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桌子上敲了敲。剛剛那兩個嬤嬤,一個能說會道,一個沉默寡言。“係統。”係統:[……。]蘊初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係統,開啟商場,我要買東西。”[好嘞宿主,您要買什麽,小店貨品齊全,應有盡有物美價廉。滿三百減二十。]“查查那兩個嬤嬤背後都是什麽人。”係統:[章嬤嬤是康熙的人,孫嬤嬤是佟佳氏的人。]“忠心符先給我來十個。”蘊初財大氣粗眼睛不眨就買了十個忠心符。係統:[一共九十八積分,宿主需要係統幫忙把這些...“太後娘娘,惠嬪娘娘,二阿哥和四阿哥回來了。”

聽到承慶回來,皇太後臉上的笑意,真實多了:“承慶回來了,快端些糕點出來給他墊墊肚子。”

惠嬪瞧著皇太後的神色又開始猶豫不決,瞧著皇太後的樣子也是真心疼愛二阿哥,應該不會如此。

但轉念一想,或許正因為疼愛,所以纔想承慶娶一個蒙古福晉,一個她的孃家人。

“見過皇瑪嬤,見過額娘。”

等惠嬪回過神來,承慶和承祦已經走了進來。

“承慶快過來,讓皇瑪嬤瞧瞧。”皇太後笑著朝承慶招手。承祦乖乖站在了惠嬪身旁。

惠嬪看了看其樂融融的皇太後與承慶,下定決心,今天她一定要好好問問承慶。

“皇瑪嬤,我們什麽時候用午膳,孫兒都餓了。”承慶摸了摸肚子笑著和皇太後說話。

“既然餓了,那我們就傳膳。”皇太後看了看一旁的宮人示意她們傳膳。

隨後又看向惠嬪:“惠嬪,你也留下來用午膳吧。”

“惠嬪。”

瞧著走神的惠嬪,皇太後皺了皺眉又喚了一聲。

“惠嬪。”

“太後娘娘。”惠嬪回過神來站起身她要想一個不得罪皇太後的方法帶著兩人回延禧宮。

如今有些事情還不明確,得罪皇太後這個靠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臣妾今日想先帶二阿哥回延禧宮。”惠嬪試探著開口。

明明是她自己的兒子,能不能帶承慶回去還要征取皇太後的意見,惠嬪心中升起一股無力感。

惠嬪扯出一個笑容:“八阿哥這些天心情一直不太好,臣妾想讓二阿哥回去開導開導。”

八阿哥的額娘,也就是那拉庶妃,那拉庶妃如今一直被禁足,八阿哥這些天確實心情一直不好。一直想見那拉庶妃,卻不被允許。

惠嬪也一直沒有在意,隻是讓宮人好生照顧著,八阿哥出了事,難保那拉庶妃不會魚死網破。

如今卻成了惠嬪可以用的藉口。

皇太後鬆開握著承慶的手:“這樣啊,八阿哥現在怎麽樣了?”

說到底也是她的孫兒,哪怕沒怎麽見過,皇太後還是關心問了一句。

“還好,就是一直不說話,臣妾也開導過他了,可是沒用。”惠嬪低著頭,滿臉愧疚:“都是臣妾沒用。”

皇太後:“皇帝知道這件事麽?”

“皇瑪嬤,孫兒和八弟的感情一向很好,八弟出了事,孫兒也不放心,孫兒想回去看看。”承慶扯了扯皇太後的衣袖說道。

承慶明銳的發覺應該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眼瞧自己最疼愛的孫兒開了口,皇太後鬆了口:“回去吧。”

“謝皇太後。”惠嬪終於鬆了口氣,帶著承慶和承祦離開了。

皇太後瞧著惠嬪離去的背影,默默的喝了口茶,惠嬪今日很不對勁,她總感覺對方有事情瞞著她。

而且事情還和承慶有關。

往日裏哪怕惠嬪再怎麽想念承慶也隻是在壽康宮看看,或者等到承慶回延禧宮的日子??。

從來沒有發生過今天這樣的情況。

“去查查最近出了什麽事。”皇太後吩咐道。

從前她從來不管宮裏的這些事情,因為有太皇太後撐著,可現在情況不同了。

延禧宮

“承慶,你老實告訴額娘,最近你汗阿瑪有沒有和你說什麽?”惠嬪一臉嚴肅的看著承慶。

隻要事情還沒有確定,那就還有迴旋的餘地。

承慶一臉疑惑的看著惠嬪:“額娘,沒有啊,發生了什麽?”

“今天,本宮經過禦花園時聽見了皇上和貴妃的談話。最近宮裏不少人在傳大阿哥即將娶一個科爾沁的格格,貴妃便從皇上哪裏套話,皇上的意思是……。”

惠嬪欲言又止看了看承慶:“皇上的意思是,科爾沁的格格可以嫁進來,但那個人不能是大阿哥。”

“這宮裏,除了大阿哥就數你最大了,不是大阿哥便隻能是你。”惠嬪越說越急。

“額娘。”承慶安撫道:“額娘別忘了,這宮裏三弟可是和我差不多大。”

惠嬪坐在榻上語氣裏滿是恨意:“是差不多大,可有貴妃在,她能同意她的兒子娶一個科爾沁的格格回來,她能磨皇上一次,就能磨他兩次,本宮終究不如貴妃在皇上麵前的臉。”

承慶沉默的低下了頭,他們幾個阿哥一起在尚書房上課,有都住在阿哥所,有些事情他是能看出來的。

就好比上次打架後,康熙讓他們罰抄四書五經,他的都已經叫上去了,承琪他至今沒有動靜。

看著承慶沉默的模樣,惠嬪歎了口氣:“額娘知道你不願意,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你們找機會和大阿哥他們探探口風。”

承慶點了點頭,原本這些天聽著宮裏的傳言,他一直在隔岸觀火,如今他卻成了劇中人。

“好了,你們去看看八阿哥吧。”用了這個藉口,就不能讓皇太後發現不對勁。

鍾粹宮

蘊初:“事情呢已經解決了。”

承琪有些好奇:“就大哥的那個事?”

蘊初點了點頭:“對,太皇太後的要求皇上不會同意。”

“不是大哥的話,那個人不會是我吧。”承琪瞪大了眼睛後退了幾步雙手環抱住自己。

“你在想什麽呢?”蘊初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承琪。

承琪言之鑿鑿:“烏庫媽媽很明顯是盯上我們了,不是大哥,她也不會選二哥,隻能是我。”

承瑞碰了碰承琪的肩膀:“你要是這麽願意,也不是不行。”

承琪搖了搖頭:“不不不,我還小呢。不著急,不著急。”

蘊初低著頭,陷入了沉思,承琪說的不無道理,太皇太後很明顯就是頂上了她們,若是太皇太後願意退一步,人選確實有可能是承琪。

事情若是再發生變化可就沒有那麽容易再去改變了。

“係統,利用夢魘丹太皇太後下一個暗示,人選不能改變。”

她必須盡快在這段時間內,讓康熙和太皇太後之間的關係劈裂。

“這段時間,二阿哥他們很有可能會找你們套話,你們可要注意了,千萬別在這個時候掉鏈子。”蘊初提醒道。

承瑞幾人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咚咚。”

一旁的窗戶被輕輕敲了兩下。

“額娘,汗阿瑪最近又在催我把上次的罰抄給交了,您幫我勸勸汗阿瑪吧。”承琪抱著蘊初的胳膊撒嬌。

蘊初有些詫異的伸出手:“就幾遍,你都不願意抄?”

“這不是沒時間嗎。”承琪訕訕一笑:“額娘求求情嗎?”

“求情,朕看你是皮癢了。”康熙邁著步子走了進來。

“皇上來了,怎麽也不讓人通報一聲。”蘊初站起身走上前行禮,心裏暗歎,康熙的習慣越來越不好了,喜歡偷聽。

“見過汗阿瑪。”

“還沒抄完。”康熙瞥了一眼承琪,語氣篤定的詢問。

自從上次承琪演了康熙之後,康熙三天兩頭的找承琪要罰抄,遇到一次要一次。

承琪癟了癟嘴:“就這幾天都功夫,哪裏補得完,汗阿瑪還不準大哥他們幫忙。”

蘊初在一旁瞧著,無奈的望瞭望房梁,不管什麽時候,人設都不能倒,她有些想不明白承琪究竟給自己立了一個什麽樣的人設。

這麽……特立獨行,還能不讓康熙發怒。

“汗阿瑪,不過就是一些罰抄,兒子交沒交,不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嘛。”承琪走上前討好的笑了笑。

康熙瞧著承琪不說話。

承琪:“哼,這罰抄不是單獨給我一個人的,我纔不要。”

站在一旁的承瑞幾人,肩膀不停的抖動,強忍住不讓自己笑出聲。

蘊初看不下去開始打圓場:“好了,皇上,不過就是幾遍罰抄,這些年罰的也不少了,……。”

“那一次最後不是不了了之。”康熙點了點承琪的額頭:“從前在乾清宮開蒙開始就自己給自己求情,現在一大堆人給你求情。看在你課業沒有落下的份上,這次就算了。”

“謝汗阿瑪,汗阿瑪英明神武,氣宇軒昂……。”

康熙出聲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行了,你的這些話朕聽了幾百遍了。”

寧壽宮

“蘇茉兒。”太皇太後睜開眼,輕輕喚了一聲。

蘇麻喇姑掀開床簾輕聲說:“太皇太後,奴才伺候您更衣。”

太皇太後坐起身,任由蘇麻喇姑扶著她坐在了梳妝台前,揉了揉眉心,滿臉疲憊,這些天夜裏她總是睡不安穩,一入睡就做夢。

她覺得有些事情不能再往後推了,這件事必須要成,太皇太後眼裏閃過一絲煩躁,不自覺動了動脖子。

“嘶。”

給太皇太後梳頭的宮女不小心扯疼了她。

太皇太後皺了皺眉,拿著梳子的宮女有些不知所措,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聲音發顫:“太皇太後恕罪,奴纔不是有意的。太皇太後恕罪。”

這幾天太皇太後的脾氣越發不好,稍有不慎就會發火,這也讓身邊伺候的人越發小心翼翼。

從前在太皇太後身邊伺候是個體麵的事,現在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事。

蘇麻喇姑看了一眼,揮了揮手:“梳個頭都梳不好,罰三個月月例,還不退下。”

宮女如蒙大赦:“奴才告退。”

隨後蘇麻喇姑拿過梳子給太皇太後梳起了頭:“都是奴纔不好,找了個粗心的宮女過來。”

太皇太後閉目養神:“不是你的錯,是底下人越發不盡心了。”

蘇麻喇姑梳著頭,沒有搭話。

太皇太後睜開眼眼裏滿是堅定:“去把皇帝請來,哀家有事要和他說。”

蘇麻喇姑:“奴才這就讓人去請。”

“快點。”

鍾粹宮

“皇上,貴妃娘娘,太皇太後身邊的宮女來了。”

屋裏的笑聲瞬間消失,蘊初看了眼康熙,眼裏滿是不安:“皇上。”

心裏卻在想著,太皇太後這麽快變坐不住了。

康熙安撫的拍了拍蘊初的手:“讓她進來。”

宮女在見到康熙的那一刻瞬間鬆了一口氣,太皇太後著急要見康熙,她便直接去了乾清宮,結果康熙不在,問了乾清宮的宮人之後才知道康熙來了鍾粹宮。

她又緊趕慢趕的來了鍾粹宮,耽誤了不少時間,也不知道太皇太後等著急了沒有。

“奴才見過皇上,見過貴妃娘娘,見過諸位阿哥。”

康熙:“免禮,太皇太後找朕什麽事。”

“太皇太後說是有要是相商。”

康熙皺了皺眉:“朕知道了。”

隨後康熙看向蘊初:“朕去一趟寧壽宮,不用擔心。”

蘊初抿了抿唇雖然有些不安但還是點了點頭:“臣妾恭送皇上。”

這種時候蘊初也不敢要求跟著過去,萬一康熙和太皇太後發生了爭吵,她這個旁觀者可討不到什麽好,現在雖然沒什麽。

萬一日後太皇太後去世,康熙想起了太皇太後的好,對於她這個圍觀了他們祖孫爭吵的人,會怎麽樣。

康熙離開後,蘊初的神色恢複了平靜:“給本宮盯緊了寧壽宮。有什麽事立即來報。”剛下了旨意賜你協理六宮職權,但念你年幼不懂,先由本宮教導一段時間再上手,這段時間你便在坤寧宮學習吧。”皇後麵帶微笑但眼神冰冷的看著鈕祜祿妃,說出口的話找不出一絲錯處。“什麽!”佟妃震驚的站起身看著鈕祜祿妃眼睛裏滿是不可思議。康熙賜了鈕祜祿妃協理六宮之權,那她呢,明明她和鈕祜祿妃一同入宮,更是皇上的表妹,這協理六宮之權該是她的。佟妃心思千回百轉,一定是是鈕祜祿氏勾引的皇上。“佟妃,這就是你的規矩?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