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վ��f�@Щ��������Ԓ�f������Ҳ���o�������ŷ����^���Լ������f��ʲ�ᣬ�����p���˃�•�������ϣ��҂����Mȥ�ɡ����N�������������ֳ����Y��ȥ�����������ބ��������������^�f�^���IJ�ԇ�D���Щʲ�ᣬ���ֲ�֪��ԓ�����f���N�����_Ԓ�}���������Dz���Ҳ�X�ó�����С�r������ɐ��ˡ����������g�����������������������...佟妃前腳從鍾粹宮離開,後腳訊息便傳進了好幾個宮裏。

能在意她和佟妃走近的人不少,能來主動找她的人卻不多,蘊初有些好奇下一個過來的會是誰?

可不管是誰來她接下來都要想好對策。蘊初眼睛一亮她想到一個可以應對所有人的藉口。

即便日後康熙懷疑她用心不良,她也可以用這個藉口。

蘊初指著桌子上的糕點:“這盤端下去你們幾人分了吧,給本宮端些花生過來。”

“是。”蘭時端起桌子上的點心便退了出去。

很快蘊初要的花生便被端了上來,左右現在還沒有人來,蘊初摘下手上的護甲,一個一個剝好,褪去紅色的外皮,將花生米放入一旁的小碟子裏。

蘭時走上前詢問:“娘娘若是想吃,不如讓奴才來剝吧。”

“來坐那便剝。”

蘊初指了指佟妃剛剛坐過的位置,她一個人確實趕不及在下一個人來之前弄好。

“殼子就放在桌子上,邊吃邊剝,一點要有動過的痕跡。”

終於桌子的兩邊便堆放了不少花生殼,盤子裏也堆了不少花生米時有人來了。

“娘娘。”

蘭時幾人也看向進來的宮女,她們也很好奇過來的人是誰。

“娘娘,宜嬪娘娘來了。”

“宜嬪?她的都做倒是快。”蘊初擺了擺衣服上花生的紅色外皮:“請她進來吧。”

蘭時看看擺滿桌子的花生殼走上前詢問:“娘娘,桌子可要奴才收拾一下。”

“把那邊收拾了。花生就不要動了。”

蘊初不難猜出她們在想什麽,卻也隻讓她們收拾一邊,哪有客人過來,桌子擺的都是零碎東西的,可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宜嬪走進來便看見蘊初在剝花生。

“嬪妾參見貴妃娘娘。”

蘊初放下手中的活讓她起身:“宜嬪坐吧,你怎麽有時間來本宮這坐坐。”

雖然知道她來的原因,但還是要問一下。

“嬪妾用過早膳後出門走走,想著許久不曾見過娘娘,便過來瞧瞧。”

蘊初點頭:“確實,本宮禁足一月是許久不見了。”

聽蘊初這麽說,宜嬪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趕緊轉移話指著自己麵前碟子裏的花生一臉疑惑:“娘娘這是?”

蘊初笑了笑:“這不是佟妃妹妹來了,正好本宮宮裏花生多了些,便請佟妃妹妹嚐嚐。你也嚐嚐。”

係統:[本宮宮裏孩子多,佟妃妹妹便和我請教了有沒有生子秘方,你想要嗎?]

花生的寓意是多子多福,蘊初特意挑選的,若是她們來不能領會她什麽意思,那便也不用多說了。

宜嬪望著盤在裏的花生,佟妃身為主位娘娘,又是康熙的表妹,怎麽說也不缺這兩個花生。

“把這些收拾了吧。”蘊初拍了拍自己的衣袖站起身:“妹妹稍坐片刻,本宮去換件衣服。”

說完不等宜嬪說話便起身離開了。

係統:[宿主,你看我都理解了什麽意思,她卻理解不了,論宮鬥還不如我一個係統。]

蘊初微微勾唇:“好歹是將來的四妃之一,生了兩個阿哥,不會真的蠢。更何況我不是離開給她發揮的空間了嗎?”

係統:[那你為什麽有話不直接說?]

蘊初:“你問我要積分是直接要的嗎?那次不是拐彎抹角,見縫插針問我要不要買東西。”

殿中宜嬪對一盤子花生發愣,蘊初到底是什麽意思。

“這不是佟妃妹妹來了,正好本宮宮裏花生多了些,便請佟妃妹妹嚐嚐。”

宜嬪回想著蘊初說的話。

花生,花生。

宜嬪眼睛一亮,花生有多子多福的寓意。

蘊初的意思不是花生多,是子嗣多,佟妃是想問貴妃要生子秘方。

整個宮裏就數鍾粹宮的孩子最多,而且蘊初後兩次生產不是龍鳳胎就是三胞胎。

很難不讓人懷疑是不是有什麽生子秘方。

剛剛的蘊初這哪裏是問她要不要花生,而是是問她要不要孩子啊。

宜嬪看向一旁站著的花月詢問:“剛剛貴妃娘娘是不是說盤子裏的花生讓本宮嚐嚐。”

花月笑了笑:“回宜嬪娘娘,貴妃娘娘說過。”

得到準確的答複,宜嬪眼睛亮了,這宮裏的嬪妃那個不想要子嗣。

可好處不是白拿的,就是不知道蘊初想要什麽?

再沒有孩子她可就要被家族舍棄了,如今他們送進來一個親姐,那次怕是要送進來什麽表妹,堂妹了。

宜嬪心一狠,抓起一把花生就吃進了嘴裏。

可她卻忽略了一件事情,宮裏的孩子越多,對蘊初孩子的威脅便越大。

蘊初走出來就看到這麽一幕,這麽快就想明白了,倒也不算笨。

“妹妹喝些水,別噎著。”

係統:[宿主是不是要買生子丹了,我可以給你打個八折哦。]

蘊初端著茶看著杯中漂浮的茶葉:“你忘了胤祺什麽時候出生的了。”

係統:[康熙十八年十二月。]

康熙十八年十二月出生,宮裏很少有足月而生的孩子,現在是康熙十八年三月,那麽宜嬪即便現在沒懷也快了。

係統:[狡詐。]

宜嬪懷了,知情人才會對她的秘方深信不疑。

宜嬪吃完花生:“嬪妾以後是否可以常來娘娘宮中坐坐。”

蘊初點頭同意了:“你若是不覺得累當然可以。”

這話落入宜嬪耳中已經有了兩個意思,一個是懷孕累一個是辦事累。

“嬪妾能與娘娘多多走動怎麽會覺得累呢?”想明白的宜嬪趕緊表忠心。

就在此刻蘭時端著一碗湯走了進來。這個是蘊初剛剛讓他們煮豬肝湯。

宜嬪原本她還以為需要很久,蘊初才會給她,沒想到如此迅速,這裏麵會不會有什麽陰謀。但是她又很想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

宜嬪瞧著既害怕又期待。

“本宮以前也愛吃花生,吃多了就喝這個,你也試試吧。”蘊初示意蘭時將藥遞給她。

喝與不喝都在宜嬪,她可不會逼迫。

宜嬪端過時發現是一碗湯,並不是什麽藥。有些疑惑的望著蘊初

“是藥三分毒,本宮想來不愛喝,而且中藥太醫院那裏都有存檔。若是宜嬪不喜歡便算了。”蘊初抬手讓蘭時撤下。

是了若是從太醫院抓的藥,必定會留下證據,哪怕是蛛絲馬跡著生子秘方怕是早就流傳出去了。

想明白的宜嬪不再猶豫,深呼吸一口,機會隻有一次,她選擇拚一次,宜嬪端起一飲而盡。

蘊初當然知道宜嬪會喝,知道有生子秘方,而且能給她時,巨大的驚喜已經衝昏了她的頭腦,再到她把秘方端給她,期間不過一刻鍾。

她壓根想不了其他,在隻有一次機會的緊迫中,她沒有別的選擇。

宜嬪放下碗:“貴妃娘娘,湯喝了,接下來……。”

“湯果然要趁熱喝,纔好喝不是嗎?”

係統:[當然是趁熱打鐵,還用教麽?]

宜嬪也聽出了蘊初的意思,又坐了一會起身離開了。

送走了宜嬪,蘊初活動了一下身體,接下來不管誰來,都說本宮再休息不見客。:[對不起,但我實在忍不住。]蘊初在這邊和係統閑聊,那邊診脈完的太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圍在一起小聲討論。得出一個一致的結果。承瑞脈象平穩,和常人無異,但為何昏迷不醒卻找不出原因。“大阿哥情況如何?”康熙轉動著手上的白玉扳指詢問道。“臣才疏學淺,找不出大阿哥病因。請皇上責罰。”“你們呢?”康熙又看向其他太醫。一眾太醫齊齊跪在地上:“請皇上責罰。”康熙低垂著眉眼,莫不是當真和巫蠱有關。無論哪個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