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再現一品紅

又虛弱,也確實需要多一些人協理六宮,皇帝不如借著這次的機會大封六宮如何?”太皇太後說出了她的想法。“皇瑪麽所言極是。”康熙點了點頭,鈕祜祿氏和佟佳氏一個是輔政大臣之女,一個是他母家表妹,入宮後身份太低了確實不好。聽到康熙沒有反駁,太皇太後還是很滿意的又想起了養在皇太後身邊的承慶:“皇帝有時間便去慈寧宮看看你皇額娘和二阿哥,現在承慶都會喊汗阿瑪了。”說起二阿哥承慶康熙不自覺皺了皺眉,對於這個兒子他雖...同皇後交流了一番,赫舍裏夫人便帶著那位姑娘離開了皇宮,她們前腳剛走後腳訊息便傳到了鍾粹宮。

鍾粹宮

蘭時:“娘娘,赫舍裏夫人帶著那位姑娘出宮了。”

“出宮了。”蘊初微微眉頭微皺思考一番很快便想明白了。

皇後身體健康沒有什麽毛病,還能生育哪怕第一胎是一個格格又如何,難保下一胎不是一個阿哥。

一個嫡子和一個庶子意義是不一樣的,嫡子可是名正言順的太子人選。比其他阿哥更有競爭優勢,但哪有如何總歸還是要進宮的。

“娘娘,赫舍裏家難道不是打算送人進宮幫皇後爭寵嗎,莫不是皇後娘娘不願意?”蘭時不解的詢問,人已經帶進宮了,怎麽又帶走了。

蘊初不緊不慢的解釋:“你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了嗎?”

“小格格滿月宴。”蘭時眼睛一亮,在小格格滿月宴上給皇後送人爭寵。

這膈應的可不止皇後娘娘還有皇上,這不就差明說皇上不喜歡格格嗎。

“不止。”蘊初淡然一笑,康熙擒鼇拜,這裏麵可有不少赫舍裏家的功勞,如今赫舍裏家聖眷優渥,深得聖心。自然不願在這件事上惹了皇上厭惡。

赫舍裏家果然不簡單。

但皇後敢算計她,那就別怪她斷了她的後路,讓她在皇後位置上坐一輩子,沒有阿哥,被康熙厭棄哪怕是皇後最終的結局也是成為赫舍裏家的一枚棄子。

蘊初很清醒,身處後宮就不要談感情,不要感情用事,更不要心慈手軟,這樣最後隻會害了自己。

在後宮,不管是太皇太後還是康熙都希望局勢是平衡的,不是那個宮裏一家獨大。

而她註定子嗣多,而且大多都是阿哥,必然成為太皇太後眼中一家獨大的那個,那樣身邊的麻煩更多。

為了達到太皇太後的平衡,並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裏,她是不會允許皇後難產離世的。

蘊初在紙上勾畫著,微微勾唇,眼裏全是淡漠,隻有日後皇後和鈕祜祿氏以及佟佳氏都在後宮,她們三人明爭暗鬥,那麽她纔不會顯得格外突出。

“不止?還有什麽原因嗎。”蘭時有些疑惑。

蘊初抬起頭警告道:“知道的太多可不好。”

“是,奴婢知錯。”聽到蘊初的警告蘭時急忙低頭認錯。

“下不為例。”蘊初放下毛筆,見紙上的字跡幹涸,便將它折起放入了匣子裏。

“幫本宮更衣吧,明天還要去想皇後請安。”蘊初站起身朝外寢殿走去。

赫舍裏家暫且不管,她很期待,明日皇後看見她會是一幅什麽神情,希望今晚皇後看見那瓶一品紅還能睡的著覺。

……………

“娘娘,今天不帶大阿哥一起去嗎?”花月一邊給蘊初上妝一邊詢問道。

蘊初透過銅鏡左右看了看妝容,很滿意,又從匣子裏拿出一個羊脂玉鐲子戴在手腕上。

“今日又不是初一十五的,就不帶承瑞一起去了,讓他多睡一會,我們走吧。”

說完扶著蘭時的手離開了鍾粹宮。

坤寧宮

皇後拿著一個瓷瓶眼神晦暗不明,昨天卸妝時從她的匣子裏發現的。

她有些恐慌,這個瓷瓶裏裝的是一品紅,是當年承瑞滿月宴上讓趙嬤嬤交給橘如,讓她下給大阿哥的藥。

如今在她小格格的滿月宴上出現在來她的匣子裏。

榮嬪什麽都知道,橘如背叛了她,沒有給承瑞下藥,甚至還投靠了榮嬪。

當時她便想除去橘如,但橘如一直待在鍾粹宮從不外出,沒有機會,沒有理由在加上隻是榮嬪當時沒有發作,她還以為是榮嬪沒有證據,害怕不敢和她這個皇後作對。原來不是,榮嬪當時沒有發作就是等著今日。

哪怕她拿著這瓶藥找到皇上,皇上也不會相信這是榮嬪的,若是皇上在往深處查,被扒出來的隻會是她。

但榮嬪是怎麽將這個放進坤寧宮的,坤寧宮上上下下那麽多宮人,她不能完全保證裏麵沒有旁人的眼線,但能進入內殿寢宮的隻會是她信任的人。

這瓶藥是怎麽躲過所有人的視線出現在她的梳妝匣子裏的。

莫非她的宮裏有榮嬪的人,甚至這個人已經成為了她身邊親近的宮女。

不對若當真是這樣,那麽這個人一定會有更大的用處,為何會浪費在這裏。皇後內心糾結不已。

“娘娘該起身了,各宮已經來請安了。”

聽到紫蘇的聲音皇後會過神來,將瓷瓶藏在了枕頭底下。

羅帳掛起,皇後從床上起身,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進來整理床鋪的宮女阻止道:“今日不用你們收拾,退下吧。順便讓趙嬤嬤進來,本宮有事吩咐。”

不管如何,她都要把人全部排查一遍,一個也不能放過。

趙嬤嬤:“奴才給娘娘請安。”

“嬤嬤。”皇後指了指她的床榻:“枕頭底下有一瓶藥,你把她拿出來。”

聽到皇後吩咐趙嬤嬤利索的從枕頭摸到了瓷瓶,拿出來一看,有些驚慌。

沒人比她更熟悉這個瓷瓶,這個是她當初親手交給橘如的,但從那天以後什麽事都沒有發生。

一開始她和皇後還忐忑被發現了,但過來一年什麽事都沒有發生,便將此事忘在了腦後。

沒想到小格格滿月剛過,這瓶藥就出現了。

“娘娘。”

“你暗中將整個坤寧宮排查一遍,看看昨天有誰進了本宮的寢殿。”皇後上好妝扶著紫蘇的手離開了。

剩下的事留給趙嬤嬤處理。

“臣妾參見皇後娘娘。”

“嬪妾參見皇後娘娘。”

“各位妹妹免禮吧。”皇後抬手讓她們起身。

“謝皇後娘娘。”

“榮嬪,今日怎麽不見大阿哥?”皇後開始了每日的一次的關懷。

“回皇後娘娘,今日晨起,臣妾去叫大阿哥起床,可半天不見大阿哥搭理臣妾,嬤嬤們說,小孩子貪睡長身體,臣妾也隻好放棄,明日臣妾便帶著大阿哥來給皇後娘娘賠罪。”蘊初睜著眼睛說瞎話。

皇後看著蘊初麵色如常,彷彿什麽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心裏一緊,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緊攥住衣服。

“唉,臣妾也是第一次養孩子什麽都不懂,隻能跟著嬤嬤們學慢慢摸索,不過等到下一個恐怕就熟悉很多了。”

這句話直接讓眾多嬪妃心頭一哽,她們還一個孩子都沒有,蘊初就已經在想下一個了,看這康熙寵她的架勢,她們又說不出反駁話。不用再說,其他人都明白怎麽回事了。其實一開始承慶單純以為,他們就是簡簡單單的紙上談兵,寫寫策論就可以了。但看見承瑞他們掏出來堆放在桌子上的銀票,碎銀時,在其他人期待他能掏出多少時,他懵了。當然懵的不是他,還有他的兩個弟弟,承傂,胤禊。他們仨就是難兄難弟。然後,他就去找了皇太後,再然後事情就變成了這樣。佟妃:“二阿哥可真是有孝心,有事情寧願麻煩皇太後也不願意找額娘。”惠嬪氣的咬牙切齒。“哦,本宮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