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皇後生產

,又不是一等:“這事隻有榮妃娘娘貼身宮女知道。”白芍皺了皺眉,確實不是深的主子們信任的人都不會近身伺候:“那董庶妃離開時的心情如何?”既然不知道談話內容,那就問問董庶妃心情,從董庶妃的心情也可以判斷一下兩人當時談沒談崩。“董庶妃和來時沒什麽區別啊。”木槿一臉疑惑:“娘娘詢問這個幹什麽?”這話不管是回答心情好還是不好都不要好,畢竟她也不知道鈕祜祿妃詢問這個是幹什麽“你怎麽什麽都不知道,你在鍾粹宮都幹...“汗阿瑪好厲害。”

承瑞一臉崇拜的看著康熙,看的康熙心花怒放高興不已。

蘊初輕輕掃了一眼旁邊的兆佳氏,無奈的歎了口氣,恐怕今天各個宮裏又要有不少瓷器被摔碎了,但康熙看重承瑞蘊初還是很滿意的。

見到了兒子,康熙直接把兆佳氏忘在了腦後,跟著蘊初回了鍾粹宮。

這一晚無數人暗罵蘊初慣會用兒子爭寵。一邊又在暗歎自己怎麽沒了兒子。

...........................

時間飛逝轉眼便是一個月。

“娘娘,皇後娘娘發動了。”

“發動了?”蘊初盤算了一下時間:“這才八個月,怎麽就要生了,難道又中了暗算,不應該啊。快準備攆轎,去坤寧宮。”

自從上次皇後動了胎氣,宮外的赫舍裏家便給皇後送了兩個嬤嬤幫忙安胎,將皇後的飲食把控的嚴嚴的。

而鈕祜祿和佟佳氏因為折了人手,生怕康熙查出點什麽也暫時不敢輕舉妄動,按道理皇後這胎應該很安全啊。

係統:[是皇後自己的問題。]

自己的問題,蘊初眨了眨眼睛猜測道:“不會是因為宮權旁落,鬱結於心導致的吧。”

身為皇後,六宮大權卻被太皇太後掌握,心裏麵不舒服在所難免,可她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安心養胎嗎?怎麽一心想著宮權。

係統:[皇後沒了宮權,整日裏無事可做,就唸叨著太皇太後奪了她的宮權。心裏憋了一口氣,偏偏還發泄不了,不早產就怪了。]

坤寧宮

以太皇太後康熙為首的一眾人,都等候在殿外,等著皇後生產。上一個有這樣待遇的還是她。

蘊初輕輕打了個哈欠,有高位坐鎮就是不一樣,地下一溜的庶妃沒一個敢開口說話的。

坤寧宮安靜的要死,除了產房內時不時的傳出的點聲音外,根本無人說話。蘊初左右撇了眼,雖然無人開口,但一個個的手裏的帕子都扯變形了。

“啊——!”伴隨一聲尖叫,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

“生了,生了。”

康熙眼瞧著喜形於色站起身,產房的大門很快被開啟開啟,嬤嬤從裏麵走出來,懷裏抱著個嬰兒。

“恭喜皇上,皇後娘娘生了個小格格。”

一聽是一個格格,康熙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僵住了,但很快回過神來讓太醫給小格格請平安脈。

“太醫,給小格格把脈。”

雖然康熙不是重男輕女的人,但卻還是希望兒子多,尤其希望能有一個嫡子,聽到皇後生了個女兒,難免有些失望。

康熙不高興,但嬪妃們高興啊。

太皇太後起身看了眼繈褓中的孩子也有些失望:“哀家老了,坐了這麽久也累了,就先回寧壽宮了。蘇茉兒扶哀家回去吧,皇帝也早些回去休息。”

皇太後向來對太皇太後惟命是從,見太皇太後走了也不多留跟著走了。

蘊初看著太皇太後離去的背影,又看看了產房,太皇太後離開前,半點沒有提到宮權,看樣子並不太想歸還給皇後,皇後想拿回宮權不容易啊,這後宮有熱鬧可以看了。

產房內聽到產婆說她生了一個格格,皇後不相信拉著嬤嬤的手詢問聲音顫抖:“本宮生的是阿哥對嗎。”

趙嬤嬤拿著帕子給皇後擦汗,安慰道:“娘娘,會有阿哥的。”

皇後聽了趙嬤嬤受不住再加上剛剛生產完直接暈了過去。

趙嬤嬤見皇後昏了過去急忙跑到產房外:“太醫,皇後娘娘昏倒了。”

太醫把了把脈,摸了摸鬍子,有苦難言,皇後娘娘氣急攻心暈了過去,這就是表示她不喜歡小格格嗎。

“皇後娘娘,剛剛生產了有些脫了力,才睡了好了。”

聽到太醫的話趙嬤嬤鬆了一口氣:“有勞太醫了。”。但令皇後沒有想到的是,康熙下了旨,賜佟妃協理六宮之權。甚至不同於鈕祜祿妃的那次,這次康熙直接派人從皇後這裏要走的。在聽到康熙旨意的那一刻,皇後感覺自己的心跳一頓,六宮大權在康熙眼裏就是這麽可以隨意賞賜的麽?想給誰就給誰,從不在意她的感受。皇後心頭一涼,她為了處理六宮事務殫心竭慮,每日勤勤懇懇,可如今突然被人又挖走了一部分。可皇後絲毫沒有想,康熙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是真的不在意六宮大權?還是真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