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太皇太後的私心

本活不了幾年,倒不如不做懲罰,藉此賣鈕祜祿氏一個好。讓鈕祜祿一族更加忠心。皇後看著轉身離開了康熙,不由得歎了口氣,有些失望錯失了這個機會,不能一舉打倒鈕祜祿妃。蘊初打了個哈欠:“皇後娘娘,若是無事,臣妾便先回去了。”留在這也無事可做,還不如回去睡覺,皇後點了點頭同意了。……佟妃再次睜眼已經是深夜了:“水。”南枝一臉驚喜的看著佟妃:“娘娘,您醒了。”佟妃支撐著站起身,南枝拿了一個軟枕放在她身後,轉身...“萬歲爺,太皇太後請您過去一趟。說有事和您相商。”康熙剛走出坤寧宮就被太皇太後宮人攔住了。

“朕知道。”康熙揉了揉眉心,朝著寧壽宮的方向而去。

寧壽宮

康熙:“給皇瑪麽請安。”

太皇太後指了指旁邊的椅子:“過來坐,蘇茉兒給皇上端杯茶過來。”

“不知皇瑪麽找朕所謂何事?”康熙端著茶飲了一口,將杯子放在桌子上。

太皇太後轉動著手上的佛珠:“哀家聽聞皇帝讓人將今日給皇後做菜的人全部抓進了慎刑司。”

康熙皺了皺眉,皇後的飲食出了問題可不是什麽小事,更何況皇後腹中還懷有他的嫡子。在著她們今日敢對皇後動手,難道明日不會對他動手。於情於理這件事都應該徹查到底。

“確實如此。皇後懷有朕的嫡子,卻慘遭毒手,險些流產,朕自然要為她討回公道。”康熙想了想決定往嚴重了說

“糊塗。”太皇太後看著康熙搖了搖頭:“今日如此興師動眾,你可知會引起多少人的注意。這些人裏又有多少是別人的眼線,事跡敗露下毒手的宮人就已經淪為棄子。等到幕後之人下次出手,隻會更加隱蔽,你能保證次次保護皇後平安嗎?”

康熙一怔,才反應過來自己當時下這個命令有多麽衝動,後宮本就是魚龍混雜之地,各路人馬齊聚,誰又能保證這裏麵沒有白蓮教的人。

“可人已經抓進了慎刑司,倒不如好好審問審問,她們在宮裏還有沒有同黨。”康熙開口道,既然人已經抓了,那就物盡其用。

太皇太後道:“那些人,哀家已經讓人全部處理了。”

“什麽!皇瑪麽你為什麽要這麽做。為什麽不和朕商量。”康熙站起身看著太皇太後,他想不明白為什麽。

“皇帝!”太皇太後語氣嚴肅了起來:“現在不是你意氣用事的時候,別忘了現在你最應該處理的是什麽!”

對皇後出手的幕後之人,即便審問出來了又如何,如今正是康熙需要助力的時候,知道了這件事隻會讓他們心生隔閡。倒不如她直接將人處理了。

到底曆經三朝,身處後宮多年這點是太皇太後還是看的清的。

太皇太後一點,康熙在才反應過來,他現在最該處理的是鼇拜,為了讓鼇拜放鬆警惕,他付出了多少努力,絕對不能在此時前功盡棄。

但這幕後之人到底是誰,能讓太皇太後如此果決將人處理了,莫不是鼇拜,他為了奪權,不希望他這個皇帝有嫡子。才會對皇後下手。康熙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皇瑪麽說的對。”

見康熙平靜下來了太皇太後點了點頭:“想明白了就好。慧妃入宮久了,難免思念家鄉,哀家年紀大了,照顧不了她多久,皇帝有時間就多去陪陪她。”

正事說完了,太皇太後說起了私事,如今後宮接連有宮嬪生育,她也高興,卻一心想要一個流著科爾沁血脈的孩子。

能在她百年之後,繼續支撐著大清與科爾沁的關係,可以代替她給科爾沁撐起一片天。

但康熙卻一點也不往慧妃宮裏去,慧妃也沒有半點爭寵的心思,從不往康熙眼前晃悠。除了每日在宮裏待著,就是給她請安,其他地方哪裏都不去。

眼瞧著在這樣下去康熙怕是都要忘了宮裏還有慧妃這麽一個人了,太皇太後隻能親自出馬,讓康熙去慧妃宮中。

康熙皺了皺眉太皇太後的心思他是知道的,但是科爾沁血脈的皇子他的子嗣決定不能有。

若不是顧及太皇太後和皇太後蒙古出身的妃嬪他都不想納。

“皇瑪麽,朕知道了,朕有時間就去看看。”

聽到康熙的回答,太皇太後並不滿意:“蘇茉兒,哀家記得庫房裏有一個送子觀音,你拿過來給玄燁,讓他帶著給慧妃送去。”今日不管如何她都要讓康熙去慧妃那裏。

送子觀音,寓意已經很明白,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太皇太後的用意。

“皇瑪麽,朕今日還有事。”康熙有些抗拒太皇太後的自作主張。

太皇太後就像沒聽見一樣揮手示意蘇麻喇姑下去拿送子觀音。

蘇麻喇姑看了眼麵色冰冷坐在那裏的康熙,沒說什麽下去了。

她也是科爾沁出身,一直跟在太皇太後麵前,哪怕她是看著康熙長大的,這個時候也不能說什麽。

科爾沁想在蒙古繼續占有肥沃的草原,與大清的聯係就不能斷。太皇太後和皇太後倒是還能支援十幾年幾十年,可她們離世後,大清與科爾沁的關係可就斷了。如此科爾沁需要一個皇子。了。”聽白芍如此說鈕祜祿妃的心情好了不少。白芍則暗暗鬆了一口氣。鈕祜祿妃雖然心情好了,但佟妃的身孕依舊是一顆刺紮在她的心上,拔不出來心裏便不舒服。“佟妃那日去請安,記得通知本宮。”鈕祜祿妃眼裏閃過一絲殺意。她這招看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其實是對她最有利的方法。她這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娘娘。”白芍輕輕喊了一聲,最終還是什麽都沒有說。坤寧宮皇後端起藥碗一飲而盡,嫡子已經成了她的執念,同樣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