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皇太後安慰道:“皇額娘不用心急,如今皇帝大婚也纔不過兩年,赫舍裏氏年幼,想來很快便能有好訊息。”太皇太後閉了閉眼:“但願如此。”隨後又把目光放在了慧妃身上語重心長道:“如今馬佳氏有孕了,你也該抓緊為皇帝生了孩子。”慧妃博爾濟吉特氏,科爾沁三等公吉阿鬱錫之女。“回太皇太後,臣妾知道了。”“光知道有什麽用,你要讓皇帝去你那呀。”太皇太後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她一心想要一個流著科爾沁血脈的皇子。能在她百...寧壽宮

“沒想到事情就這麽結束了。”太皇太後歎了一口氣,心中有些不甘心:“最後被罰的隻是一個小小的庶妃。”

蘇麻喇姑:“太皇太後,奴才扶您去休息會吧,這些日子您都沒休息好。”

太皇太後擺了擺手:“蘇茉兒,你想念草原麽?”

這些日子,她總是夢見兒時在草原上的時光,原來到了最後,回想起的不是愛情,不是心中的不甘,而是草原的馬奶酒,篝火……。

蘇麻喇姑一愣:“奴纔跟著太皇太後來到紫禁城,太皇太後在哪,奴才便在哪。”

太皇太後有些出神:“哀家為了大清的江山奉獻了一生,臨了了也該為科爾沁想想了。”

這些日子,她總感覺自己時日無多,雖然太醫來給她把平安脈是卻說她鳳體康健,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覺。

“太皇太後。”蘇麻喇姑還想說些什麽,卻被太皇太後給打斷了。

“扶哀家去休息吧。”太皇太後站起身,一手搭在蘇麻喇姑的手上,兩人朝著寢殿走去。

鍾粹宮

寧壽宮的事很快便傳到了蘊初的耳中。

“看來時機差不多了,還差一個讓她爆發的時機。”

“蘭時,找個機會和蘇麻喇姑說,讓她想法子多在皇上麵前提一提那位科爾沁出生的宣嬪。”蘊初敲了敲桌子:“記住,一定要自然。”

雖然皇太後身邊是撫養了一個二阿哥,可二阿哥畢竟還是有生母惠嬪,身邊還有納蘭家安排的人,可不會一心想著科爾沁。

而宣嬪卻是和太皇太後同出一族,多提宣嬪,便是和康熙對著幹,一次兩次康熙或許會順著太皇太後的心思,但次數多了康熙自然便不樂意了。

更何況康熙本就不願意有一個外族血脈的孩子。

這樣一來兩人之間的不和就會放在明麵上。

……

不曾想時機等來了,卻與她所說的時機不同。

這日皇後照例帶著後宮嬪妃去給太皇太後請安。

太皇太後:“過完年承瑞也該有十二歲了,也是時候可以娶福晉了。”

皇後看了眼蘊初神色不明。

惠嬪皺了皺眉,論親疏,太皇太後該安排的也該是承慶纔是。

佟妃則是事不關己,一心想著郭絡羅庶妃肚子裏的孩子。

蘊初不由得皺了皺眉,這是打算拿她兒子做文章。

“回太皇太後承瑞年幼,應當以學業為重。”

“皇帝也是在這麽大娶的皇後。再大一些的時候??承瑞都出世了。”太皇太後這麽說便是否決了蘊初剛剛說的年幼。

皇後低著頭,她現在還需要再看看太皇太後到底想要做些什麽。

看著蘊初的神情,太皇太後不由得笑了,這幾天雖然蘇麻喇姑和她提議過讓康熙多去宣嬪哪裏,爭取早日生下一個皇子

這個提議是不錯,拋開康熙願不願意先不談,即便宣嬪真的生下了阿哥,那她又能護得住幾時。

更何況康熙不願意,宣嬪入宮這麽久,康熙一次也沒去過,對於這一點太皇太後早已看清楚。否則當初她也不會和皇後合謀,讓皇太後撫養二阿哥。

到不如讓一個阿哥娶她們科爾沁的格格做福晉來的更快一些。

至於為什麽不是承慶,一是她覺得自己時日無多,有些事情必須盡快決定,二是,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三是,承瑞是長子,又深得康熙喜愛。

“太皇太後說的對,可皇子的婚事應當有皇上決定,而且這些年皇上為了前朝事物已經取消了選秀,臣妾便想著在等些年。”

蘊初也不再反駁太皇太後的話,而是順著她說,反正這件事最終還是要康熙同意。康熙不同意一切都白談。

太皇太後的想法,太理所當然,如今沒有嫡子,最尊貴的不就是承瑞這個長子了嗎,康熙怎麽會同意他的長子娶一個蒙古福晉。

太皇太後眼神淩厲的掃了一眼蘊初隨後恢複了平靜:“貴妃明事理,哀家深感欣慰。”

聽著不知是誇獎還是諷刺。

蘊初輕輕一笑:“謝太皇太後誇獎。”

今日的請安,算是不歡而散,不少人各懷心思。

出了寧壽宮大門,蘊初坐在攆轎上:“去乾清宮。”

既然太皇太後已經搞事情了,那麽她自然也不能就這麽把機會給放走了。

上一次讓她們找了一個明麵上的替罪羊,著一次可不會那麽輕易就讓她們跑了。

到了乾清宮,這個時間康熙還沒有下朝,蘊初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等。

佟妃則是帶著宜嬪郭絡羅庶妃回了承乾宮。

“本宮請了太醫給你把把脈。”佟妃招了招手示意太醫上前給郭絡羅庶妃診脈。

如今她自己算是看不到希望,便將希望放在了郭絡羅庶妃的身上,看著郭絡羅庶妃隆起的腹部,佟妃的眼神溫柔了下來。

“嬪妾謝佟妃娘娘。”郭絡羅庶妃順從的伸出手,放在了桌子上。

佟妃坐在一旁喝著茶看著太醫給郭絡羅庶妃診脈,一旁的宜嬪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切,一直在走神。

前端時間,太皇太後對蘊初的算計讓她打消了投靠蘊初的念頭,如今對方躲過了算計,可太皇太後卻好像沒有就此打住算計蘊初的念頭。

她到底要不要投靠,宜嬪咬著下唇糾結不已,最終還是決定找個機會拜訪一次。

這邊太醫已經把完脈,佟妃略帶期待的看了眼太醫,太醫不著痕跡的搖了搖頭。

與此同時在承乾宮的偏殿,烏雅庶妃通過好幾次努力終於和南枝聯係上了。

“南枝姐姐,你就在幫我這一次。”烏雅庶妃將手上的玉鐲遞到南枝手裏。

她想東山再起,光是依靠她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夠,平常還好,一但康熙來了承乾宮,她就會被佟妃禁止隨意走動,連康熙的麵都見不到。更不要提爭寵了。

南枝將玉鐲推回去,不肯收:“小主,奴纔不能收。”

烏雅庶妃以為是給的不夠多,當即摘下頭上的發釵連同鐲子一起遞到了南枝手裏懇求道:“姐姐,就在幫我最後一次。”

南枝看著手上的鐲子和發釵,若是換做以前她根本不會多看一眼,可如今。

烏雅庶妃瞧見了南枝的猶豫,咬了咬牙:“你若是不幫我,我便告訴佟妃,當初我能爬床成功,多虧了你的幫助。”

“你威脅我。”南枝退後了幾步,警惕的看著烏雅庶妃,她知道一但事情暴露,佟妃不會放過她。

“這要看你如何選擇,若是你老老實實的幫我,這件事我便爛在心裏。”烏雅庶妃此時已經從一開始的慌張變得鎮定自若。

她從南枝手裏抽回鐲子,將它戴在了南枝手上,而後有輕輕拍了拍南枝的手柔聲說:“我們纔是一條船上的人。”

南枝盯著手上的玉鐲,她被烏雅庶妃突然的溫柔弄得一懵,若是烏雅庶妃繼續威脅她,雖然最後為了自己著想,雖然最終還是會選擇幫她,但卻未必真心實意。

可現在……

“小主,容奴纔再想想。”

烏雅庶妃輕輕一笑:“好。”

景陽宮

蘇木:“娘娘,貴妃娘娘一離開寧壽宮便往乾清宮的方向去了。”

鈕祜祿妃微微勾唇好像發現了什麽一樣:“看來她最大的依仗是皇上啊。”

之前太皇太後算計她,便是康熙出聲讓皇後解決,現在太皇太後準備拿承瑞做文章她還是找康熙。

“瞧著倒也不足為懼,隻要能讓皇上不再護著她,一切迎刃而解。”鈕祜祿妃喃喃自語的說著。

剛入宮時,蘊初的警惕,和做事情的滴水不漏讓她覺得對方不好算計。可如今看來到也不是如此。

鈕祜祿妃:“皇後,佟妃,惠嬪那便如何?”

蘇木:“佟妃娘娘帶著宜嬪和郭絡羅庶妃回了承乾宮。”

鈕祜祿妃點了點頭,佟妃是為了郭絡羅庶妃肚子裏的孩子??。

“九阿哥那便怎麽樣了。”鈕祜祿妃詢問道。

蘇木笑了笑:“回娘娘,有奶嬤嬤照顧著,一切都好。”

“最近天氣冷,九阿哥那便炭火多燒些,別凍著。”鈕祜祿妃仔細叮囑著。

如今這個孩子已經記在了她的名下,便是她名正言順的長子,即便她日後生了阿哥,那也改變不了九阿哥的地位。

而且她還不知道什麽時候纔能有孩子,入宮這麽久,康熙來的次數屈指可數,想到這鈕祜祿妃有些失望的低著頭。

乾清宮

康熙一下朝就有小太監上前稟報。

“皇上,貴妃娘娘一直在殿內等您。”

康熙皺了皺眉快步往前走:“什麽時候來的。”

“娘娘來了有一會了。”

康熙走進殿北,就看見蘊初來回走動,似乎是有很急的事情。

蘊初看見康熙眼睛一亮:“臣妾給皇上請安。”

“免禮。”康熙扶起蘊初:“這麽著急是有什麽急事麽?”

“皇上覺得大阿哥到了該娶福晉的年紀了嗎?”蘊初有些遲疑試探性的詢問,卻她並沒有直接去將今天發生在寧壽宮的事情說出來,為的就是避免挑撥離間之嫌。

康熙盯著蘊初:“不如朕先給大阿哥安排幾個侍寢宮女。成婚的事情不著急。”

蘊初連忙擺手:“臣妾不是這個意思,臣妾是覺得大阿哥還小,如今正是學業繁重的時候怎麽能為了這種事情分心。”

聽了蘊初的解釋,康熙也沒有在說什麽,直覺告訴他定然是發生了什麽,她才會這麽著急,有些事情他可以自己去調查。

“朕給幾個阿哥重新改了名字,過來看看。”康熙牽著蘊初大手繼續往前走。

見康熙不在追問,蘊初緊繃的身體瞬間放鬆,似乎解決了什麽大事一樣,察覺到的康熙更加確定發生了什麽事。

康熙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梁九功梁九功會意的調查今天發生了寫什麽。

胤祓(fu二聲古代消災祈福的祭祀,母蘊初)康熙六年

胤禕(yi一聲美,(母惠嬪)康熙九年

胤祩(zhu三聲用言語想鬼神求福,母蘊初)康熙九年

胤禔(ti兩聲安寧,母惠嬪)康熙十一年

胤祿(福,母蘊初)康熙十一年

胤禬(gui四聲古代消災除病的祭祀,母蘊初)康熙十一年

胤祉(zhi四聲福,母蘊初)康熙十一年

胤禊(xi四聲去除不詳的祭祀,母那拉庶妃)康熙十四年

胤禛(zhen福,母烏雅庶妃)康熙十七年

蘊初看著寫在宣紙上的名字,露出一個微笑:“皇上選的自然是極好。”

康熙:“朕回頭寫了聖旨,便他他們的名字改了。”

事情解決完,蘊初也不再多留,便離開了乾清宮。

蘊初前腳離開,梁九功後腳就回來了。

“查清楚了。”康熙放下手上的奏摺看著梁九功。

梁九功低著頭:“回皇上,今日皇後娘娘帶著諸位娘娘小主去寧壽宮請安時,太皇太後突然提起大阿哥也到了該娶福晉的年紀了。”

康熙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現在康熙總算是知道,蘊初為什麽這麽著急了,原來是因為太皇太後。

“太皇太後或許也是看大阿哥年紀到了,有些著急吧。”眼瞧著康熙不說話,梁九功主動開口。

康熙不由得冷笑:“著急。”開:“嬤嬤這裏麵是什麽?”“幹什麽。”趙嬤嬤伸手阻止了橘如的動作:“這裏麵是一品紅的漿汁,小心點。”一品紅是中草藥的一種,主要功效止血消腫,可其漿汁有毒,食用會導致嘔吐腹瀉。“嬤嬤,奴才知道了。”橘如將瓷瓶小心翼翼裝進了自己的荷包裏。趙嬤嬤不放心的又叮囑了一番:“裏麵的東西給小阿哥喝完,別忘了將瓷瓶銷毀。要是被發現了你可就要被赫舍裏家舍棄了。”一旦橘如暴露,她不能攀扯赫舍裏家,甚至還要被舍棄。橘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