看著佟妃:“佟妃姐姐有孕了?”

此話一出,不少嬪妃拿起帕子捂住嘴角偷笑,就連皇後眼裏也有了笑意,不高興的怕是隻有佟妃一人。

佟妃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當初小產的經曆,和鈕祜祿妃之間的梁子就此結下。

眼瞧著無人開口蘊初出聲解釋道:“鈕祜祿妃剛剛入宮怕是不知道情況,不久前郭絡羅庶妃有孕,皇上下旨等到郭絡羅庶妃生產後孩子交給佟妃撫養。”

“原來如此,倒是妹妹誤會了。”鈕祜祿妃恍然大悟隨後愧疚的開口“佟妃姐姐勿怪。”

蘊初瞧了鈕祜祿妃一眼,這件事在宮裏可是人人知曉,但凡在宮裏有些人脈,就不會不知道。可見對方是故意的。

“妹妹年幼無知,本宮自然不會怪罪。”佟妃笑著表現了自己的大度隨後話鋒一轉:“可若是妹妹在其他場合說錯話就是不知到會不會像今天這樣了。”

鈕祜祿妃神色不變:“姐姐教訓的是,妹妹日後一定謹言慎行。”

皇後在一旁看著就是不出聲,對於佟妃和鈕祜祿妃之間劍拔弩張感到高興。

“說起來,那拉庶妃腹中的孩子出生後也要抱給皇後娘娘撫養。”佟妃一邊說著一邊看向底下了赫舍裏貴人。

赫舍裏貴人入宮的目的,眾人也是心知肚明,也正是因為如此佟妃才說了這樣的話。

皇後不由得攥緊了拳頭,在這宮裏也就隻有佟妃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和她作對,甚至不加掩飾。

“隻是撫養,孩子的額娘還是那拉庶妃。”

皇後這話既是在提醒佟妃,撫養也隻是字麵意義上的撫養,也是再提點赫舍裏貴人日後她的孩子將會與她無關。

當初皇後之所以同意了赫舍裏貴人入宮也是因為家裏答應了她,赫舍裏貴人日後的孩子會交給她撫養。

“好了??,年關將至,本宮還要許多宮務要處理,今日就先散了吧。”

“臣妾/嬪妾告退。”眾人起身紛紛離開了坤寧宮。

“貴妃娘娘。”

還不等蘊初離開坤寧宮,鈕祜祿妃便喊住了她。

“鈕祜祿妃有事麽?”

鈕祜祿妃笑了笑:“皇上讓嬪妾撫養九阿哥,嬪妾想著現在和娘娘一起去鍾粹宮接九阿哥,也省的嬪妾回頭再跑一趟。”

蘊初一點也不想和她們有什麽瓜葛:“今日本宮出發前便讓宮女在九阿哥睡醒後將人抱去景陽宮,想來鈕祜祿妃現在回去就能見到九阿哥了。”

說完蘊初便離開,鈕祜祿妃望著蘊初離去的背影沒有在說什麽也離開了。

“讓景陽宮裏我們的人多注意些鈕祜祿妃的舉動。”蘊初低聲吩咐:“尤其是和九阿哥有關。”

鈕祜祿妃一入宮便和佟妃對上,很明顯是知道些什麽,既然知道那麽算計她也是遲早的事。

在她宮裏養了許久的九阿哥是最容易拿來做文章的。。蘊初溫和的笑了笑:“慧母妃回家了。”“那慧母妃還會回來了,承瑞很想慧母妃,慧母妃人很好的。”承瑞每次跟著康熙去寧壽宮給太皇太後請安時都會看見慧妃,慧妃也時常會逗著他玩。“嗯。”蘊初想了想問道:“承瑞離開額娘久了會想額娘麽?”“會。”“那承瑞會想離開額娘麽?”“不想。”“是啊,慧母妃也想她的額娘,所以慧母妃回家了。”這麽和承瑞解釋也有蘊初自己的考量,哪怕後宮的孩子再早熟,如今的承瑞也還不到四歲,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