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赫舍裏夫人

擔心。”太醫摸了摸鬍子耐心解答。“太醫,本宮這一胎就交給你來負責了。等阿哥平安降世本宮必有重賞。本宮有孕一時目前不要聲張,現在你先回太醫院吧。”皇後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對太醫說道。“臣告退。”太醫收拾好藥箱就離開。“娘娘,要不要去通知太皇太後和皇上,娘娘有了身孕,皇上必然高興。”趙嬤嬤眉開眼笑。皇後娘娘有了嫡子地位就更穩固了。“不著急,本宮如今纔有了一月身孕,等滿三個月再說也不遲。更何況如今有惠嬪...宴會結束蘊初抱著昏昏欲睡的承瑞坐上攆轎。

“額娘。”承瑞揉了揉眼睛又在蘊初懷裏蹭了蹭。

蘊初安撫道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乖,睡吧。”

係統:[宿主,我去查了一下發現董庶妃於納喇庶妃生產日期之隔了一個月,那董庶妃是不是也懷孕了。]

蘊初手微微一頓思考了一番:“應該還沒,不過也快了,董庶妃若是個聰明的就應該知道如今懷孕的納喇庶妃是她天然的擋箭牌,隻要她瞞的夠嚴,就不會有人注意到她。”

如今在小格格滿月宴會上曝出懷孕的納喇庶妃可是皇後的眼中釘肉中刺,同時也吸引了其他庶妃視線的注意。

皇後可是自從知道納喇庶妃懷孕的訊息那眼神隻要看向納喇庶妃就會透露著一股憤恨。

她遲早要對納喇庶妃出手,不過有太皇太後護著,隻要納喇庶妃不作這胎必然是能保住的。

到了鍾粹宮,蘊初將承瑞放到寢殿床上蓋好被子便也就離開了,留著橘如在這裏守著。

“娘娘,今日進宮的福晉都已經陸續離開了,倒是皇後額娘赫舍裏夫人還在坤寧宮,而且今天赫舍裏夫人進宮還帶了皇後娘孃的妹妹。”

“皇後的妹妹?”蘊初皺了皺眉,難道赫舍裏家看皇後生了一個女兒坐不住了,想來個娥皇女英共侍一夫。

係統:[皇後的妹妹是康熙十九年入的宮,康熙二十三年封為平妃。]

聽了係統的話蘊初反應過來了,康熙十九年進宮,那就表示現在皇後的妹妹還小,若是如此那就今日跟著赫舍裏夫人進宮的便不可能是皇後的親妹妹。

係統:[不過在平妃入宮之前宮裏還有一個赫舍裏庶妃,康熙十六年封為僖嬪。]

蘊初稍微盤算了一下,宮裏庶妃雖然多,但姓赫舍裏的確實沒有,莫非這個庶妃是皇後母家送進宮幫皇後爭寵的?

這麽一想蘊初有些激動。

蘊初詢問道:“可看到皇後的妹妹今年多大。”

花月仔細回想了一下:“大約是豆蔻年華(十三歲)。”

“讓人繼續盯著坤寧宮,看看赫舍裏夫人有沒有帶著皇後娘孃的妹妹出宮,不管情況如何立即回來告訴本宮。”

……………………

坤寧宮

“額娘。”皇後委屈的看著赫舍裏夫人,今日是她孩子的滿月宴結果被一個庶妃給毀了。

還有誰記得今天是皇後嫡女的滿月,怕是都隻知道今天一個庶妃懷孕搶了皇後的風頭。

赫舍裏夫人安撫道拍了拍皇後的背將她攬在懷裏:“娘娘不過一個庶妃成不了氣候,你是皇後,背後還有整個赫舍裏家族為你撐腰呢。”

聽了赫舍裏夫人的話皇後的心情好了不少:“額娘還沒有見過小格格吧,本宮讓人抱來給你瞧瞧。”

“紫蘇,去把小格格抱過來。”

赫舍裏夫人從袖子裏掏出一遝銀票:“這些是家裏麵給你的,娘娘是皇後需要用到錢的地方多。”

“謝謝額娘。”皇後接過銀票後和赫舍裏夫人抱怨了起來:“額娘,太皇太後在本宮懷孕時收走了本宮的宮權,到現在也沒有還給本宮,如今本宮纔是皇後,太皇太後她怎麽能一直霸著宮權不放。”

赫舍裏夫人嚇的趕緊捂住皇後的嘴:“娘娘,這些話以後千萬不要再說了,皇上重孝道,若是讓他聽見定然會對娘娘不滿。”

“額娘,女兒該怎麽辦?”皇後無措的看著赫舍裏夫人,作為皇後她沒有宮權,背地裏那些個庶妃指不定怎麽笑話她呢。

赫舍裏夫人拍了拍皇後的手安撫著說:“娘娘現在您不要急著去想宮權,最要緊的是照顧好小格格,做一個好母親,其次是多去太皇太後皇太後宮裏盡孝心。讓宮裏人覺得你是一個合格的皇後,那麽太皇太後便沒有理由去霸著宮權不放了。”

赫舍裏夫人說的這些她都能做得到,哪怕是演,她也能演的和真的一樣。皇後還是有些不放心。

“那若是太皇太後裝聾作啞就是不肯歸還呢。”

赫舍裏夫人撇了皇後一眼無奈的歎了口氣:“你是皇後管理六宮事務名正言順,誰能越過您去,即便太皇太後到那時不想還,不是還有皇上嗎。娘娘所做的一切就是做給皇上看的,皇上對娘娘滿意,有他發話,即便太皇太後再不滿也不能駁了皇上的麵子。”

這就是陽謀,即便知道那是一個陷阱,也不得不往裏麵跳,皇後去給太皇太後請安,那是有孝心,沒人能說出半個錯來。

“額娘說的對,本宮明白了。”聽了赫舍裏夫人的話皇後也不再鑽牛角尖,就像她額娘說的她終究是皇後。

“娘娘,福晉,小格格來了。”

奶嬤嬤抱著小格格走了進來:“奴才給皇後娘娘請安,給福晉請安。”

“這就是小格格吧,長的真可愛。”赫舍裏夫人看了看小格格滿臉慈愛,掏出一個長命鎖:“這是奴纔在給小格格的一點心意。”

皇後娘娘示意紫蘇收下,抱著小格格下去休息,繼續說起了正事。

“娘娘是皇後,終究還是需要一個嫡子,來穩固地位。”赫舍裏夫人表情嚴肅的和皇後說著。在後宮阿哥纔是最重要的。

“額娘。”皇後臉色一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看了看赫舍裏夫人身後的姑娘:“額娘本宮還年輕,生孩子也不急於一時。”

嫡子,她都快被嫡子壓的喘不過來氣了。

“唉。”赫舍裏夫人歎了一口氣對著身後的姑娘說:“你先出去吧,我有一些話要單獨和娘娘說。”

“是。奴才告退。”小姑娘對著皇後和赫舍裏夫人行了一禮便出去了。

“娘娘,自從你祖父死後,赫舍裏家是你三叔索額圖當家,如今赫舍裏家表麵風光,若是娘娘在宮裏沒有一個嫡子,這樣的風光也維持不了多久。”赫舍裏夫人語重心長的和皇後說著。

“額娘不是要送哪個姑娘進宮?”

赫舍裏夫人搖了搖頭:“她是要參加兩年後的選秀,去年因為年紀沒到所以沒參選,額娘帶她進宮也是想你們先熟悉熟悉,以後在宮裏有一個助力。”������f���ǘO����T�󡣡����ϳ�檄�����m�����Y���Y��f�����m��߀Ո�����ջس��������o�ﵓ������ס��Ҫ�𑪵���˼�_�ڵ����������o�ﵓ��������Y��•�����������w�����s����߅߀�а�������Ҫ����������g��١�����Ӽ��겻���㷀�ء����@Ԓ�Ͳ��f��������������ˡ����������������m֮�������f�󷽣��s�����������������һŮ�ڿ๦�ߣ�١������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