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董庶妃到來

“琪琪格,你也來看看。”皇太後聞言也湊了上去,看著躺在繈褓裏閉著眼的孩子笑著說道:“小阿哥長的好看。”躺在繈褓裏的承瑞,微微皺了皺眉睜開眼,哭了起來。“小阿哥是餓了吧,快抱下去餵奶。”太皇太後將承瑞遞到奶孃手裏。“好了,也累了一天了,大家都散了吧。”在鍾粹宮坐了一個時辰,太皇太後一也有些精神不濟。在皇太後的攙扶下先離開了鍾粹宮。…………蘊初再次睜眼已經是申時了。“娘娘,您醒了?”橘如欣喜的看著蘊初...“大阿哥年幼,貪睡也是正常,榮嬪不必過於苛責。”皇後十分善解人意。

“皇後娘娘這話說的和皇上一模一樣,皇上也時常說臣妾要對承瑞寬鬆一些別總拘著他,皇上還說臣妾一點也不像承瑞的額娘倒是像極了他姐姐,總愛欺負他。”蘊初像是想到了什麽用帕子捂著嘴角笑著。

蘊初越說越高興,眾嬪妃的帕子越絞越緊。

皇上從不跟她們說笑,每次都是她們小心翼翼的哄著敬著。

皇後立馬截住蘊初的話題,開口說:“諸位妹妹也入宮有段時間了,要早日為皇上開枝散葉綿延子嗣纔是。”

“是,嬪妾們知道了。”

蘊初看了看皇後,每次請安皇後幾乎都要提起為皇上開枝散葉纔是,好像這樣就能彰顯她有多賢惠一樣。

有本事別在背後下黑手啊。

“張庶妃,大格格身體如何了,這些日子有沒有好些?”

“回皇後娘娘,大格格這些日子好多了,身子也不像之前那樣虛弱了。”

自從禁足結束後,張庶妃最近老實乖巧多了,康熙憐惜大格格體弱便讓張庶妃重新抱養了回去。

“那就好,你要好好照顧大格格。”

“是。”

“今天就到這吧,本宮也累了。”皇後揉了揉額角,滿臉疲憊,因為蘊初昨夜她一夜未睡,今日還要應付一群嬪妃,等會還要去太皇太後宮裏請安。

“臣妾告退。”

“嬪妾告退。”

蘊初走出坤寧宮便被董庶妃攔住了去路。

“榮嬪娘娘。”

“董庶妃,你有什麽事嗎?”蘊初看了眼董庶妃開口道。

“禦花園的花開的極好,不知道嬪妾有沒有那個榮幸請娘娘一起賞花。”董庶妃笑的溫和,絲毫不見當初與她的針鋒相對。

“大阿哥還在宮裏等著本宮回去用膳呢,至於賞花本宮就不去了。”蘊初也懶得搭理她,說完便坐上攆轎離開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她可不相信董庶妃會無緣無故的找上她,更何況董庶妃還是皇後的人。

“小主,我們還要找榮嬪娘娘嗎?”白芷詢問道。

“要,怎麽不要,準備點禮物,回頭隨本小主去鍾粹宮。”董庶妃的手放在腹部,她和納喇庶妃幾乎是同一時間懷孕的。

雖然如今有了納喇庶妃在前麵吸引視線,她可以安安全全度過前三個月,可那之後呢。

雖然她是皇後一派的人,可皇後如今尚未有嫡子,哪怕她再蠢都知道,皇後不希望有人在她之前生下阿哥。

可榮嬪卻能躲過皇後的明槍暗箭,平安生下阿哥,並且讓他健康成長。

若能得到榮嬪的保護,董庶妃微微一笑想來她的孩子也能平平安安的成長。

可她卻絲毫沒有想過蘊初憑什麽平白無故的幫助她。

鍾粹宮

“額娘。”

蘊初還沒走進門就被一個奶團子抱住了大腿。

“承瑞是在等額娘嗎?”蘊初蹲下身子笑眯眯的詢問道。

“嗯。”承瑞點了點頭奶聲奶氣道:“嬤嬤說要等額娘回來了才能吃飯飯。”

蘊初臉上的笑意一僵站起了身子,確定了是親生的。

承瑞絲毫沒有發現蘊初心情的變化:“額娘吃飯。”

“好,吃飯。”蘊初一把將承瑞抱起順手拍了拍他的屁股惡狠狠道:“今天你的飯要是吃不完,你就別想下桌子。”

話是這麽說,但也就僅僅隻是說說逗逗他罷了,蘊初還是很瞭解自己宮裏的這些人的。

餓著誰了也不會餓著承瑞,晨起奶嬤嬤必定喂一次奶。

飯桌上蘊初一邊吃飯一邊看了看正在給承瑞喂粥的橘如。由衷的感慨有錢有勢的日子過得就是好,連帶娃都是如此輕鬆。壓根不需要自己操心多少。

飯後蘊初依靠在榻上手裏翻著一本宮鬥秘籍翻看著。

“娘娘,董庶妃來了。”花月進來稟報。

“董庶妃。”蘊初放下手中的書:“有意思,讓她進來。”

這麽執著的來找她,哪怕被她拒絕了也還要往上湊,甚至連會不會遭了皇後的記恨都不顧慮,這是有求於她吧。

“嬪妾給榮嬪娘娘請安,榮嬪娘娘吉祥。”董庶妃一進門便畢恭畢敬的給蘊初行禮。

承瑞被聲音吸引朝著這邊望了一眼便繼續玩著手裏的積木。

“董庶妃免禮吧。”蘊初抬了抬手:“賜坐。上茶。”

“謝娘娘。”董庶妃站起身坐在了椅子上:“娘娘,嬪妾人微言輕沒什麽好東西,這是嬪妾的一點心意。”董庶妃將一個小匣子遞到蘊初手裏。

開啟一看是一對玉鐲,蘊初輕輕轉動著手上的羊脂玉鐲子。

“董庶妃,你瞧瞧本宮手上的鐲子如何。”蘊初輕輕一抬手,衣袖滑下,露出手腕上的羊脂玉鐲。

“娘孃的鐲子自然極好。”董庶妃神色一僵,比起這個鐲子,她送的那個簡直拿不出手。

蘊初將匣子往前一推:“當初皇上送了本宮好幾個匣子的鐲子,各式各樣的,本宮都帶不過來,妹妹的鐲子本宮就不收了,謝謝妹妹好意了。”

聽到蘊初這麽說董庶妃也不會不好再說什麽隻能讓白芷將匣子收回來。

“啪嗒。”一旁承瑞堆的積木倒了。

“大阿哥每天一個人玩,會不會覺得孤獨,娘娘就沒想過給大阿哥找一個玩伴嗎。”看到承瑞董庶妃想到了應該如何說。

“玩伴?”蘊初微微思考了一番:“你是說哈哈珠子?這個等到了年紀皇上自然會為承瑞挑選,也輪不到本宮操心。”

言外之意更輪不到你來操心。

董庶妃笑容不變:“大阿哥瞧著如此乖巧,一定能當一個好哥哥。”

“大阿哥自己都還小需要人照顧,那裏就能當一個好哥哥了。”

“娘娘把大阿哥養的真好,健健康康,不像張庶妃的大格格,病懨懨的。”

蘊初喝茶的手微微一頓將杯子放在桌子上表情嚴肅的看著董庶妃:“董庶妃,大格格再如何也是皇上的女兒,還輪不到你來說,若是董庶妃沒什麽事便早些回去吧。”

“榮嬪娘娘。”聽到蘊初讓她離開董庶妃坐不住了她今天來了鍾粹宮的訊息怕是已經傳進了皇後耳裏若是得不到榮嬪的庇護,再惹了皇後的厭惡,後宮就真的沒有她的立足之地了:“嬪妾想求娘娘庇護。”蘊初不願意接話,那麽便隻能她主動說出來把話挑明。

“庇護?”蘊初輕輕一笑:“董庶妃在說什麽,後宮嬪妃應當求皇後娘娘庇護纔是怎麽求到本宮頭上了。”

“嬪妾,嬪妾有了身孕。”董庶妃糾結了一會還是開口說了出來。

蘊初起身將董庶妃扶起:“有了身孕就多注意一些。”

“娘娘。”董庶妃眼裏閃過一絲期望。

“妹妹有了身孕就要多多注意一些,好好休息早些回去吧。本宮還等著妹妹給承瑞添一個弟弟呢。”蘊初神情柔和。

聽了蘊初的話,董庶妃以為蘊初這是接受她了,願意庇護她:“謝娘娘。”

送走了董庶妃,蘊初重新坐回榻上翻看著書。

一旁蘭時有些忍不住詢問:“娘娘當真要庇護董庶妃嗎?”

“誰說的。”蘊初繼續看著書頭也不抬:“本宮可沒說過要庇護她這樣的話。

之所以放鬆了態度,是擔心董庶妃今日沒能得到她庇護對她懷恨在心再惹了皇後記恨,狗急跳牆,想來陷害她來繼續獲取皇後信任。

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她也沒有那麽多精力能時時刻刻提防著董庶妃。

蘊初思考的很多,到也不是她想這麽多,而是不得不想這麽多。一個懷有身孕的女子,尤其是在後宮就跟一個炸藥包一樣。稍有不慎就被傷到了。

“董庶妃好像相信了,若是那一天董庶妃出事了,豈不是會怪到娘娘頭上?”蘭時有些擔憂的說。

蘊初抖了抖手上的書,將它放在了桌子上:“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

若不是董庶妃懷有身孕,蘊初壓根不會在意她,曆史上對於董庶妃的記載也就隻有一個皇次女生母罷了,其他的什麽都沒有。子。若不是她安插的人傳回來的訊息,她都不知道董庶妃有如此大的膽子。再加上昨日皇太後賜給惠嬪的兩個嬤嬤傳訊息說是惠嬪給二阿哥和三格格都做了衣服。同樣都是將孩子養在皇太後身邊,有了惠嬪做對比,太皇太後對董庶妃更加不喜。惠嬪也沒有想到她在無形之中坑了董庶妃一次。“讓她進來。”“是。”蘇麻喇姑應了一聲出去了。董庶妃站在寧壽宮外有些拘謹,不知所措,遠遠的就看見朝她走來的蘇麻喇姑,露出了笑容。“奴才給董小主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