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生產

想笑的衝動,皇後還真是會幫她錦上添花的。造的偽證頂多讓康熙信五成,但再加上皇後身體不適和白露死亡的訊息,卻可以讓康熙信個七八成,這下皇後可真是幫了大忙了。此時乾清宮那邊也正在進行著,康熙一下朝。魏珠就走上前去,將手裏的證詞送了上去。“皇上這是張小主宮女錄的口供。”康熙拿起一張。張小主平日裏不關心大格格,對大格格格外漠視,但那一天起小主開始關心大格格,帶著大格格出去玩,教她走路,哪怕大格格很累了也要...畢竟她給自己立下的人設是單純善良又有些嬌氣的小女孩人設。如今張庶妃動了胎氣,於情於理她都應該讓康熙過去看看。

康熙煩躁的揉了揉額角,溫和的看了眼蘊初:“朕改日再來看你。”

蘊初乖巧的點了點頭:“臣妾恭送皇上。”

康熙離開後蘊初收斂起臉上的笑容,算算時間明後兩年皇後的承祜(hu四聲)納喇氏的承慶兩位阿哥就該出世了就該出生了,這後宮也要熱鬧起來了。

蘊初看著在院子裏玩的開心的承瑞不自覺嘴角上揚。

“花月,魏珠那邊怎麽樣了?”

康熙能在她身邊安插眼線,那麽她也可以把康熙的人化為己用。

花月低著頭畢恭畢敬道:“回主子,魏公公一直按照您的要求每隔一段時間就向皇上稟報一次。”

聽了花月的話蘊初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就好,隻可惜這出戲要等上好久才能出場,不過本宮有的是時間。”

魏珠和梁九功一樣都是康熙的貼身太監深的康熙的信任。平日裏康熙安插在各個地方的眼線都是魏珠負責交接。

花月便是康熙安插在鍾粹宮的眼線,而蘊初則利用花月給魏珠貼上了忠心符。

在通過魏珠向康熙添油加醋說了許多赫舍裏意圖暗害承瑞的事,給康熙上上眼藥。

如今鼇拜未除,康熙還需要赫舍裏氏的幫助,自然不會對皇後做什麽,但這並不影響康熙對皇後有了不好的影響。沒了白月光的濾鏡,皇後有的也就隻剩下皇後這個尊貴的位置了。

而等到鼇拜被擒,康熙頭上沒了這座大山,皇後和納喇氏的孩子出世,她步下的這步暗棋,就可以徹底的發揮它的作用了。

既然她敢對承瑞動手,那就要付出代價。

雖然皇後不死其他人就永遠是妃,但皇後活著就永遠是鈕祜祿氏和佟佳氏的眼中釘肉中刺。

鹹福宮

康熙到時太醫已經離開了,張庶妃長發披散,麵容虛弱,嘴唇泛白的躺在床上,這樣子哪裏像是動了胎氣,分明就像生了場大病。

“嬪妾參見皇上。”

張庶妃看見康熙來了很是激動,就要從床上起來給康熙請安,康熙也沒有攔著。

康熙看著跪在地上的張庶妃神色晦暗不明,他在來的路上就調查清楚了,現在動了胎氣的張庶妃,不久前剛剛逛完禦花園回來。那時榮嬪正帶著承瑞在禦花園玩,幾人還差點撞上。

明知道自己有孕不宜多走動就在自己宮殿裏散步不好嗎,為什麽一定要去禦花園。她想幹什麽?康熙向來多疑,此時也不由得多想。

康熙沒有喊起,張庶妃也隻能抱著肚子蹲在地上。

“起來吧。”康熙招招手讓後麵的宮女將張庶妃扶了起來。

“謝皇上。”張庶妃站起身還想要說什麽就被康熙打斷了。

“朕瞧著你懷孕期間就能這麽辛苦,想來也不是個會養孩子的,等孩子出世後朕找個人來替你養如何?”

轟。康熙的話直接在張庶妃耳邊炸開了,他這樣要將自己的孩子抱給別的嬪妃。宮中除了蘊初有一子,其他嬪妃可是都沒有孩子的。

後宮裏若是剛出世的孩子體弱,一般皇上會允許生母養在身邊的,若是沒了孩子,後宮中嬪妃眾多,皇上哪裏還能在想的起她。

“皇上,皇上不要,這是嬪妾的親生孩子啊!”張庶妃顧不了那麽多直接跪在地上,祈求康熙憐惜。

康熙冷聲道:“張氏,別忘了你的身份隻是個庶妃,是沒有資格親自養育皇子的。”

“啊。”肚子一陣劇痛傳來,讓她張庶妃不由得倒在了地上。

“小主。”

康熙也愣住了:“快,叫太醫。”

“要生了。小主這是要早產了。快將小主扶進產房。”作為經驗豐富的嬤嬤一眼便看出了張庶妃的情況,連忙吩咐道。

聽了嬤嬤的話眾人如夢初醒,扶著張庶妃就進了產房。

“快,叫產婆。”

“通知皇後娘娘,榮嬪娘娘,和各宮小主。”

此時眾人也顧不得康熙整個鹹福宮都行動了起來。

“皇上,您還有奏摺沒批呢,這裏有皇後娘娘和榮嬪娘娘坐鎮。要不我們先回乾清宮,等會再來?”作為康熙的貼身太監,梁九功一眼便看出了康熙的想法。

康熙讚許的看了眼梁九功:“朕先回乾清宮,等張庶妃生了,再來通知朕。”

鍾粹宮

“娘娘,鹹福宮的小宮女來了,說是張小主發動了。”

“發動了?”蘊初有些驚訝,張庶妃這胎提前生產了兩個月啊,而去康熙纔去鹹福宮不就張庶妃怎麽就要生了。

張庶妃生產,後宮嬪妃都是要去陪同的,那麽多人聚在一起又要開始拈酸吃醋打嘴仗了。

“承瑞,你乖乖呆在殿裏玩,額娘有事要出去一趟。”蘊初無奈的歎了口氣,安頓好承瑞帶著蘭時花月兩人坐上攆轎便朝著鹹福宮去了。

鹹福宮

蘊初到達時已經有不少人人聚在哪裏了。

“嬪妾給榮嬪娘娘請安,娘娘萬福。”

蘊初揮了揮手:“妹妹們起來吧。”

“啊——!”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從裏麵響起。

“張庶妃怎麽樣了。”蘊初看著關閉的殿門例行公事的詢問道。

“回娘娘,張妹妹剛進產房沒多久。”

“這預產期還有近兩個月呢,張妹妹怎麽就要生了?”

“莫不是受了什麽刺激。”

康熙來了鹹福宮,又在張庶妃生產的時候離開了,這可是眾人都知道的。

按道理嬪妃生產作為康熙的皇帝是不用來坐鎮的,可康熙本來就在鹹福宮,卻離開了,這不由得讓她們幸災樂禍。

即便張庶妃懷了身孕又怎樣,皇上不還是不重視。

“皇後娘娘駕到。”

“嬪妾給皇後娘娘請安。”

“臣妾給皇後娘娘請安。”

“都起來吧。本宮事務繁忙所以來遲了些。”皇後微笑著讓眾人起身:“都別站著了,坐吧。”

眾人齊聲道:“謝皇後娘娘。”

“張庶妃情況怎麽樣?”如今看似不管世事的太皇太後哪一個心裏不在意呢。還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啊。係統:[本宮花了六年,鈕祜祿妃花了兩天時間,不能比,不能比。]皇後看了眼蘊初,三言兩語又把目光推向了鈕祜祿妃身上,有鈕祜祿妃身上的恩寵做對比,她身上的那些確實算不得什麽。畢竟除了孩子,鈕祜祿妃花了兩天時間就達到了蘊初的高度。罷了,這次就專心對付鈕祜祿妃吧。榮妃不嫉妒,她也沒辦法從榮妃那邊挑事,隻能從佟妃入手了。鈕祜祿妃詫異的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