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滿月

初一把將承瑞抱起順手拍了拍他的屁股惡狠狠道:“今天你的飯要是吃不完,你就別想下桌子。”話是這麽說,但也就僅僅隻是說說逗逗他罷了,蘊初還是很瞭解自己宮裏的這些人的。餓著誰了也不會餓著承瑞,晨起奶嬤嬤必定喂一次奶。飯桌上蘊初一邊吃飯一邊看了看正在給承瑞喂粥的橘如。由衷的感慨有錢有勢的日子過得就是好,連帶娃都是如此輕鬆。壓根不需要自己操心多少。飯後蘊初依靠在榻上手裏翻著一本宮鬥秘籍翻看著。“娘娘,董庶妃...轉眼蘊初便出了月子,內務府也把嬪位的吉服給送了過來。

一大早蘊初便被橘如等人給喚了起來,沐浴更衣換上吉服,梳妝。

蘊初坐在梳妝台前,任由幾人在她臉上塗塗抹抹,時不時打個哈欠。

“娘娘今天可真好看。”橘如透過銅鏡笑著對蘊初說道。

“行過冊封禮那就是名正言順的主位娘娘了。”章家嬤嬤在一旁樂嗬嗬的。

在宮裏跟對了主子比什麽都重要。

“嬤嬤宴會上還要勞煩你和完顏嬤嬤多多看著點小阿哥。”蘊初有些不放心的叮囑到。

今天這樣的場合她註定不能時時刻刻的陪在承瑞身邊,今天人又多,魚龍混雜,一個不小心就容易出事。

更何況是宮裏唯一的阿哥。

“娘娘放心,奴纔等一定時時刻刻陪著阿哥。”章佳嬤嬤一臉嚴肅的和蘊初保證。

這可是關係到她們下半輩子,哪裏敢放鬆警惕。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出去吧。”得到章佳嬤嬤的保證蘊初放心了不少,站起身朝著正殿走去。

“給榮嬪娘娘請安。”

蘊初一出來就看見殿內站著的庶妃:“各位妹妹都起來吧。今日是阿哥滿月,大家不用拘束。”

明麵上眾人說說笑笑但心裏在想什麽隻有她們自己知道。

“娘娘今天的衣服可真好看,襯的娘娘花容月貌。今日眾人的目光怕是都要被娘娘吸引去了。”張庶妃看了眼蘊初的衣裳率先開口。

“你說這衣服?”蘊初輕笑,這後宮裏的人真是她見過最敬業的“員工”了,時時刻刻都在宮鬥,就來今天這種場合也不肯休息。

這一開口就說她喧賓奪主,為了爭寵炫耀連自己兒子滿月宴都不肯放棄。

“是啊,娘娘這身衣服可真是亮眼。”董庶妃緊跟其後。

“這衣服是內務府送來的,說是萬歲爺的吩咐,讓我今日穿,本宮也不敢抗旨啊。”蘊初一臉無奈,說出口的話卻句句炫耀。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此時眾人也顧不得交談,紛紛來到殿外跪成兩排。

“臣妾參見皇上,皇後娘娘。”

“嬪妾參見皇上,皇後娘娘。”

“都起來吧。”康熙走上去親手攙扶起蘊初,對眾人說道。

麵對皇上的區別對待眾人既氣憤又無奈。

康熙招了招手:“梁九功。”

梁九功捧著一道聖旨上前,眾人見狀急忙跪下。

“鍾粹宮馬佳庶妃聽旨:

庶妃馬佳氏,柔嘉成性,淑慎持躬、孕子有功。茲仰承太皇太後慈諭、以冊印、進封爾為嬪,賜封號榮。”

“臣妾領旨。”

任誰也沒有想到康熙會把榮嬪的冊封選在阿哥的滿月宴上。今日最風光的居然不是小阿哥承瑞。

“承瑞呢,快抱過來給朕瞧瞧。”康熙這些天沒進後宮,自然好幾天沒有見到他的寶貝兒子了。

“承瑞給汗阿瑪請安,給皇額娘請安。”章佳嬤嬤抱著承瑞來到康熙身邊。

“小阿哥長的真可愛。像極了皇上呢。”皇後微笑著看了看繈褓裏的孩子,卻沒有伸手去抱。

“嗯。”康熙點了點頭:“榮嬪將孩子養的很好。”

榮嬪,榮嬪,三句話不離榮嬪,後宮這麽多人都是擺設麽?

蘊初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視,完全無視了眾人射過來的刀子眼。心裏罵罵咧咧,康熙就會給她拉仇恨。

她都快成為全後宮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皇上,臣妾讓內務府準備了戲台酒席。小阿哥想來也累了,讓他去休息吧。”皇後笑著說道。

她這麽做可不是為了彰顯她大度賢良,不過是想趁著眾人看戲的機會對承瑞動手罷了。

“這樣也好,把阿哥抱下去小心伺候。”康熙沒有拒絕皇後的提議。

皇後滿意的笑了,微微回首看了眼趙嬤嬤,示意她找機會動手。

蘊初看著她們的小動作,輕輕一笑,既然她們這麽費盡心思,她便順著她們的心意將橘如留下照顧承瑞。

趙嬤嬤跟在皇後身後趁人不注意悄悄退去。

鍾粹宮偏殿

橘如帶著趙嬤嬤來到她的房間,現在鍾粹宮的人都匯聚在正殿看戲沒人注意到這裏的情況。

“把這個拿著,找機會將裏麵的東西喂給小阿哥喝。”趙嬤嬤遞給橘如一個瓷瓶。

橘如伸手接過就要開啟:“嬤嬤這裏麵是什麽?”

“幹什麽。”趙嬤嬤伸手阻止了橘如的動作:“這裏麵是一品紅的漿汁,小心點。”

一品紅是中草藥的一種,主要功效止血消腫,可其漿汁有毒,食用會導致嘔吐腹瀉。

“嬤嬤,奴才知道了。”橘如將瓷瓶小心翼翼裝進了自己的荷包裏。

趙嬤嬤不放心的又叮囑了一番:“裏麵的東西給小阿哥喝完,別忘了將瓷瓶銷毀。要是被發現了你可就要被赫舍裏家舍棄了。”

一旦橘如暴露,她不能攀扯赫舍裏家,甚至還要被舍棄。

橘如一臉恭敬的點了點頭:“嬤嬤放心,奴才都知道了。”

趙嬤嬤叮囑完便離開了偏殿,回到了皇後身邊。

滿月宴結束,眾人帶著一肚子酸味離開了鍾粹宮。

“娘娘。”橘如將瓷瓶遞到了蘊初手裏,一五一十的將趙嬤嬤和她說的話告訴了蘊初。

蘊初把玩著手裏的瓷瓶,眼神中帶著殺意,一品紅,還真是殺人不見血啊。就連瓷瓶都是普普通通的瓷瓶任誰也懷疑不到她們的頭上。

“娘娘接下來怎麽辦。”

怎麽辦,不管怎麽辦她都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出事。

“橘如,你可有父母家人在赫舍裏家。”蘊初閉了閉眼抬頭看著她詢問道。

既然不能讓承瑞出事那麽便隻能讓橘如在皇後那裏成為一步廢棋。這也是唯一的選擇。但在此之前她還要弄清楚橘如有沒有家人在世。

“沒有,奴才父母早亡,被赫舍裏家收養送進宮的。”橘如低著頭回答道。

“那就好,從今天你就不用和赫舍裏家的人演戲了。”聽了橘如的話蘊初鬆了一口氣,若是對方父母在赫舍裏家,那麽這條路就不能走了。統:[佟妃妹妹和鈕祜祿妹妹怕是要因此事有爭鬥了,要是找到真凶她們就能一致對外了。]她們有隔閡才正常,若是沒有那就是有人算計了什麽。蘊初悄咪咪的眨了眨眼睛,悄悄的埋下一顆雷。就算過段時間鈕祜祿妃的計謀真的成了,康熙也會將兩人的聯盟給破壞掉。係統:[宿主不是說不感興趣,讓她們鬥去嗎?]“康熙都送上門了,不好好利用一番我都對不起我自己。”在後宮裏她與其他嬪妃就是天然的對立,雖然她是對她們的爭鬥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