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蘊初有孕

義憤填膺道。“本宮當然知道她是故意的,本宮從她手裏奪走部分宮權,不亞於咬下她一塊肉,她若是不生氣,就怪了。”蘊初換上常服,摘下頭飾,脫下花盆底,算是徹底的放鬆了身體。蘭時皺了皺眉:“娘娘如今已經是榮妃了,皇後娘娘怎麽還如此對您。”蘊初淨了手拿起帕子擦去手上的水珠:“妃又如何,哪怕是皇貴妃在皇後眼裏也不過是妾。她能看得上我們。但也不是不能給她找麻煩。”明年八旗選秀再多給康熙選些身份高的的秀女,皇後覺...“給皇上請安。”蘊初鬆開承瑞的手給康熙行禮。

“免禮。”康熙抬手:“朕還有事需要處理,承瑞便交給你了。”

蘊初拉著承瑞的手十分善解人意:“皇上有事就去忙吧。”

康熙離開後蘊初收起臉上的笑容:“去注意一下皇上去了哪裏。”

“額娘我和汗阿瑪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其他人,汗阿瑪看了好久。”承瑞牽著蘊初的手沮喪的說道:“可是我太矮了看不清是誰。”

遇到了其他人,真是巧了,她也遇上了人,如此說來張庶妃並沒有發生什麽改變啊。

“今日承瑞學了什麽呀。”這些事蘊初自然不會和承瑞說便轉移了話題。

“承瑞學會背《三字經》了,等回去背給額娘聽。”

“承瑞真棒。”蘊初很給麵子的誇獎道:“額娘這麽大的時候都不會背呢。”

母子兩人邊走邊聊,時不時還有笑聲傳來。

………………

另一邊康熙將承瑞送到蘊初手裏便原路返回。

一旁一直注意著周圍的動向的宮人很快將情況匯報給了張庶妃。

“小主,皇上朝著這邊走來了。”

張庶妃眼睛一亮快速將一旁玩鬧的大格格抱了過來,抱在懷裏哄著她玩。

康熙來時正好看見這麽一幕。

“皇上駕到!”

張庶妃聽到聲音眼裏劃過一絲錯愕:“嬪妾參見皇上。”

“愛妃免禮。”此時的康熙好像完全忘記了張庶妃的所作所為。

“大格格,這是汗阿瑪,給汗阿瑪問好。”張庶妃柔聲對大格格說著。

大格格玩著手指抬頭看了眼康熙:“汗阿瑪安。”

“大格格都會說話了,真聰明。”康熙麵露驚訝:“梁九功,朕記得庫房裏有新進貢的暖玉,去取一塊來給大格格。”

張庶妃低頭微笑:“嬪妾替大格格謝皇上。”

聽到康熙賞賜張庶妃高興不已,不算白教了她那麽久。

“走,朕送你們回宮。”康熙伸手摸了摸大格格,畢竟是他的長女,在他的心裏還是有些位置的。

“謝皇上。”張庶妃乖巧的跟著康熙往鹹福宮而去。

鍾粹宮

“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香九齡,能溫席……。”

蘊初坐在榻上看著承瑞雙手背在身後搖頭晃腦的背著書。

“娘娘。”花月走了進來輕聲說。

蘊初抬手製止了她,看著承瑞繼續往後背。

“勤有功,戲無益,戒之哉,宜勉力。額娘我背完了。”

“真棒。”蘊初拍了拍手笑眯眯的看著他:“承瑞真厲害,這麽快就背會了三字經,不過也要勤加複習哦。”

“額娘,汗阿瑪每天都要我背書一百二十遍,哪怕背會了也要每天複習。”承瑞拉著蘊初的衣角委屈的說:“汗阿瑪還說等我練字了還要每天寫一百二十遍。”

蘊初微微一愣,由衷感慨,能當皇帝的果然是一個狠人,她當初要是有這毅力,如今就不會是一個打工人了。

原來領導和打工人的區別就出在這裏。

“好了,承瑞不委屈,以後額娘每天都給你準備好吃的好不好。”蘊初拉過承瑞安慰道。

“嗯。”承瑞點了點頭,汗阿瑪提出的要求不能反駁,那就多給自己爭取一點福利。

“橘如,帶大阿哥下去洗洗手準備用膳了吧”蘊初揮了揮手讓人將承瑞帶了下去。

“說吧。”蘊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說道。

“娘娘,皇上離開後去了張庶妃宮裏。我們在禦花園遇到張庶妃覺得不是巧合。”花月一臉氣憤。

張庶妃是故意的,她去禦花園就是為了爭寵,而不是像她所說帶大格格出來走走,倒是可憐了大格格遇上這麽一個額娘了。

蘊初搖了搖頭,將原本的念頭拋之腦後。

“備膳吧。”蘊初站起身朝外走去。

餐桌上,蘊初給承瑞夾了筷子排骨後,便皺著眉,聞著這油膩味,忍不住犯惡心。

“嘔。”蘊初扶著胸口,眨了眨眼睛,這反應有些熟悉:“蘭時快派人去請太醫。”

看到蘊初犯惡心,一旁伺候的宮人也慌了,但很快冷靜了下來。

“是。奴才這就去。”聽到蘊初的話蘭時拔腿朝外跑去。

“額娘。”承瑞放下排骨擔憂的看了看蘊初:“額娘怎麽了。”

看著承瑞那油膩膩的手即將碰到衣服,蘊初抬手一躲:“額娘沒事。”

花月給蘊初遞上帕子不確定的說道:“娘娘這是有喜了?”

“還不確定,等太醫來看看再說吧。”蘊初擦了擦嘴角這飯怕是吃不成了:“去年醃的酸梅去給本宮取一些出來。”

“是,奴才這就去取。”花月朝下廚房走去,從壇子倒出一小盤子酸梅端了回來。

蘊初坐在榻上一邊吃著酸梅,一邊等著太醫到來。

“臣見過榮嬪娘娘。”

“章太醫不用多禮。起來吧。”

章太醫從醫藥箱裏脈枕,蘊初把手放在上麵,又將帕子放在手上。

太醫的手指放在手腕處,半響跪在地上麵露喜色:“恭喜娘娘,娘娘有了兩個月身孕。”

“恭喜娘娘。”

蘊初收回手喜笑顏開:“花月,賞,這次勞煩章太醫了。”

花月將準備好的荷包遞給章太醫。

“謝娘娘賞賜。”章太醫順從的接過荷包,輕輕一摸,荷包輕飄飄的,便知道裏麵是銀票。

章太醫離開鍾粹宮沒多久,蘊初有孕的訊息便傳到了各宮嬪妃的耳中。流水的賞賜也進了鍾粹宮。

承瑞知道蘊初有孕便一直盯著她的肚子看彷彿能看出朵花來。

“額娘,我也是從這裏出來的嗎?”承瑞好奇的摸了摸蘊初的肚子。

蘊初摸了摸承瑞的小臉:“當然啦。”

“弟弟什麽時候出來?”

“等弟弟長大了就出來了。”

“要長到承瑞這麽大嗎?”

…………

兩人一問一答的說著。著賞賜一些給底下的宮人。”“奴才這就去取,大阿哥稍等。”橘如的語氣中帶著歡快,離開了書房。看著橘如離開的背影,承瑞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橘如,你去哪?”蘭時見橘如步子歡快,攔住了她的去路:“什麽事,這麽高興。”“是大阿哥。”橘如一臉笑意的和蘭時分享:“大阿哥應該知道了娘孃的意思,讓我去取銀子呢。我打算先去和娘娘稟報。”“這才一天,大阿哥就知道了?”蘭時一臉驚訝但也沒有再問什麽:“那你快去,別讓大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