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流言蜚語

的飲食把控的嚴嚴的。而鈕祜祿和佟佳氏因為折了人手,生怕康熙查出點什麽也暫時不敢輕舉妄動,按道理皇後這胎應該很安全啊。係統:[是皇後自己的問題。]自己的問題,蘊初眨了眨眼睛猜測道:“不會是因為宮權旁落,鬱結於心導致的吧。”身為皇後,六宮大權卻被太皇太後掌握,心裏麵不舒服在所難免,可她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安心養胎嗎?怎麽一心想著宮權。係統:[皇後沒了宮權,整日裏無事可做,就唸叨著太皇太後奪了她的宮權。心裏...鍾粹宮

“景陽宮那便怎麽樣?”

去景陽宮的宮人回來後蘊初便向她們詢問起了具體情況。

麵對任何一個摸不清楚情況的敵人,蘊初都不敢鬆懈。

“回娘孃的話,奴才按照娘孃的吩咐,一去景陽宮就把炭火給燒上,讓太醫當著鈕祜祿妃娘孃的麵給九阿哥把了平安脈。裏裏外外安排妥當,保證讓鈕祜祿妃娘娘找不出任何問題。”

“做的不錯。”蘊初滿意的點了點頭。

“額娘。”

聽到喊聲,蘊初朝著殿外望去,承瑞幾人走了進來。

“你們先退下吧。”蘊初擺了擺手讓宮女們退下。

“給額娘請安。”

“起來吧。”

“額娘,您是不知道今日六弟在尚書房,夫子們對待六弟那叫一個溫柔,說話都不敢大聲。”承琪湊到蘊初身邊一邊說一邊笑。

“除了我們兄弟幾個,其他人見了六弟那就是敬而遠之。生怕一個不小心讓他磕著碰著。”承禠也跟著打趣。

·“那是爺獨有的待遇,你們根本享受不到。”承祈昂著頭不看他們。

“這待遇皇阿哥裏也找不出第二份了,不過一直這樣也不好。”蘊初掏出解藥遞給承祈:“解藥給你,趕緊吃了,一個月的時間也差不多了。”

雖然病弱確實不錯,可以避免很多麻煩和針對,但作為一個少年,又在這樣環境的熏陶下,又怎麽會不喜歡騎馬射箭呢。

承祈接過解藥,塞進了自己隨身攜帶的荷包裏笑著說道:“額娘,等時機合適,我就服用,現在還不太合適。”

“怎麽不見四妹妹?”承瑞看了承祈一眼岔開話題。

“在書房,她啊可比你們忙多了。”蘊初微微一笑,確定了目標寧楚格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

時間一天天過去,鈕祜祿妃除了入宮當然小小的刺了佟妃一下,之後的時間裏除了每日請安其他時間一直待在景陽宮中照顧九阿哥。

寧壽宮

“哀家似乎有許久不曾見過貴妃了。”太皇太後看著坐在底下的蘊初笑的和藹:“貴妃身子不好,還是需要好好調養,天氣寒冷,你有這份心哀家就很高興了。”

蘊初低著頭,太皇太後這是不想看見她啊。

也對,她一出來這宮裏原本的局勢就要被打破了。

“回太皇太後,這些年臣妾一直在鍾粹宮養病,不曾給太皇太後請安,心中十分羞愧,如今臣妾的身子好些便想著怎麽樣也不能不來給太皇太後請安。”說完蘊初看著太皇太後滿臉愧疚。

太皇太後沒有說話反而是看了惠嬪一眼。

“說起來貴妃娘娘與鈕祜祿娘娘和赫舍裏貴人也是有緣,兩人一入宮貴妃娘孃的身體便大好了。”惠嬪接收到太皇太後的眼神開口道。

蘊初淺笑:“巧合罷了。”

“自從三位阿哥去了阿哥所後,臣妾等見到貴妃娘孃的次數確實增多了不少。”皇後一臉笑容的和太皇太後打趣般的回憶過去。

太皇太後點了點頭一臉和藹:“小五他們來給哀家請安時,哀家瞧著他們的身子也好了不少,聽皇上說都可以騎馬了,再過些日子就可以彎弓射箭了。”

蘊初眼裏閃過一絲寒光,當真是用心險惡,先以鈕祜祿妃兩人挑事,說到她身體大好,再把事情和承禠三人搬離鍾粹宮聯係起來。

下一步怕是宮裏要謠言四起說她和承禠三人命格相剋了,不適合做母子,不然他們的身體就一直無法康複,然後再聯係欽天監做一場戲,唯一化解的方法就是給承禠幾人換一個額娘。

既如此不如將計就計。

“太皇太後有所不知,前些日子三位阿哥還病了一場,臣妾可是好好給他們調養了一個多月。”蘊初歎了口氣一臉的擔憂:“誰知道他們回了阿哥所後就活蹦亂跳的了。”

這句話就差直說,承禠幾人不適合待在鍾粹宮了。

此話一出,有些人眼裏閃過竊喜,有些人竊竊私語。

宜嬪眼眸閃了閃,她已經看出來了,這是針對蘊初的一場算計,同時也打消了想要投靠蘊初的想法。

蘊初瞧著她們的神情,眼裏閃過一絲笑意,這可是送上門的把柄,可要抓住了。

“皇上為了安撫他們還把自己的玉扳指給了七阿哥。”才說不過幾句話蘊初便開始炫耀,眼裏止不住的得意,這都在暗示太皇太後她飄了。

如今的太皇太後所仰仗的就是除了她太皇太後的身份就是康熙對她的孝心。

可一但讓康熙知道了太皇太後意圖傷害他的幾個阿哥,康熙對太皇太後的孺慕之心還能剩下多少。

太皇太後瞧著蘊初那掩蓋不住的得意,心頭的勝算又多了幾分。

離開鍾粹宮後,蘊初便回到鍾粹宮後開始佈局。

果然不過幾日的功夫宮裏就流言蜚語不斷,眾說紛紜。蘊初也往裏麵添了一把火。

有些是說榮貴妃與五阿哥三人命格相剋。

有些說鍾粹宮風水不好。

還有些說五阿哥三人克母。

……

總之在宮裏傳的沸沸揚揚。

“時候也差不多了。”蘊初對著銅鏡看了看自己慘白的麵,眼下遮掩不住的青色,毫無血色的嘴唇,滿意的點了點頭:“尾巴掃幹淨了麽?”

蘭時:“娘娘放心,鍾粹宮保證摘除的幹幹淨淨。”

蘊初:“寧壽宮那邊怎麽樣了。”

蘭時一邊給蘊初弄頭發一邊回道:“這些天隻要皇上去寧壽宮,蘇麻喇姑都會了皇上明裏暗裏說太皇太後有多為科爾沁操心,夜不能寐。”

“娘娘,乾清宮來人了。”花月走了進來。

蘊初站起身扶著蘭時的手朝外走去:“知道了。”

“見過貴妃娘娘。”

“公公,可是皇上召見本宮。”蘊初一臉虛弱,彷彿是被這段時間的流言蜚語的刺激到了。

“幾位阿哥打架,讓皇上知道,現在正在乾清宮,皇上讓您過去一趟。”小太監瞧著蘊初慘白的臉,老老實實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聽了這話,蘊初身子一軟順勢歪道在了蘭時懷裏。

“娘娘。”蘭時擔憂的晃了晃蘊初的身子。

蘊初慢慢站了起來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有勞公公,本宮這就過去。”爺就能從汗阿瑪的態度上看出他是否知道了。”承瑞將玉佩扔給身後的小順子:“賞你了。”承瑞邊走邊想:汗阿瑪若是知道了那便證明他對自己身邊的一舉一動都格外注意,若是不知道那便說明他還沒有太過提防著自己。至於小李子,承瑞敢肯定他一定會按照他的要求辦事。畢竟他給的足夠多。哪怕小李子當真背叛還有一個魏珠給他兜底,畢竟小李子這樣地位的人是無法親自麵見康熙的。……坤寧宮“臣妾/嬪妾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萬福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