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暖的手握住蘊初的芊芊玉手:“朕會好好保護你們。”“嗯。臣妾相信皇上可以保護好我們。”蘊初依戀的窩在康熙懷裏,心裏吐槽。我信你個鬼。康熙將蘊初送回鍾粹宮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乾清宮還有一大堆奏摺等著他處理。絳雪軒康熙離開後皇後看著佟妃:“佟妃,你好好休養,等養好了身體孩子還是會有的。”佟妃冷冷的看著皇後:“那臣妾就謝皇後娘娘吉言了。”等到皇後離開後佟妃再也撐不住倒在了南枝懷裏。南枝將佟妃扶回去休息:“...承瑞:“我們坑完隆科多時在禦花園還遇到了鈕祜祿妃,我們也不知道她是什麽時候出現的,看到了多少。而且,我們對這位娘娘並不瞭解。”

一個不定性因素,但唯一可以確認的是,是敵非友。

蘊初:“鈕祜祿啊。還真是不太好辦呢”

對於這位新來的鈕祜祿妃,蘊初也不是很瞭解,她在蘊初這裏存在感很低,甚至在坤寧宮時也很少開口。

就是是吸取了之前那位鈕祜祿妃的教訓,才會如此。還是躲在背後伺機而動,可就不清楚了。

承褫歎了口氣:“額娘,怎麽辦啊。你說萬一她從頭看到尾,那我們豈不是很危險。”

係統:[失憶丹,失憶丹??便宜買了,便宜買了。]

蘊初輕輕一笑:“剛剛我是不是說了一句話,沒有證據的話,不能亂說。她沒有證據,誰會相信她。”

寧楚格眉頭微蹙:“可若是鈕祜祿妃與佟妃合作呢。”

雖然鈕祜祿妃和佟妃也不對付,但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她們未必不會為了對付蘊初短暫合作。

“而且這一次坑的還是佟妃的弟弟,隻要鈕祜祿妃稍稍用激將法,激一下對方,不怕佟妃不答應合作。”

蘊初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鈕祜祿妃那邊我來解決,鈕祜祿妃就算真的想要算計什麽,也需要佈局,至少現在不會有什麽動作。一切等我解禁。”

“現在,你們需要做的就是,去找你們汗阿瑪。”蘊初伸手指了指乾清宮的方向:“大張旗鼓的去,明白了嗎?這個啞巴虧,不管是佟妃還是隆科多都要給我嚥下去。”

“當然不是你們都去,你們三個小的去,你們還小還可以適當胡鬧,皇上也不會過多怪罪。至於承瑞,承琪,你兩去承乾宮,去和佟妃賠罪,順便找胤禊,能明白我什麽意思嗎?”

乾清宮

“汗阿瑪。”

康熙一個手抖一滴墨汁直接滴在了奏摺上,暈染開來。

抬眼便看見承褫三人

“梁九功,阿哥們過來怎麽沒人稟報。”康熙對著梁九功喊道。

梁九功心裏叫苦,他一直待在殿裏伺候康熙,哪裏能知道外麵的事情:“皇上恕罪,奴才該死。”

承祈他們哪裏不知道,這話是說給他們聽的。

承褫:“汗阿瑪,兒子有一件好事和您分享,這不就急不可耐的趕過來了嗎。”

康熙撂下手中的毛筆看著幾人:“你們能有什麽好事要與朕分享,說說看。”

“我們今天賺到了不少銀子。”

康熙眼睛微眯打量這幾人,直覺告訴他事情絕對不簡單:“說說看。”

“就是說了,您千萬別生氣。”承祈將放在桌上的茶盞端起來討好般的送到康熙手裏。

“你們這是招惹誰了。”康熙接過茶盞喝了一口,又放回桌上,隨後又看了眼梁九功:“你們先下去吧。”

“嗻。”梁九功領著眾人退了出去,走到乾清宮殿外時,梁九功對著一旁的小太監道:“去查查今天幾位阿哥都遇到了什麽人。”

殿裏承祈小心翼翼的看了康熙:“佟侍衛給的。”

康熙:“你們是說隆科多?”

承鑄點了點頭:“對啊,佟侍衛人可好了,雖然他就帶了一點銀子,但是他又去了佟妃娘娘那裏,說什麽都要給我們十萬兩。”

“能讓隆科多跑承乾宮也要拿十萬兩給你們,看來事情不小啊。”

承祈:“其實我們就是做了一個小小的嚐試,看看我們當時想到的方法好不好用。”

承鑄附和著點頭:“對啊。”

承褫:“我們當時想著,既然汗阿瑪給了我們嚐試的機會,我們又沒有可以使用的銀錢,我們就想到了,反正朝國庫借錢的大臣比比皆是,幹脆我們……。”

康熙:“你們便想從那些大臣手裏借錢?”

承鑄“汗阿瑪,我們作為皇阿哥怎麽能向大臣借錢,我們是想讓他們主動給。”

那些大臣把從國庫借來的銀子給了他們,但是並不代表國庫的錢就不用還了。

“哦?”

“嘿嘿。”承祈咧著嘴我們當時想的是:“我假裝不經意路過,再讓對方不經意撞我一下,然後我就順勢倒地不起。必定把他們嚇得魂不守舍。”

康熙:“然後讓他們花錢了事?”

“對對,就是這樣。”承祈點了點頭。

看康熙神色沒什麽變化,承祈繼續說道:“當時我們想著要不先找一個冤大……。”

話說到這,他覺得說隆科多是冤大頭不討好,立馬改了口:“呃一個路過,路過的人試一下。碰巧哪個時候,佟侍衛從哪裏進過,又正好和兒子撞到了一起,於是我就順勢朝後一趟。”

“然後事情就變成了這樣。”

承鑄:“對啊,汗阿瑪,佟侍衛人可善良了,當時看見六哥昏過去,整個人都愣住了,知道三哥將六哥帶走後纔回過神來,說什麽都要給錢,讓六哥好好調養呢。”

承乾宮

“大阿哥,三阿哥真是稀客啊,難得來一次本宮的承乾宮。”佟妃揮了揮手示意宮人上茶。

心中卻是怒火中燒,她和鍾粹宮的人簡直就是八字不合,前腳才剛剛坑了她十萬兩,後腳便跑來承乾宮看笑話。

沒錯,在佟妃看來,他們絕對是代替蘊初過來看笑話的。

她可不認為承祈被隆科多輕輕一撞能有什麽事。想想前幾次,再看看這一次。

若真有什麽事,蘊初來能坐的住,早鬧的人盡皆知了。

這幾個小的還能浪費時間讓隆科多來承乾宮借銀錢,一切都是他們算計好的。

不好算計她,算計她的弟弟。

佟妃是沒想到,蘊初被禁足了,幾個阿哥竟然能自降身份和她們這些嬪妃在這玩宮鬥。

承瑞:“佟妃母,我們是來找八弟的。”

佟妃:“哦,莫不是皇上說給八阿哥找的夫子就是大阿哥吧。”

承瑞:“佟妃母說笑了,今天汗阿瑪心血來潮,給我們這些阿哥出了一個題目,論災後重建和災前準備的重要性。說是讓帶上幾位弟弟一起。”

這些話半真半假,即便佟妃說到康熙麵前,也不會被戳穿。

佟妃有些懷疑事情的真實性,但是承瑞又搬出了康熙,一時間還是有些猶豫便又試探了一番。

“這,八阿哥尚未開蒙,哪裏有能力和幾位阿哥一起,怕是會拖了大阿哥的後腿。若是完成的不好,也會惹的皇上責罵。這樣,八阿哥也會自責的。”如今簡直猝不及防。“朕還有事,先回乾清宮了。”事情說完了康熙也不再多留轉身就走了。皇後和佟妃稍稍平靜了下來,失去了這個還有下一個,總之沒有虧。“榮貴妃姐姐好手段,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讓皇上答應你讓你撫養九阿哥,就是不知這風是怎麽吹的,不如也教教臣妾。”康熙離開後佟妃再也不壓製自己的情緒,一時間有些口不擇言。蘊初懷裏抱著孩子有些好奇:“吹風本宮可從不吹風,皇上覺得本宮會生養纔想把九阿哥交給本宮撫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