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和皇太後是不需要來的,但因為康熙的那場夢。太皇太後覺得親自來看看所謂的祥瑞。倒是是真是假。看看大庭廣眾之下有誰在裝神弄鬼。“裏麵情況怎麽樣了。”章佳嬤嬤:“回太皇太後的話,小主剛進產房。”“嗯。”太皇太後應了一聲,隨即閉目養神。很快各個宮裏的庶妃也都趕來了,看到在殿外坐鎮的太皇太後等人先是楞了一下隨後蹲下行禮。“給太皇太後請安,給皇太後請安,給皇後娘娘請安。”“都起來吧。”“謝太皇太後,皇太後,皇...“汗阿瑪,不用診脈了。”承瑞一杯水喝下,覺得好多了,他定定的看著康熙:“兒子有些話想和汗阿瑪單獨說說。”

康熙:“有什麽事情,等你好了再說,這些天你先好好休息。”

承瑞固執的搖頭:“事情很重要。”

這是承瑞頭一次不聽康熙的話。

“既然大阿哥已經醒了,臣妾等就不打擾。”

眼瞧著大阿哥醒來,皇後鬆了一口氣,便想著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

蘊初也貼心的帶著承琪以及一眾宮人離開,寢宮中便隻剩下康熙與承瑞兩人。

承瑞詢問道:“汗阿瑪你相信夢嗎?”

“夢,什麽夢?”康熙想起承瑞尚未出生時,夢到的麒麟。

麒麟乃是祥瑞,莫不是承瑞暈過去是上天要給他什麽預警?

“兒子夢到了地龍翻身。”承瑞有些哽咽繼續開口:“皇宮好多地方都塌了,宮外也是,出現了好多傷亡,很可怕。”

康熙的表情隨著承瑞的話語慢慢嚴肅了起來:“你確定嗎?”

“汗阿瑪,你說這真的會發生嗎?”承瑞避而不談,反過來詢問康熙。

這番話若是換一個阿哥和他說,康熙都不會相信,反而會教訓對方一頓,讓他不要危言聳聽。

換成承瑞,不管承瑞的話是真是假,康熙都很重視。

地龍翻身,作為一個帝王他是最不願意這件事情發生的。

“不管事情會不會發生,都必須重視起來。”康熙拍了拍承瑞的肩膀:“夢裏還有什麽。”

“兒子記得太液池的荷花開的極好,池子裏的魚不停的跳出水麵。宮裏麵養的貓狗到處跑,抓都抓不住,還有……。”

承瑞絮絮叨叨的說了好多。

“對了,夢裏還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和我說要早做準備,越早越好,不然就來不及了。”

“你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朕派人來接你去乾清宮。”康熙說了一句便起身離開。

他現在要趕緊召見一下欽天監的人來問問。

“這件事暫且不要告訴其他人,知道了嗎?”

承瑞點了點頭:“兒子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不會亂說的。”

康熙離開後,蘊初便帶著承琪幾人進來了。

承琪有些好奇:“額娘,汗阿瑪會相信大哥的話嗎?”

蘊初:“旁人他不會相信,但承瑞的話,他至少會相信五成。但五成也足夠了。”

“皇宮用不著你們操心,有太皇太後和皇後坐鎮,我會帶著寧楚格協助,要緊的是宮外。房子倒了,普通百姓的生活該怎麽辦?他們需要食物需要休息的地方。雖然皇上會派人,但你們也要盡到身為皇子應該盡到的責任。”

承瑞點了點頭:“而這些都需要銀子。”

承祈不假思索道:“朝裏大臣那麽多,讓他們捐些。”

承琪敲了敲他的頭:“他們還在問國庫借銀子呢,哪裏肯拿出錢賑災。”

“你們不行,但我可以,前朝後宮誰不知道爺是瓷做的,碰壞了是要賠錢的。”承祈捂著腦門昂著頭。

承褫:“我把我的私房錢拿出來。”

“我們的都拿出來。”

“額娘。”

拔幹淨了自己的,他們把目標放在了蘊初的身上。

蘊初沒好氣的搖了搖頭:“我頂多給你們五萬兩,多的沒有。”

“怎麽不見四妹?”想到還有一個人的銀子沒掏出來,四處張望了一番,卻沒有看見寧楚格。

蘊初:“她在書房翻看和地龍翻身相關的書籍。”

昨晚寧楚格死乞白賴還是從蘊初口裏套出了話。

聽完便離開了,說是要回去翻書找找曆史上的事件。

承瑞:“汗阿瑪讓我暫時不要把事情說出去,到時候你們便裝作不知道。”

“這沒事,等汗阿瑪讓你去乾清宮,我們在死纏爛打跟著一起去。他總不能真的罰我們吧。”

蘊初沒有說話,若是罰起來,是真不把你們當兒子。

承琪眼睛微眯露出一個笑容:“咱們那些伴讀,哈哈珠子也不少,讓他們也來湊湊。畢竟多的一兩是一兩。”

乾清宮

“愛卿日日夜觀天象,可有發現不妥之處?”康熙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語氣聽不出喜怒。

欽天監監正一時摸不清楚康熙什麽心思。

“奴才夜觀天象,明星熒熒,紫微星明亮,周圍小星承托舉之勢。實乃王朝興盛。”

康熙聽著他奉承的話,並未露出笑臉:“如此盛好,你退下吧。”

“嗻,奴才告退。”監正一頭霧水如蒙大赦般離開了乾清宮。

看樣子星象並沒有什麽異常,康熙又想起上次地震,欽天監也沒有預測到什麽。

“無用。”

康熙看了看成堆的公文揉了揉眉心,拿起朱筆便開始批閱。

梁九功立在一旁,不由得感慨,帝王的心思真是越來越難猜了。懷孕生子都是有賞的,賞賜的多少也體現了上位者的重視程度。白露麵容一僵,康熙看完小格格後就離開了並沒有留下賞賜,但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後娘娘以及榮嬪都送了賞賜過來。“皇上,皇上他,事務繁忙可能要明日才能送來。”“滾出去!”聽了白露的話張庶妃還能不明白嗎,皇上壓根就沒有給她賞賜。“是,奴才告退。”白露也沒有猶豫轉身就離開了,本來她就是赫舍裏家安插的眼線,自然不可能對張庶妃有多用心。“怎麽會這樣,這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