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最後麵帶微笑道:“恭喜小主,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太好了。奴婢這就去讓人向皇上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後娘娘報喜。”還沒等蘊初說什麽橘如興奮的往外跑。蘊初:“勞煩太醫了。”旁邊的蘭時很有眼色的遞上一個荷包。李太醫也高高興興的接了過去,沒有推辭。很快蘊初懷孕的訊息便傳遍了紫禁城。作為康熙登基以來的第一個孩子,蘊初的肚子備受關注。很快來自寧壽宮,慈寧宮,坤寧宮的賞賜便如流水般湧進了蘊初的鍾粹宮。“你...“皇上,貴妃娘娘身邊宮女花月求見。”

梁九功從阿哥所出來時正好遇到了趕來的花月,和花月簡單瞭解了情況之後,便帶著她來這尚書房。

“花月?可是額娘哪裏出了什麽事?”承瑞滿臉著急:“汗阿瑪先處理額孃的事情吧,兒子的事情不著急。”

康熙:“先讓她進來。”

承瑞望著梁九功出去的背影有些好奇,他的額娘究竟有背著他們做了什麽,讓他們完全跟不上節奏,完全被蘊初牽著走。承瑞無奈的歎了口氣,他終於知道了有時候承祈那不按套路出牌的樣子像誰了,都是和額娘學的。

花月:“奴才參見皇上,參見大阿哥。”

就在承瑞沉思的時間裏,梁九功已經帶著花月進來了。

康熙:“出什麽事了。”

“回皇上,太皇太後剛剛傳了旨意讓各宮嬪妃從明天開始侍疾,娘娘是擔心太皇太後因為大阿哥一事才會……。”花月抬眼看了看大阿哥一眼繼續說:“所以娘娘心裏擔憂,便提前去了寧壽宮了。”

承瑞嘴角抽了抽,難道他終究還是要走上小七的路。

康熙聽完皺了皺眉頭,太皇太後有沒有生病,他心裏很清楚,如今卻要各宮嬪妃去侍疾,想要做什麽不言而喻。蘊初這個時候去寧壽宮,太皇太後指不定會怎麽做。

“汗阿瑪都是兒子不好,要不兒子便順了烏庫媽媽的心意吧。”承瑞低著頭,一副我願意委屈自己成全所有人的模樣。

康熙會讓他的兒子犧牲嗎?

當然不能。

覺得承擔了兒子未來的康熙站起身吩咐好一切:“朕去一趟寧壽宮瞧瞧,你乖乖去練騎射。至於那個奴才,梁九功先關押起來,等朕回來了再處理。”

即便到了這個時候,康熙也不忘把那個嚼舌根的嬤嬤先給關起來。

承瑞追了幾步:“汗阿瑪,我和您一起去吧,兒子也可以為烏庫媽媽侍疾。落下的課業兒子可以補上。”

他要去給額娘當助攻,哦不對他要去給自己當助攻。

康熙看了眼堅持己見的承瑞歎了口氣:“走吧,一起。”

這件事情畢竟事關程承瑞,讓他一起去也好。

寧壽宮

蘊初站在殿外望著敞開的殿門,笑而不語,太皇太後不願意見她故意將她晾在這裏。

“行了,別愁眉苦臉的了,太皇太後至少沒把我們晾在寧壽宮門外不是嗎?”蘊初望著身側低著頭的蘭時輕聲說道。

太皇太後也是個要麵子的,將她晾在寧壽宮外和晾在寧壽宮內還是有區別的。

晾在宮外被來來往往的宮女太監瞧見指不定會怎麽說,晾在宮內,寧壽宮都是太皇太後的人,自然沒有人敢多嘴。

蘊初瞧了瞧天上的太陽,盤算了一下時間,估計要不了多久其他人就該登場了,就是太皇太後這邊究竟還能撐多久不讓她進去?

蘭時還是有些擔憂:“可天氣這麽冷,萬一凍壞了怎麽辦?”

蘊初唇角微微勾起:“凍壞了纔好呢,往大了說可就是故意殘害嬪妃了。”

至於怎麽編排,有嘴不就行了,有的時候沒有真真瞧見的事情才最好胡編亂造,蘊初盯著殿門冷笑,她今天一定要在寧壽宮請一次太醫,還要被從寧壽宮抬回去。

殿內蘇麻喇姑看了看太皇太後輕聲道:“太皇太後,貴妃娘娘已經在殿外站了快有半個時辰了,要不還是讓她進來吧。”

太皇太後睜開眼冷聲道:“她既然有膽子質問,就要有能力接受。”

去鍾粹宮的宮女回來後,將在鍾粹宮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訴了太皇太後,得知事情進過的太皇太後自然很是憤怒,在她看來這是蘊初在挑釁與她。

還不等她消氣,蘊初便來了寧壽宮說是給她侍疾,太皇太後覺得這一切蘊初都是故意的,火便等大了,便讓宮女將她領到了殿外站著,一直到現在。

“她不是來給哀家侍疾的嗎去給她拿本佛經讓她在殿外抄。”太皇太後揮了揮手示意宮女趕緊去辦。

宮人搬來了椅子凳子,放在蘊初麵前:“貴妃娘娘,太皇太後讓您在這裏為她抄佛經祈福。”

“這麽冷的天,你們就讓我家娘娘在外麵凍著?”蘭時上前一步看著幾個宮女想要與她們爭辯。

宮女一副無辜的模樣:“回貴妃娘孃的話,太皇太後素來儉樸,從來都不鋪張浪費,更何況貴妃娘娘有手爐在應該也不要再添炭火了。”

蘭時:“你……。”

蘊初一把拉住了還想繼續爭辯的蘭時說道:“為太皇太後祈福,自然是要心誠,這樣就很好。”

“那奴才就進去複命了。”

等到眾人全部離開,蘊初施施然坐下,將手爐遞給了一旁的蘭時:“拿著吧。”

“娘娘當真要抄?”

“為太皇太後祈福,是我們這些嬪妃應該做的。”蘊初不著痕跡的撇了一眼躲在暗處的人繼續說:“蘭時你就不要再多說什麽了。”

蘊初還沒抄多少,康熙就已經邁著步子走了進來。

“額娘,兒子來幫您抄。”承瑞拉了拉蘊初,扶著她站起來,然後自己坐了下去。

康熙看了看坐在殿外乖巧抄書的蘊初又看了眼已經噠噠跑到蘊初身邊承瑞,終於明白有時候承瑞有時候生活中表現出來的傻想誰了。

看到這康熙不由得頭疼,你就不能問一下你額娘為什麽在這裏抄書嗎

“要認真抄哦,這是給太皇太後祈福的。”蘊初叮囑道,心裏想著的卻是,讓你搶戲。

蘭時將手上的手爐有遞到了蘊初的手裏。

康熙歎了口氣走上前:“誰讓你在這裏抄書的。”

蘊初:“臣妾參見皇上,是太皇太後的宮女。”

康熙看了看蘊初凍得通紅的手,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還想說些什麽,又一個人走了進來。

“臣妾參見皇上,見過貴妃娘娘。”惠嬪趕到寧壽宮時原本以為隻有蘊初一人,結果沒想到還有康熙,這下惠嬪更加堅信了心中的想法,暗自慶幸自己趕來了。女。”皇後詢問道。“回皇後娘娘奴才曾經遇見過她跟在烏雅庶妃後麵。”“娘娘若是不相信,奴纔可以指出那位宮女。”“去把烏雅氏身邊??的所有宮女都帶過來。”康熙頓了頓繼續說道:“把烏雅氏也給朕抬過來。”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了回頭的可能,今天倒下的不管是佟妃還是烏雅庶妃對於蘊初來說,都是百利而無一害。承乾宮此時的烏雅庶妃已經入睡,卻被一陣吵鬧聲給弄醒了。“發生了什麽?”烏雅庶妃皺著眉詢問。“奴才給烏雅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