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逛禦花園

來鍾粹宮了,至於承瑞他好像沒有看見。“大阿哥呢?”康熙看向梁九功。梁九功磕磕盼盼的回答:“皇上忘了您安排了納蘭侍衛代替您給大阿哥開蒙。”“哦,對。”康熙想起來了,確實是他安排的。納蘭容若是他的近身侍衛,才華出眾,他還是很欣賞的所以才把教授承瑞的事情安排給了他。“行了,你們都先退下,朕有些話要和榮妃單獨說說。”康熙擺了擺手讓眾人都先退下。現在殿裏隻剩下蘊初康熙和兩個聽不懂話的奶娃娃。“皇上有什麽事情...康熙七年,九月。

鍾粹宮

蘊初躺在樹下的躺椅上納涼,蘭時站在一旁打著扇子。

承瑞坐在學步車裏滿院子跑,身後跟著好幾個宮女太監。

學步車是蘊初根據記憶畫出來的,在交給內務府讓他們打造好送到鍾粹宮,雖然花了不少錢,但好歹做工精美。

她自己需要的東西可以直接從係統商城購買,反正又不拿出來給別人看,但給承瑞的東西就不一樣,憑空出現的東西不好解釋。隻能畫好設計圖找內務府製作。

剛滿一歲正是活潑好動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抱著,走路又搖搖擺擺,蘊初將他放在學步車裏,想怎麽跑,怎麽跑。

“額,額娘。”承瑞張開雙手朝她跑來手腕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抱。”

聽到承瑞的聲音蘊初從躺椅上坐起,笑眯眯的看著他:“額娘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聽到玩,承瑞的眼睛亮了,點了點頭,奶聲奶氣道:“好。”

一出鍾粹宮承瑞就像出籠的小鳥歡快極了,滴溜溜地往前跑。兩旁還跟著三四個宮女太監。

蘊初跟在後麵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笑出了聲。

一個西裝革履的總裁快步向前走,旁邊還有兩對帶著墨鏡的保鏢隨身保護。隻不過現在總裁換成奶娃娃,保鏢換成宮女。現代換成古代。

“娘娘。你看是張庶妃。”

蘭時的呼喊聲喚醒了沉醉幻想中的蘊初。

蘊初抬眼望去,就在她們前方張庶妃挺著大肚子在禦花園閑逛。

康熙七年三月,鹹福宮張庶妃查出懷有兩月身孕,從那之後整個人就開始飄了。

看到張庶妃,蘊初就像看見了一個會移動的炸藥包一樣。快步走上前拉住了承瑞:“承瑞,我們換條路走好不好。”

承瑞眨著眼睛有些不解的看著蘊初:“為什麽,要,要換?”

“乖,聽話。等回去了額娘允許你今天吃一個小蛋糕。”

小蛋糕是蘊初準備的零食,蛋糕中還有蛋白質,對小孩子有一定的益處,但承瑞年幼,蘊初很少讓他吃。

“嗯。”

聽了蘊初允許他吃小蛋糕,承瑞歡快的答應了,平日裏額娘總是吃獨食,給他吃的時候總是撕下一小口喂到嘴裏,然後就沒了,今天他可以獨自擁有一個小蛋糕了。

帶著承瑞改了道,蘊初鬆了一口,如今的張庶妃還是少接觸為妙。

蘭時抱怨道:“娘娘,這張庶妃每天挺著大肚子逛禦花園,也不怕累著,還連累我們都不能好好逛逛了。”

肚子越大,張庶妃越喜歡在外麵逛,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有孕似的,挺著肚子四處炫耀,四處拉仇恨。

隻要康熙進後宮,她就不舒服,要麽扭到腳了,要麽肚子疼,總之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康熙拉過去。十次至少能成功七次。

動不動就肚子疼,請太醫,找康熙,在後宮四處立敵,孩子能懷到現在也是個奇跡。

蘊初不以為然:“逛禦花園怎麽了,自從她懷孕幹的截胡的事還少嗎?再說了你又怎麽知道她逛禦花園沒有別的目的。”

“別的目的?”蘭時想了想逛禦花園除了為了偶遇皇上還能有什麽目的“娘娘,張庶妃是為了為了偶遇皇上嗎?”

張庶妃要見皇上很簡單隻要找人說一聲肚子不舒服,皇上哪怕再不高興也多半回去,哪裏需要逛禦花園。

“現在三年一次的大選馬上就要結束了。新的嬪妃很快就要進宮了。”

三年一次大選,選秀的時間一般都是七月開始九月底結束。

“可等到嬪妃進宮張庶妃不是已經生了嗎?她為什麽要這樣做。”蘭時有些不理解。

“新的嬪妃進宮,那麽競爭壓力就大了,你覺得張庶妃能爭過她們嗎?”

張庶妃生有兩女,一個出生在康熙七年,一個出生在康熙十三年,兩個女兒皆是年幼夭折,康熙十六年大封後宮,但凡康熙念及舊情也會封個貴人,張庶妃卻還是個庶妃,可見有多不得寵。

“不能。”

蘊初淡淡一笑:“所以所以仗著皇上現在還能容忍她,纔在她們進宮前殺殺她們的威風。”

“難道就任由她那樣?張庶妃就不怕日後進宮的嬪妃得寵報複?”蘭時有些不理解,這不是給自己找敵人嗎。”

“皇上成婚三年多了,至今膝下隻有承瑞一個阿哥,張庶妃肚子裏算是唯二的孩子,不管是阿哥還是格格,皇家的孩子總是尊貴些。對於格格阿哥的生母總是會給些顏麵,哪怕沒有養在身邊,孩子也是她的保護符。”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蘊初自己的猜測。

“汗,阿瑪。”承瑞瞧見前方明黃色的身影,快步往前跑。

等康熙反應過來,那木頭做的學步車就已經撞在了他的腿上,讓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斯。”

康熙無奈的看著在學步車中掙紮著要抱他大腿的承瑞。可無奈手短,抓不到。

“臣妾參見皇上。”

“愛妃,免禮。”康熙走過去將蘊初扶起:“這麽熱的天,愛妃怎麽不在宮裏休息。”

蘊初抿唇笑了笑指了指承瑞:“還不是因為這個混世魔王是個閑不住的,在鍾粹宮吵的不得安寧,臣妾便帶他出來轉轉。”

承瑞雖然不懂什麽是混世魔王,但卻覺得這絕對不是什麽好詞,立馬反駁道:“我不混。額娘,壞。”

“額娘壞,今天啊,你就別和我回去了,誰好,你跟誰走。”蘊初彎下腰,擰了擰他的小鼻子。

“好了,別逗他了,承瑞,汗阿瑪讓人給你新打造了一個學步車,上麵還雕刻著麒麟,回頭汗阿瑪讓人給你送去。”

聽了康熙的話蘊初神色有些不自然,這話怎麽聽怎麽熟悉,總感覺怪怪的。

“麒麟,喜歡。”承瑞聽到麒麟兩個字眼睛都亮了。

他用的所有東西上都有麒麟,戴的小手鐲上有,衣服上繡的也有,睡覺的床上刻的也是。

就連抓週的時候抓的都是麒麟玉佩,但蘊初不會說這是她偷偷給承瑞訓練的結果。娘娘可是讓她來試探蘊初的。若是沒有個結果她回坤寧宮也不好交代啊。對於皇後的做法蘊初有些不解,明明是中宮之主為何總要低下身子同嬪妃作對,隻要皇後不犯錯康熙是不可能廢了她的。蘊初歎了口氣:“牡丹花雖好卻不是本宮所喜,不過皇後娘娘一番好意,本宮也不好拒絕,花月將它們收下吧。”“東西奴才已經送到了,娘娘哪裏還等著奴纔回去複命,奴才就先告退了。”目的達到了紫月也不再多留,行了禮就離開了。紫月離開沒多久,以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