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õ�ˮ�m�r�ù�ȡ���ˡ������˵�Ŀ�⿴���m�r�����m�r������@�ӆ᣿���m�rգ��գ�۾�����Ѹ�٣����ǣ������@߅����Ҳ�]ˮ�ˣ�����׌ū��ȥ�ᣬ�����뵢�`�˴󰢸硣����������ˣ���������Ű��ɵĿ����m�r�����~���@�Y���������f�e�������@�ӡ����N������һ�ԵIJ豭�f��������ǰ�����㿴���ݵIJ衣���������@ū��͵...“與大哥無關的。”承祈急忙替承瑞辯解。

這個時候落井下石,把承瑞拉進來,這不是就擺明瞭說他心懷不軌嗎?

哪怕如今麵對康熙時他們還是在繼續這遊戲,對於他們而言這樣的場景早晚都要麵對,倒不如提前適應適應。

“你們誰來說說這幾天到底是怎麽回事?”剛剛的玩鬧過後康熙還是沒有忘記正事。

承祈因為這個原因獨來獨往,那其他人呢。

康熙:“小七,你平時可不愛纏著你大哥,最近是怎麽回事天天黏著他。”

如今到時是因為他們年幼,康熙沒有多想,若是換做以後,康熙可就是拐彎抹角的試探了。

承鑄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我不能纏著大哥嗎?”

“若是簡單的纏著承瑞倒也沒什麽,可是小六孤來孤往都被你忽略了,這可就不對勁了。”

承鑄僵硬的轉過頭看了一眼站在康熙旁衝著他擠眉弄眼的承祈,麵對承祈的表情承鑄不敢有什麽動作生怕被康熙再看出什麽端倪。

帶著求救般的目光看向蘊初,蘊初對著他笑了笑,張開嘴。

拿起桌上的綠豆糕咬了一口。

蘊初不搭理也是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麽,這麽明顯的破綻,她不相信沒有人察覺。

如今事情的發生究竟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若是故意的就說明有人在推動事情的發生,若是無意的便說明這一點所有人都忽略了,他們一心隻有她給出的任務,而忽略了周圍。

但事實上是承瑞每天找他一起走,即便他知道大哥是在試探他,可他又不好拒絕,讓他和承祈維係感情的時間都沒有。

當真是狡詐,承鑄心中再多碎碎念,也不敢表現出來,他絕對不能最先出局。

那天出鍾粹宮回到阿哥所之後,訂了一個賭約,誰最先暴露身份,誰就出局了。

既要保證不暴露身份又要完成任務,這兩者幾乎是站在對立麵,這在原有的基礎上難度升級了一個檔次。

“汗阿瑪,我可以悄悄和你說嗎?”承鑄看了一眼承瑞又看了看承祈詢問道。

康熙敏銳的察覺到了事情應當和這兩人有關:“過來。”

他想要看看承鑄能說出什麽所以然出來。

“汗阿瑪,大哥有一匹特別溫順的小紅馬,我想要送給六哥。”承鑄湊到康熙耳邊輕鬆說完轉而特別大聲的說:“汗阿瑪知道了小七的秘密,我們就是同盟了。”

係統:[宿主,你好不好奇他們說了些什麽。]

“不好奇。”

係統:[你就不想知道然後一個人掌握全域性嗎?]

“不想。”

係統:[再見。]

康熙拍了承鑄的腦門:“你要是想要汗阿瑪那裏有很多。”

“汗阿瑪賞的和小七送的不一樣。”承鑄毫不猶豫拒絕了康熙。

“那就以你的名義送。”

“可是意義不一樣啊。”

瞧著兩人沒頭沒尾的對話,聽的眾人一頭霧水,絲毫不明白兩人打的什麽啞謎。

蘊初看了兩人一眼笑著詢問:“臣妾有些好奇,七阿哥與皇上說了些什麽,竟然能讓皇上開口便是賞賜。”

“汗阿瑪,您答應了過我的,不能告訴其他人。”承鑄有些著急了,若是說了出去,他苦心營造的神秘感不久消失了。

康熙看了一眼承鑄:“朕答應了小七,不能告訴其他人。”

“連臣妾這個額娘也不能知道?”蘊初眼睛微眯看向承鑄。

承鑄看了看頭頂的柱子,又看了看地板就是不看向蘊初。

蘊初故作生氣:“看來孩子大了也開始有自己的小心思了,有些話已經開始不和額娘說了。”

“是啊額娘,你看看他們在看看我,我什麽事都不瞞著額孃的。”承琪走到蘊初身邊,開始找存在感。

有的時候自己先站出來總比被喊出來要好。

“是嗎?”康熙看著他反問道。

承琪仰著頭:“當然了,我最乖了。”

主要是因為他的身份不太適合明目張膽的下絆子,很多時候承琪還是偽裝的很好,和平日裏沒有任何差別。

“汗阿瑪,你別看我,你看看小五,他最近在古怪呢。”承琪手一指把矛頭指向了承傂。

“哦?”

“每天都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這我,弄的我以為自己臉上有什麽東西。”承琪說完還不忘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蘊初感覺自己有些頭疼,她理了理思路,還是有些暈。

承琪表麵上和承瑞交好,暗地裏想著算計。

承傂和承瑞承琪關係都很好。

承祈沉默寡言,背地裏野心勃勃。

承鑄挑撥承瑞與承傂的關係。

可是怎麽現在演的和她想要的有那麽億點點的差別呢。

他們交換身份牌了?

康熙也有些頭疼,著都是些什麽事啊。

蘊初詢問到:“皇上,臣妾瞧著不如讓幾個孩子自己處理,左右也不是什麽大事。”

康熙點了點頭:“這樣也好。”有些疑惑,這些年她和皇後幾乎沒有交集,皇後怎麽突然派人過來了。“奴才見過榮貴妃娘娘。”蘊初:“免禮,紫月姑娘可是皇後娘娘有什麽事找本宮?”“回貴妃娘娘,皇後娘娘後日要在禦花園舉辦賞花宴,想請娘娘參加。”紫月頓了頓繼續說道:“皇後娘娘還說了若是娘娘身體不適,也不用勉強。”賞花宴,皇後好端端的怎麽會想起來舉辦賞花宴?目的到底是什麽?她要針對誰。短短的一瞬間蘊初腦子裏閃過無數個陰謀論。去還是不去。“本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