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助攻康熙

,張庶妃的大格格,皇後的承祜成了二格格,然後是納喇庶妃的承慶,董庶妃的格格。”蘊初掰著手指盤算。係統:[別算了,下一個就是你的二兒子,賽音察渾,康熙所有兒子裏唯一一個擁有蒙古名的阿哥。溫馨提示賽音察渾這個名字是太皇太後取的哦。]太皇太後,蘊初眼睛微眯思索了起來,康熙後宮蒙古嬪妃少的可憐,一個擁有科爾沁血脈的阿哥都沒有。所以太皇太後便把注意打到了其他阿哥頭上。賽音察渾這個名字便可體現太皇太後的意圖,...坤寧宮

“嘶,嬤嬤本宮肚子疼,快請太醫。”

剛用過晚膳沒多久,皇後就感覺自己腹痛難忍,眉頭緊皺雙手捂著肚子,對趙嬤嬤吩咐道。

“快,去請太醫。再去通知皇上。”聽到皇後說肚子疼,趙嬤嬤急忙讓宮人去請太醫。

“娘娘,奴才扶你去床上躺著。”趙嬤嬤扶起皇後送她回到了寢殿。

皇後握著趙嬤嬤的手眼裏滿是緊張:“嬤嬤,孩子,孩子不會有事吧。”

肚子裏的孩子可是她將來的依靠,有了嫡子,她皇後的位置才能更加穩固。赫舍裏家才會永遠在背後支援她。

趙嬤嬤柔聲安撫道:“娘娘,娘娘放心,小阿哥是不會有事的,太醫馬上就來了。”

此時她們也顧不得是誰在算計她們,而這也給了幕後之人毀屍滅跡的時間。

“皇上,皇上呢,通知皇上了沒有?”

“通知了,通知了,皇上很快就來了,娘娘別擔心。”

鍾粹宮

吃完飯後蘊初再次被康熙拎到了書桌旁,繼續練字。

然而還沒有寫幾個字就被打斷了。

“皇上,坤寧宮的宮女來了,說皇後娘娘出事了。”梁九功站在書桌前小心翼翼匯報。

“什麽,皇後出事了。”康熙一把鬆開蘊初的手,走上前:“去把那宮女傳進來。”

蘊初將手上的毛筆放回到桌子上給橘如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把承瑞抱下去。

“奴才紫月參見皇上。”宮女一進來便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地上。

康熙坐在椅子上看著跪在地上的紫月詢問道:“皇後怎麽樣了?”

“回皇上,今日皇後娘娘用過晚膳沒多久,便感覺腹痛難忍。便趕緊讓人去請了太醫,嬤嬤吩咐奴才來時,太醫已經在去坤寧宮的路上了。”

康熙站起身:“梁九功,擺駕坤寧宮。去看看皇後。”

皇後腹中可是他的嫡子,他不能不重視,雖然滿人入關前並不重視嫡子,但朝中有大多漢臣,為了他們的支援,他必須有個嫡子。

“皇上,臣妾陪您一起去吧。”蘊初拉住康熙的胳膊柔聲說道,她怎麽能錯過看好戲的機會。

“也好。”康熙點了點頭沒有拒絕。

皇後出了事,她們這些嬪妃都是要去坤寧宮看望的。

係統:[宿主,查清楚對皇後動手的是鈕祜祿氏和佟佳氏,他們安插在宮裏的眼線在皇後的晚膳裏動了手腳。]

蘊初聽了係統的話並沒有太過詫異:“猜到了。也隻有這兩家有這樣的膽子。”

宮裏的庶妃雖然多,但大多都是出身低微,沒有什麽靠山,自然也不敢對皇後動手。

可鈕祜祿氏和佟佳氏就不一樣了,一個是輔政大臣之家,一個則是康熙母族。前者有地位後者有聖心。等到這兩家的女兒進宮,那可就要和皇後打擂了。

係統:[鈕祜祿氏派人在煮米的水中加入了泡過紅花的水,佟佳氏派人在湯裏加入山楂一起煮,盛湯的時候還特意把山楂去了。]

蘊初皺了皺眉,有些不理解:“紅花活血化瘀,孕婦是不能碰的,這個我知道,但山楂是怎麽回事。”

係統:[山楂同樣具有活血化瘀的作用。使用過多可能會刺激宮縮。]

“使用過多?”蘊初抓住了這個點:“看來佟佳氏是想要徐徐圖之,可沒想到居然和鈕祜祿氏撞在了一起。”

“落轎!”

隨著太監的一聲呼喊,蘊初回過神來,扶著蘭時的手從攆轎上走了下來。

坤寧宮中皇後長發披散的躺在床上一看見康熙,眼眶就紅了起來,朝著他伸出手。

“皇上。”

“臣妾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萬福金安。”就在皇後打算抒情說些什麽時被蘊初打斷了。

皇後看著蹲在那裏的蘊初,神色一僵,很明顯剛剛並沒有看見她。

“起來吧。”

蘊初站起身看著皇後眼神中帶著擔憂:“皇後娘娘,您沒事吧,皇上和臣妾得到訊息時,都嚇壞了,生怕皇後娘娘出事。”

“榮嬪,你有心了。”

蘊初話裏的意思是什麽皇後自然明白,我得到訊息都高興壞了,就盼著娘娘你出事。

康熙坐在床榻前讚同的點了點頭:“榮嬪向來善良體貼。”

皇後聽了康熙的話,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係統:[恭喜,蘊初拿下一血,助攻康熙。]

“皇後,太醫怎麽說。”康熙把話題拉上正軌。

皇後虛弱的低著頭,手輕輕撫摸著肚子:“太醫說臣妾服用了活血化瘀之物,這才導致動了胎氣。太醫已經去開藥了。”

蘊初微微一眉,僅僅隻是動了胎氣,看來吃的有些少,話說吃這麽少,營養能夠嗎?

“既如此,那就好好休息,少些操勞,至於宮務就讓榮嬪幫你分擔吧,等你生完孩子再接回也不遲。

皇後:“……。”等我生完孩子在接回,怕是這六宮到要被榮嬪安插上她的人了。沒了六宮大權我這個皇後算什麽。

蘊初:“……。”把宮務交給我,信不信我把六宮的宮人都貼上忠心符。等承瑞再大一點直接把你架空,你都蒙在鼓裏。

當然也隻是這麽想想,若是她真的這麽做了,怕是總部那邊沒法交代。

康熙不知道眼前這兩個女人在想什麽,甚至覺得他的提議甚好:“皇後,你覺的怎麽樣。”

皇後雙手緊緊的攥著被子:“臣妾,臣妾。”她期待這蘊初自己識時務的拒絕。

蘊初期待的眼神看著皇後,就等著她答應。

“皇上,蘇麻喇姑來了。”

康熙一愣,想來是皇瑪麽知道皇後的是派蘇麻喇姑來看看的把:“請姑姑請來。”

“呼。”皇後鬆了一口氣,身子一鬆靠在了床上。

蘊初癟了癟嘴,倒也談不上失望。

“奴才給皇上請安。給皇後娘娘請安,給榮嬪娘娘請安。”

“蘇麻姑姑不用多禮。”康熙起身將蘇麻喇姑扶起:“是皇瑪麽派您來看望皇後的嗎。”

蘇麻喇姑慈祥的看著康熙:“太皇太後聽說皇後動了胎氣特意讓奴才過來看望,順便給皇後娘娘送些補品。”

蘊初順勢望去,血燕,人參,好家夥,這些都是皇後可都不缺,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這下一步不會就要宮權了吧。

“太皇太後老人家憐惜皇後娘娘懷孕還要操持宮務,便想著將宮權接過去,等皇後娘娘生下皇嗣後再送回來。”生育該有多難過啊,還有佟妃妹妹她才剛剛流產心情肯定不好。”蘊初依舊低著頭彷彿真的在為兩人擔憂。“而且臣妾總是覺得她們會受傷和臣妾有關,每日從那條路走的隻有臣妾,她們也算是被臣妾連累遭受了無妄之災。”康熙忍不住冷笑,對於佟妃而言算是無妄之災但鈕祜祿妃完全就是咎由自取,她在想著害人的時候卻不曾想到背後人有在害她。“這件事與你無關,她們就是衝著佟妃和鈕祜祿妃去的。”康熙和蘊初解釋道。“唉,佟妃妹妹和鈕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