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承瑞,無聊嗎

準備好的荷包遞到小李子手裏。小李子接過荷包,掂量一下,這重量少說也有五兩,算的上他大半年的月錢,笑意更深了,將荷包塞進袖子裏。“奴才就先回內務府了。小主日後有什麽吩咐可以再找奴才。”小李子離開後,蘊初把目光放到了兩個嬤嬤身上。“奴才章氏,給主子請安。”“奴才孫氏,給主子請安。”“兩位嬤嬤不用多禮,快些起來吧。”起身將兩位嬤嬤扶起。“日後本小主還要多多有勞二位嬤嬤。”蘊初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兩位嬤嬤的...皇後看著自己的肚子眼神溫和:“去通知各宮,這兩個月的請安先免了。本宮要好好安胎。”

懷孕頭三月是重中之重,需要小心翼翼,嬪妃每日來請安,進出坤寧宮的人數便增多了,難免裏麵混進一些不懷好意的人。

趙嬤嬤點了點頭:“奴才這就讓紫蘇安排人去通知各宮。”

鍾粹宮

“兩個月不用請安,不用早起真好。”蘊初坐在榻上,往嘴裏放了一塊糕點,不由自主的感慨。

在她看來,後宮好比一個公司,康熙是“總裁”,皇後是“副總”,太皇太後和皇太後是“股東”,貴妃好比“經理”,妃位就是“副經理”,她這個嬪相當於一個“小組長”,地下的什麽貴人,常在庶妃之內的就是“員工”,至於梁九功就是“總裁助理”或者“秘書”。

每日的晨昏定省好比較早上開例會,逢年過節得要給領導(康熙)送禮,每年避暑出塞好比較團建。每天007全年無休,就期待著升職加薪,還沒有五險一金。

“越發有當社畜的感覺了。”蘊初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

全後宮都是打工人,而且全都是卷王。可升職的就她一個。

“無聊。”蘊初咂了咂嘴,手撐著下巴看著不遠處自娛自樂的承瑞:“小孩子的快樂真簡單。”

看著承瑞玩的開心,蘊初突然產生了一個惡趣味。

“承瑞玩的開心嗎?”蘊初走過去蹲在他麵前,笑著問他。

看著蘊初的笑容,承瑞眨了眨眼睛,然後用力點頭:“開心。”

“那就好,蘭時,花月,把大阿哥的玩具都收起來。”蘊初看著承瑞的笑臉,說道。

承瑞一聽連忙趴在地上,用手將玩具扒拉到自己身下:“不要。”

“娘娘,這。”蘭是看著趴在地上的承瑞一時糾結不已。

大阿哥是她看著長大的,她實在不忍心幫著娘娘欺負他。

蘊初將承瑞從地上抱起:“快點,把玩具都收起來。”

“是。娘娘。”

既然拒絕不了,那便隻能執行了,蘭時花月兩人愧疚的看了眼承瑞,快速的將地上玩具收了起來。

“不要,我要玩。”承瑞在蘊初懷裏蹬著手腳,不停的反抗。

蘊初抱著他將他放在榻上坐好,一落地,承瑞手腳並用的爬到了另一邊,背對著蘊初。

“生氣啦?”蘊初湊過去伸手戳了戳他的背。見對方不理她,蘊初也沒有說什麽,隻是坐在了他身邊。

一刻鍾,兩刻鍾。

“承瑞,你無聊嗎?”蘊初再次伸出手去戳他。

蘭時:“……。”

花月:“……。”

“皇上駕到。”

蘊初聽見外麵的通報聲,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準備出去迎接,有一個身影比她速度還快,一溜煙就跑了到了門口。

“汗阿瑪!”

“給皇上請安。”

康熙看著站在門口的承瑞,愉悅的笑了,伸手將蘊初扶起後彎腰將他抱起:“朕的大阿哥是來迎接朕的嗎?”

“汗阿瑪,額娘,欺負我。”承瑞摟著康熙的肩膀和他告狀。

“哦,你額娘怎麽欺負你了?”康熙抱著他朝殿內走去。

蘊初跟在他們父子身後。

承瑞開始了他的每日一狀。

“額娘把承瑞,的玩具,收走了。”

“皇上,你別聽承瑞胡說,臣妾是怕承瑞玩物喪誌,這才讓人把玩具收走了。”蘊初說的一臉誠懇,好像裏麵沒有一點她的小心思。

康熙看著一臉誠懇的蘊初,又看了看三頭身的承瑞,他連啟蒙都沒開始哪裏有什麽玩物喪誌。

但康熙看著蘊初朝他拋來的媚眼,內心絲毫沒有掙紮:“承瑞啊,額娘也是為了你好。要學會勞逸結合。”說著又將他放在地上:“但今天朕做主將玩具還給你。去玩吧。”

打一棒子,給顆甜棗。

承瑞聽了康熙的話,一臉開心的,在宮人的陪同下離開了。

殿中隻剩下蘊初康熙兩人。

“說說吧,幹嘛又欺負承瑞。”康熙一本正經的問道。

蘊初癟了癟嘴滿臉委屈扯了扯康熙的衣袖:“臣妾無聊嘛。沒事可幹,隻能欺負他。”

“無聊?”聽了蘊初的回答康熙都有些無語了:“無聊你就欺負兒子。你看看從承瑞出生起你做了多少事,剛學會翻身,你就把他翻個麵,他翻回來,你在把他翻過去。直到把他弄哭,學會爬了,你就拉著鈴鐺逗他玩,死活不肯給他。等到他長牙了開始吃輔食,你蘸了一筷子醋,放進他嘴裏,把他弄哭了。就因為這樣承瑞學會說話沒多久就開始告狀了。偏偏這小子前麵告完狀後麵就忘了。”康熙細數了蘊初往日的罪行。

“好像皇上不是樂在其中一樣。”蘊初嘟囔了一句。

這些事情的背後每一件都有康熙的身影,每一次康熙玩的都比她開心。

“好啦,朕不過說你兩句怎麽還生氣了。”康熙一把將蘊初抱在懷裏,手環住她的腰。

“皇上每次來都最先看到承瑞,再這樣下去,這眼裏怕是沒有臣妾了。”蘊初的手指在康熙的心口處戳了戳。

“朕的眼裏怎麽就沒有你了,朕現在不就看著你嗎。”康熙一把抓住蘊初亂動的小手。

“這句話皇上是單和我一個說過,還是其他姐妹都有?”蘊初眉眼一挑,聲音也越發嬌軟。

“當然是單你一個人。”

“真的?”蘊初狐疑的看著他。

“真的,若是換做旁人隻有她們哄朕的份,也就隻有你膽子大的。”康熙無奈的點了點她的鼻尖。

蘊初雙手環住他的脖子,貼在他的懷裏,湊到他耳邊:“萬歲爺,不喜歡嗎?”

聽著她的聲音康熙眼神一暗,一把將她抱起:“等會你就知道朕喜不喜歡了。”

羅帳散下,隱約見可以看見兩個疊交的身影。

“皇上,這天還沒黑呢。”蘊初躺在床上,雙手放在康熙肩膀上,阻隔開兩人的距離。

康熙眼睛眯了眯,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將蘊初從床上撈起兩人:“愛妃不是無聊嗎,我們來做一些不無聊的事,如何?”久小主的貼身宮女白露姑娘來了說小主要見大格格,奴才沒有法子,隻能將大格格送了過去,小主餵了大格格喝了兩杯水,大格格一開始抗拒不肯喝,小主說大格格若是不喝,她就要生氣了,大格格這才乖乖將水喝了下去,晚上大格格就這樣了。皇上饒命,奴才真的就隻知道這麽多了,小主是大格格的額娘,是主子,奴才實在不敢阻止啊。”一番話竹筒倒豆子般,把責任全部推給了張庶妃。白露閉了閉眼,完了,她完了,皇後不會救她,而她也不能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