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打預防針

太皇太後便提起了昨日剛剛出生的三個孩子。康熙歎了口氣:“太醫說,孩子的身體有些弱,需要精細的養著,不然怕是……。”太皇太後安慰道:“孩子生在皇家,要什麽藥材太醫院都有,等阿哥們長大了,身體再差前麵也有承瑞和承琪這兩個親兄弟幫襯著,還有榮妃這個額娘。”身在後宮多年太皇太後自然明白話不能直說,這一番看似在安慰康熙,實則不然。話中的意思處處在告訴康熙,榮妃的子嗣太多。也不是承瑞承琪幫襯這三個孩子,而是承...蘊初回到宮裏時承瑞已經睡著了,看著躺在床上熟睡的娃,蘊初想到了什麽。

“把阿哥抱到本宮床上。”

“是。”橘如小聲的應了一句,小心翼翼的抱起承瑞來到了蘊初的寢殿,將他放在了床上。

夜晚蘊初沐浴完回到寢殿便讓眾人都多退下了。此時殿內燭火搖曳,蘊初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針管。眼睛看著承瑞露出一絲微笑。

將承瑞側放躺好,慢慢扒開他的衣服,露出藕節般白嫩的胳膊,先用棉簽擦拭,然後一針快速紮了下去。

這是每個孩子成長的必經之路——打預防針。

從他剛出生開始,嚴格按照時間給他打疫苗,但每次蘊初都是等到承瑞熟睡後避開所有人再給他打。一來可以防止他哭鬧,二來承瑞年幼,要是讓他知道了,很有可能說漏嘴,引起不必要的懷疑。

“呼。”蘊初看著還在熟睡中的承瑞鬆了一口氣,還好沒醒,將針管扔回係統空間,毀屍滅跡。

處理完一切蘊初將承瑞衣服整理好,蓋好被子。拿出一個綠色的小本本,快速記錄好,收回空間。

鹹福宮

張庶妃從昏睡中醒來,想起康熙之前說的那番話,艱難的坐起身。

白露瞧著張庶妃醒了欣喜的說“小主,你醒了,要不要吃些東西。”

張庶妃左右張望了一番,抓住白露的手滿臉慌張的詢問:“孩子,孩子呢。本小主的孩子呢?”

“小格格。”白露麵露猶豫吞吞吐吐道:“皇上讓皇後娘娘教養小格格,現在已經被抱去坤寧宮了。”

“什麽!”張庶妃咬牙切齒,她懷胎八月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就這麽為她人做嫁衣裳了:“皇上他怎麽能這樣。”

“小主,皇上並沒有說要改玉蝶,小格格還是您的,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身體。等您出了月子就可以去看小格格了。”白露表麵上安慰著張庶妃,實則在暗示她,還有奪回孩子的可能。

“小主,皇上還是很喜歡小格格的,安排了很多人照顧她。”

皇後不想要小格格這燙手山芋,但康熙又拿宮權要挾,她不得不養,隻能讓白露暗示張庶妃,讓她想法子鼓動張庶妃奪回小格格,哪怕小格格一定要養在坤寧宮,那也一定要在張庶妃手中出事。

張庶妃咬著牙冷聲道:“一個格格抱走便抱走了吧。”僅僅隻是想要利用小格格爭寵罷了,哪裏會為了小格格的歸屬權去和康熙鬧。

“皇上賞賜了本小主什麽?”

在後宮懷孕生子都是有賞的,賞賜的多少也體現了上位者的重視程度。

白露麵容一僵,康熙看完小格格後就離開了並沒有留下賞賜,但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後娘娘以及榮嬪都送了賞賜過來。

“皇上,皇上他,事務繁忙可能要明日才能送來。”

“滾出去!”聽了白露的話張庶妃還能不明白嗎,皇上壓根就沒有給她賞賜。

“是,奴才告退。”白露也沒有猶豫轉身就離開了,本來她就是赫舍裏家安插的眼線,自然不可能對張庶妃有多用心。

“怎麽會這樣,這麽會,明明我都是按照孃的方法來的。”張庶妃抱著頭麵容猙獰喃喃道:“明明娘懷孕的時候也是這樣,為什麽會不一樣呢。”

房間裏一盞燭火照亮著昏暗的房間,張庶妃就這樣躺坐在床上,枯坐了一夜。

鍾粹宮

承瑞睜開眼睡眼蒙矓,掀開羅帳一角:“橘如姑姑。”

“阿哥醒了。”蘭時走上前將羅帳掛好。

“嗯。”承瑞先是應了一身隨後才反應過來聲音不對:“蘭時姑姑,你怎麽在這?”

“是你在這才對。”蘊初打了個哈欠坐了起來。

“額娘。抱。”承瑞聽見蘊初的身影轉頭蹭了過去撲在了她的懷裏。

蘊初無奈的拍了拍他的背:“去,和你蘭時姑姑去穿衣服,額娘等會帶你去坤寧宮請安。”

“小阿哥,奴才抱你下去換衣服。”

承瑞聽了他額孃的話乖乖的任由蘭時抱著他離開了。蘊初也在花月青陽的服侍下換好了衣服。

“走,我們去坤寧宮。”蘊初抱著承瑞坐上攆轎便往坤寧宮而去。

坤寧宮

“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萬福金安。”

“都起來吧。”

蘊初坐在椅子上抬頭望著上首的皇後,麵容疲憊,即便脂粉也遮掩不了眼下青黑,看樣子昨晚沒睡好。

“給皇額娘,請安。”承瑞站在殿中央對著皇後鞠了一躬。

皇後看著承瑞勉強的笑了笑:“起來吧。”

“謝皇額娘。”說完便回到了蘊初身邊。

今天一來皇後便直接說起了選秀結束後的事宜。

“再過不久新嬪妃便要入宮了,各個宮中也都準備一下,尤其是榮嬪,你身為一宮主位,要照顧好住在你宮中的妹妹們。”

這話就差直接讓蘊初將人送到康熙床上。

“皇後娘娘,乾清宮的李公公來了。說是依照皇上吩咐將選秀人選最終定下的名單給送過來。”

“讓他進來吧。”皇後皺了皺眉,皇上怎麽又讓人把名單送了回來,難道是有什麽不滿意的。

“奴才參見皇後娘娘,榮嬪娘娘,見過各位小主。”李公公一臉笑意的向著皇後行禮。

“這是皇上吩咐要奴才送過來的。”李公公將手中的名單遞給了皇後的貼身宮女紫蘇,再由紫蘇交到皇後手裏。

皇後開啟名單,一目十行的快速掃了一遍,她挑選的好幾個家世低,又貌美的秀女盡數被踢了出去。皇上特意給她看是為了警告她嗎。

昨日康熙看完皇後送來的名單心生不滿,選的家世低也就算了,還個個貌美,這是在說他貪戀美色嗎。就算他真的愛美色,這種事能放在明麵上嗎。

也正因為如此康熙才將上麵最美的幾個給劃了出去,再讓人將名單送過去給皇後一個警告。好巧不巧,這幾個人都是皇後有意安排在鍾粹宮的人。

“有勞公公了。”皇後合上名單維持著笑容:紫蘇,替本宮送公公出去。”

送走了李公公,皇後也沒了應付她們的心思,直接便讓她們散了。:“朕是嚇唬你的,小五他們是你的孩子,朕是不會抱走他們的。”“還有承瑞,承琪和寧楚格。”蘊初一邊哭一邊補充。康熙點了點頭附和道:“是是是,還有他們。沒有人會搶走他們的。現在可以說了吧。”“皇上,臣妾是不是變醜了。”蘊初摸了摸自己的臉一臉不自信的看著康熙,自顧自的說:“皇上現在不嫌棄臣妾,可等到臣妾天天喝藥,人老珠黃,皇上就不喜歡臣妾了,與其這樣,倒不如讓皇上記憶中的臣妾一直都是美麗的。”“朕不會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