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

宮好意啊。”“既然要學習六宮事務,那麽學會算賬也是必要的,鈕祜祿妃娘娘會感謝娘孃的。”趙嬤嬤在一旁附和。“去,多準備些紙來,以免到時候鈕祜祿妃不夠用,要和皇上告本宮的狀了。”皇後微微勾唇一笑隨手抽走一本賬冊遞給了趙嬤嬤。這算賬最是費眼,費神,也是最容易出錯,隨便抽走一本,這賬就對不上了,當年她剛剛學習六宮事務時可是在這方麵吃過不少虧。真是多虧了太皇太後栽培,如今她纔有這麽好的法子對付鈕祜祿妃。“娘...寧楚格:“額娘,汗阿瑪突然到來怕是在後宮惹出的動靜不小。”

這後宮從來沒有發生過,皇帝毫無顧忌的去被禁足嬪妃的宮殿。

蘊初:“何止,給我惹出的麻煩也不小。”

“不過他的突然到來也提醒了我一件事。”蘊初想到了什麽輕輕一笑。

麒麟子這個身份這麽多年來從來沒有用過,也是時候發揮發揮用處了。

蘊初記得康熙十八年七月發生了一場文字記載以來最大規模的地震。

若是在此之前早有預料,那是不是能盡最大可能降低傷亡。

現在是康熙十八年三月,還有四個月時間,蘊初思索了一下,有足夠的時間做準備。

“什麽?”寧楚格沒有聽懂蘊初什麽意思,疑惑的詢問了一下。

蘊初挑了挑眉故作神秘:“這就要看你大哥能不能配合好了。至於是什麽事情,以後你就知道了。”

翊坤宮

“皇上去了鍾粹宮?”宜嬪詫異的同時心裏的一塊大石頭也落了地。

這些天她一直戰戰兢兢,才剛剛搭上蘊初這條船,沒過多久她就被禁足了。

原本宜嬪還擔心自己要不要另找靠山,如今看來是她多慮了。

“本宮就說,貴妃娘娘盛寵多年,怎麽可能輕易就被厭棄。”宜嬪拍了拍胸口笑了笑。

原本宜嬪是想讓如意準備一份禮品趁人不備悄悄送去鍾粹宮,但想想她這些天都沒有動靜。

皇上一去,她就迫不及待的討好,難免有些不好,便也就放棄了。

打算等蘊初禁足結束親自登門。

“郭絡羅庶妃那邊最近如何?”

這幾日宜嬪一直在考慮蘊初這條船到底是繼續搭,還是不搭,也忽略了郭絡羅庶妃。

現在解決了一件心頭事,自然便想起來她那位懷孕的姐姐。

如今即便佟妃抱養了胤禊也沒有放棄郭絡羅庶妃肚子裏的孩子,但想到是個女孩。

宜嬪心中那一點可惜減少了不少。

如意:“回娘娘,郭絡羅庶妃最近月份大了,再加上心頭憂思過度,便不怎麽愛出門了。”

自己生的孩子,不能養在身邊,還要叫別人額娘,放在誰身上都不會高興。

“讓她放寬心態,多出來走走,太醫說了,多走動走動,容易生產。孩子以後還會有的。”宜嬪皺了皺眉,:“罷了,本宮親自去勸勸。”

終究是一起長大的親姐妹,宜嬪也不忍心看著她繼續這樣下去。

“嬪妾見過宜嬪娘娘。”原本坐在榻上出神的郭絡羅庶妃見宜嬪過來連忙起身行禮。

“姐姐。”宜嬪伸手將她扶起,又扶著她重新坐了回去,才仔細打量著她。

不過幾日的功夫,郭絡羅庶妃消瘦了一圈,再加上懷孕沒有施粉黛,整個人看著格外憔悴。

“姐姐,哪怕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孩子考慮不是。”宜嬪握住郭絡羅庶妃的手耐心寬慰。

“孩子。”郭絡羅庶妃另一隻手放在鼓起的小腹上。

“娘娘,這個孩子在我肚子裏一天天長大,嬪妾是開心的,但隻要一想到孩子出生便是和我分離的時候,嬪妾便忍不住難過。”郭絡羅庶妃說著便忍不住哭了起來。

宜嬪:“孩子還會有的。”

郭絡羅庶妃固執的開口:“不一樣的,這是我的第一個孩子。”

“那你就要好好爭寵,成為寵妃才能見到孩子。不然依照佟妃的性子,想不讓你見孩子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宜嬪瞧著她哭聲音也冷了下來。

該勸的她都勸了,不聽也怨不得她。

“你自己好好想想。”說完宜嬪便離開了這裏。

至於郭絡羅庶妃聽沒聽進去便和她無關了。

承乾宮

“烏雅庶妃,可累了。”佟妃低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端著茶盞,手微微顫抖的烏雅庶妃,冷笑道。

“嬪妾……。”巧舌如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麽說,因為無論怎麽說佟妃都不會滿意。

受苦的還是她,一時間烏雅庶妃恨急了當時怎麽聽了南枝的蠱惑,來了這裏。

按照道理,明明南枝已經投靠了她,怎麽會做背叛她的事情?莫不是一切都是佟妃設計好的,想要請君入甕。

烏雅庶妃抬頭看了看佟妃的臉色,否決了這種可能。

佟妃的生氣不像是假的。

那是怎麽回事?

與此同時,被烏雅庶妃唸叨的南枝,正在承乾宮一個偏僻的角落裏。

“做的不錯,看來烏雅庶妃很信任你。”

南枝眉頭微蹙:“隻可惜,事情並沒有如娘娘所想的那樣,皇上並沒有去娘娘宮裏。”

原本他們是想借著佟妃和烏雅庶妃引起康熙的憐子之心,將他引去……。

沒想到事情確實如她們所想,康熙憐子之心上來了,去的卻是鍾粹宮。

“娘娘說了,不急,你好好做事,千萬別讓烏雅庶妃懷疑你,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嗯,奴才明白。”南枝點了點頭接過對方遞過來的荷包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笑著收了起來。

“千萬別讓人發現了??。”臨走前對方又提醒了一番。

……

鍾粹宮

“等時間到了你就把這個吃了,等你醒來之後你就和皇上說。夢到了房屋坍塌,死傷無數。很可怕。至於一些細節,你就自己想。”蘊初拿出從係統那裏買的藥遞給承瑞。

承瑞表情嚴肅:“額娘,地龍翻身是真的嗎?”

這種事情非同小可,自然要慎重再慎重。

蘊初點了點頭:“自然。”

“好。”承瑞抿了抿唇接過藥丸。

“有沒有辦法可以避免事情發生。”明明知道不可能承瑞還是問出了口。

蘊初歎了一口氣:“這是自然災害,無法避免。”

“我知道了。”

見承瑞心情低落蘊初岔開話題:“你都不問問我為什麽會知道未來發生的事情嗎?”

“不重要,額娘總歸不會害我們不是嗎?”

蘊初笑著揉了揉他的頭:“回去多翻翻書吧。”初朝著殿外望去,承瑞幾人走了進來。“你們先退下吧。”蘊初擺了擺手讓宮女們退下。“給額娘請安。”“起來吧。”“額娘,您是不知道今日六弟在尚書房,夫子們對待六弟那叫一個溫柔,說話都不敢大聲。”承琪湊到蘊初身邊一邊說一邊笑。“除了我們兄弟幾個,其他人見了六弟那就是敬而遠之。生怕一個不小心讓他磕著碰著。”承禠也跟著打趣。·“那是爺獨有的待遇,你們根本享受不到。”承祈昂著頭不看他們。“這待遇皇阿哥裏也找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