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納喇氏有孕

是來看承慶也不會對她安排在承慶身邊的奶嬤嬤指手畫腳,這讓皇太後很滿意。“太後娘娘心善。”一旁的嬤嬤笑著說。心善,皇太後不予置否:“去吧,把嬤嬤給惠嬪送去。”大張旗鼓的送,那就是讓後宮裏的人都收斂一些,別眼瞎,心瞎,沒腦子,別人挑撥幾句就去算計。“咱們承慶有了弟弟,就有人陪承慶玩了。”皇太後身後將承慶抱在膝上說。“抱。”一旁的三格格看見皇太後抱著承慶也湊了過去拉住太後的衣角。“我們三格格吃醋了。”皇...“給皇瑪麽請安,給皇額娘請安。”康熙走到太皇太後皇太後身邊行禮。

太皇太後看了眼康熙,兩人眼神交匯便知道事成了。

“皇帝,不用多禮。”

“皇上,時間也不早了,開宴吧。”皇後走到康熙身邊柔聲說著。

下麵有嬪妃小聲嘀咕:“中宮所出就是不一樣,哪怕隻是個格格,皇上也如此大費周章。”

“到底是皇後所出,哪裏是旁人的孩子能比的。”

“說的也是,皇後終究是皇後。”

“也好。”康熙點了點頭,攙扶著太皇太後入座,早些結束,他也好回去處理鼇拜後續的事情。

“額娘,什麽時候回去呀。”承瑞拽了拽蘊初的衣角詢問。

承瑞今天跟著蘊初一起來的坤寧宮,一直帶到現在,還被勒令不能亂跑。

蘊初抱著他坐在位置上:“等宴會結束了就能回去了,再忍忍。”

“額娘,承瑞想吃綠豆糕。”承瑞指著桌子上的糕點說道。

蘊初轉頭看了眼蘭時,蘭時立馬會意從懷裏掏出一包糕點,取出一塊遞到承瑞手裏。

綠豆清熱解毒,可以補充營養,同時也屬於寒涼食物,不能多吃。

“隻能吃一塊。”

皇後宮裏的東西還是盡量能不吃就不吃的好,雖然她不敢明目張膽的下毒,但小心些總沒錯。

“嘔。”

蘊初順著聲音望去,納喇氏用帕子捂著嘴角,眉頭緊皺,好像身體不適。

“納喇庶妃可是身體不適。”皇後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身為皇後要賢惠大度,要體恤嬪妃,尤其在這種場合更要彰顯皇後的氣量,不能失了體麵。

“回皇後娘娘,嬪妾這些日子見到油葷便忍不住反嘔。”

“該不會是孕吐了吧。”董庶妃詫異的接了一句,等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麽。

她在小格格的滿月宴上,說納喇庶妃懷孕,這不是明顯要搶皇後的風頭嗎。

看了看上首的幾人,皇後眼瞧著維持不止臉上的笑容,康熙幾人倒是沒有什麽明顯的反應。

太皇太後探究的看了眼納喇氏:“去太醫院請一個太醫過來。給納喇庶妃看看。”

係統:[宿主,納喇庶妃懷孕了?]

蘊初瞥了眼皇後:“是啊。”

係統:[宿主也沒給納喇庶妃下藥啊。]

蘊初無奈瞭解釋道:“承慶出生於康熙九年二月初,再加上前段時間納喇氏侍寢頗多,提前懷上也是有可能的。”

沒過一會太醫便提著藥箱過來了。

“臣參見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後娘娘。”

“李太醫,給納喇氏瞧瞧。”太皇太後開口吩咐道。

李太醫走到納喇庶妃身邊,為她診脈,脈如滾珠,是喜脈,

“恭喜太皇太後,皇太後,皇上,皇後娘娘,納喇庶妃已經有一月有餘的身孕的。”

李太醫跪在地上賀喜道,至於今天會不會破壞小格格的滿月宴,那不是他的考慮範圍,畢竟他是太皇太後的人。

“當真。”康熙有些激動的站起身,今天當真是個好日子啊,他不僅除去了鼇拜這個心頭大患還迎來了新的的子嗣。

“好好,來人通知禦膳房給納喇氏換一桌清淡些的菜。”太皇太後也滿臉笑意,如今後宮中就隻有一個皇子,納喇氏有孕,自然格外重視。

嘶。

來參加滿月宴的福晉目光或多或少的都落在了皇後身上,好好的一個滿月宴被一個庶妃搶了風頭。

“納喇庶妃有孕,前三個月的請安便免了吧,養好身子纔是最重要的。”皇後麵上維持著笑容關心體貼的說著,雙手緊攥。

“謝皇後娘娘體恤。”納喇氏站起身行禮。

“好好,今日有算雙喜臨門,納喇氏有孕,將其待遇提升到貴人。”康熙大手一揮直接下口諭,絲毫不顧及身邊的皇後。

係統:[納喇庶妃有孕,宿主,你看要不要,也給她下一顆啊。]

“不要。”蘊初果斷拒絕:“現在宮裏就承瑞一個阿哥,多一個來轉移視線也是好事省得她們有事沒事就隻有盯著鍾粹宮。”

“李太醫,納喇氏這胎便也就交給你負責了。”太皇太後看了眼皇後對著太醫吩咐道。

皇後的眼神哪怕再掩飾,還是沒能逃過太皇太後的眼睛,若是她不管這孩子怕是沒出世就要折在皇後手裏,康熙子嗣不豐,這種事她絕對不允許發生。

太皇太後轉動這佛珠,這宮權暫時還是不還給皇後的好。

今日這場宴會結束,怕是沒有人記得主人公是誰了吧。辦,前朝的事務是重要,但為皇家綿延子嗣也同樣重要。”太皇太後想要勸說康熙選秀。聽到選秀康熙皺了皺眉,選秀所耗費的財力太大,有這錢還不如拿去充盈軍隊呢。“皇瑪麽,三藩未定,朕哪有心情選秀。”“既然你不願意大選,那小選總可以吧,從包衣世家挑選適齡女子入宮,也算是充盈後宮了。”太皇太後歎了口氣退了一步。這宮裏的阿哥是不少,可總共就是出自兩個人的肚子,隻有這宮裏再多些孩子她才能心安。康熙點了點頭沒有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