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五歲能騎射

些熱茶。”南枝端著一碗熱茶遞給梁九功。“多謝姑娘。”梁九功端過熱茶滿臉笑容,佟妃娘娘身邊的人辦事周到。不知過了多久,殿裏終於傳來了康熙略帶沙啞的聲音:“梁九功,備水。”“嗻。”梁九功一招手小太監端著熱水便走進了殿內,將熱水倒入準備好的浴盆中,殿內瞬間雲霧繚繞。南枝也趁機端著一碗藥走了進去,佟妃坐在床榻上穿著寢衣,臉上帶著紅暈。“娘娘,藥。”佟妃將藥端起一飲而盡,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南枝倒了一杯溫水...宮裏一下子多了兩個孕婦,也將後宮爭寵推到了一個**,日日期盼著康熙進後宮。

隻可惜康熙一直忙著處理解決鼇拜黨羽,忙的不可開交,一個月下來進後宮的日子屈指可數。

“承瑞,張庶妃的大格格,皇後的承祜成了二格格,然後是納喇庶妃的承慶,董庶妃的格格。”蘊初掰著手指盤算。

係統:[別算了,下一個就是你的二兒子,賽音察渾,康熙所有兒子裏唯一一個擁有蒙古名的阿哥。溫馨提示賽音察渾這個名字是太皇太後取的哦。]

太皇太後,蘊初眼睛微眯思索了起來,康熙後宮蒙古嬪妃少的可憐,一個擁有科爾沁血脈的阿哥都沒有。所以太皇太後便把注意打到了其他阿哥頭上。

賽音察渾這個名字便可體現太皇太後的意圖,若不是賽音察渾早夭怕是會被抱給皇太後撫養。沒了賽音察渾還有其他阿哥,比如皇太後撫養的五阿哥胤祺,蘇麻喇姑撫養的十二阿哥胤裪。

“額娘!”

一聲呼喊嚇得蘊初一抖,直接回過神來,心跳都加快了幾分。

承瑞抱著蘊初的大腿委屈巴巴的看著她:“額娘,汗阿瑪說明年要給我開蒙。”

“開蒙,開蒙不是六歲嗎?”

“滿六歲是進尚書房學習,在此之前他要先學會識字。總不能到時候先學識字吧。”康熙走了進來,一把將承瑞抱起笑罵:“你這小子每天就是告狀,不是和朕告你額孃的狀,就是和你額娘告朕的狀。”

“臣妾給皇上請安。”蘊初蹲下身子給康熙行禮。

“愛妃,不用多禮。”康熙單手扶起蘊初,拉著她坐在榻上。

“皇上今日怎麽有時間過來。”

康熙:“朕過來看看你,順便和你說一明年給承瑞開蒙的打算。”

“不過是開蒙,怎麽把承瑞嚇成這樣了?”蘊初有些好奇看著在康熙懷裏使勁瞪著手腳都承瑞,看樣子就知道他十分抗拒。

康熙有些無辜的看著蘊初:“朕不過和他說從明年起要卯入申出,認真學習。”

蘊初嘴角抽了抽同情的看了眼承瑞,卯入申出什麽概念淩晨五點到下午三點,這還不包括起床吃飯走路的時間。

這是一個連幼兒園都上不了隻能上托兒班小朋友的日子嗎,這簡直就像是要備戰高考一樣。

難怪康熙的阿哥都是標準的別人家的小孩,一個比一個優秀。

一下子本該快快樂樂的童年瞬間沒有了回憶的樂趣。

係統:[不僅如此這些阿哥還沒有寒暑假,一年到頭假期少的可憐。這可比朝九晚五的社畜還要社畜。]

“皇上,承瑞還小,這時間會不會太早了?”蘊初試探著開口爭取讓承瑞能多些休息的時間:“要不每日下午教承瑞識字,等承瑞慢慢習慣了再往上加時間?”

康熙覺得皇子不能嬌養:“三歲,不小了,朕爭取讓承瑞在五歲便可與朕一起騎馬射獵。”

承瑞可是他的麒麟子,豈是一般孩子可以比擬的,聰明伶俐,說話也比同齡孩子清楚,雖然大部分時候是用來告狀。但不妨礙康熙對他的喜愛。

係統:[曆史記載皇太子胤礽,五歲時隨康熙於景山騎射,連發五箭,射中一鹿四兔。]

“咳咳。”蘊初幹咳了兩聲,也不清楚是被誰的話給嚇到了。

五歲,這個年紀應該在玩泥巴吧。

“愛妃,朕知道你疼愛承瑞,但學習這塊不能放鬆。”康熙表情嚴肅,皇子的教育可是重中之重,那是是說放鬆就能放鬆的。

康熙還是很寵愛蘊初的,若是換做旁的嬪妃說這句話,怕是就要嚴厲職責,順便將阿哥送去阿哥所了。

蘊初點了點頭拉了拉康熙的衣袖:“臣妾知道錯了。”

“知道錯了就好。”康熙臉色緩和了過來:“朕記得朕給你送過三百千,去把《三字經》拿來,朕讀給承瑞聽。”

被迫待在康熙懷裏的承瑞一點拒絕的權利都沒有。

蘊初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認命去拿書,她是做不來一哭二鬧三上吊,更何況若是當真如此,怕是她的任務就要失敗了,實在不行等回頭康熙走了她來教教承瑞一哭二鬧三打滾。讓他自己和康熙鬧去。

但是又想想惹惱了康熙沒有好處,辛苦點就辛苦點吧。

蘊初從書房裏拿出《三字經》遞到康熙手裏,康熙開啟翻了翻嶄新的書壓根就想沒有翻過一樣:“看樣子愛妃沒有用心學習啊。”

“臣妾隻需要伺候好皇上就好了,這些書還是留給承瑞吧。”

要不要給自己樹立一個才女人設蘊初思考了許久最終還是放棄了,這裏是後宮美貌比才學更加重要。

更何況康熙進後宮是為了享受,而不是為了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若是康熙當真想聊這些,後宮哪個嬪妃能比得上納蘭容若。

康熙看了眼蘊初沒有說什麽,抱著承瑞翻看第一頁。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蘊初看了他們,承瑞也從剛剛開始的走神到滿滿認真了起來,蘊初還沒來得及感概承瑞的專注,下一秒承瑞的眼睛便閉上了,身體向前傾,頭直接磕在書上。

認真讀書的康熙看著被腦袋擋住的書,無奈的歎了口氣,一手扶著承瑞的頭,一手將書本放下。

抱起他回到寢殿,放到床上蓋好被子。

“皇上,承瑞有睡午覺的習慣。”蘊初努力辯解,希望承瑞在康熙不要留下一個不愛學習的印象。

“朕知道,承瑞才兩歲,能懂什麽,現在隻是讓他認識認識。”康熙捏了捏蘊初的臉頰。

讓一個兩歲大的孩子能看進去書,康熙自認為自己當年都做不到。一個阿哥,在利用九阿哥彌補貴妃的喪子之痛也說不定。”佟妃說的有理有據,目標也很明確就是想要將罪放在烏雅庶妃身上。“嬪妾也是今日蘇醒才知道皇上要將九阿哥交給貴妃娘娘撫養,再者嬪妾隻是庶妃哪裏能害的了六阿哥。”“烏雅氏,本宮問你,賞花宴那日你的貼身宮女去了哪裏?”蘊初紅著一雙眼質問烏雅庶妃,似乎壓根沒有聽見烏雅庶妃剛剛說得話。賞花宴,烏雅庶妃的臉色瞬間又白了幾分。那日她派了貼身宮女秋水去了太醫院查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