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前沒有見過這樣的款式,第一次見自然覺得新奇,過兩天怕是就要拋之腦後了。想了想那些被承瑞玩膩了的擺件下場蘊初不擴音醒道:“橘如,等阿哥玩膩了,記得把東西東西收好。”東西是康熙賞的,哪怕隻是些平常的小玩意那也是禦賜之物,弄丟了可不好。“娘娘放心,奴才知道。”“行了,別摸了,來嚐嚐你的麵,再不吃就坨了。”蘊初端起碗夾起麵條一頭。承瑞抬起頭聽話的上去咬住麵條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手依舊緊緊握著小玉葫蘆。一小...寧壽宮

太皇太後轉動著手中的佛珠,無奈的歎了口氣:“慧妃,身子怎麽樣了。”

“太醫說怕是時日無多了。”蘇喇嘛姑聲音低沉有些傷心,同樣都是科爾沁的兒女,她實在是不忍心看著慧妃年紀輕輕就離開了。

“讓人好好照顧著,需要什麽藥盡管用。”太皇太後沉默了半響吩咐道。

雖然治不好了,但至少讓她在最後的日子裏可以過的舒服一些。

“是,太皇太後,奴才這就吩咐下去。”蘇喇嘛姑應了一聲便退下了。

“哎,明年便是大選了,看來要趕緊讓科爾沁再送一個人過來了。”太皇太後望著殿外。

宮裏必須要有蒙古嬪妃,哪怕是一個,那也要有,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加固大清和科爾沁的友誼。太皇太後心裏暗道。

“臣妾給皇額娘請安。”皇太後走了進來,眼眶微紅,似乎剛剛哭過。

“琪琪格,你來了。”太皇太後朝著皇太後伸出手。

皇太後起身走上前握住太皇太後的手,坐在了她身邊。

“這宮裏又要走一個人了。”太皇太後哀歎。

皇太後聽著默不作聲,為了科爾沁她們太多人犧牲在了這個吃人的皇宮裏。

進來了便再也出不去,進來宮的女人有幾個真的是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

為了家族和皇家的關係更加密切,為了給家族抬旗,為了兄弟們的官路暢通。再到後來有了皇子,眼睛便盯上了那把龍椅。

漸漸的哪怕曾經再單純善良的少女也會漸漸迷失自己。

而她們這些科爾沁出身的蒙古嬪妃更慘,一輩子遠離家鄉,遠離可以策馬奔騰的大草原。

進了皇宮換上旗裝,穿上花盆底,和自己的姐妹伺候同一個男人。甚至他的眼裏都沒有你。而這一切都是她眼前這個人帶來的。但她卻不能怪太皇太後。

皇太後握著太皇太後的手:“皇額娘,您還有臣妾,還有蘇茉兒。”

每次看著慧妃就像看到曾經的自己,無子,無寵,一個人守著偌大的宮殿,慧妃病重她很傷心,哭紅了眼睛,這宮裏少了一個能陪她說話的人了。

在紫禁城這麽多年,她依舊隻會說蒙語,不會滿語,漢語。能和她說說話的寥寥無幾。如今少了一個。

但皇太後又為她高興,慧妃不喜歡皇宮,從來沒有想過爭寵,所以從不在康熙眼前晃悠。但卻為了科爾沁必須留在這裏。

這是她作為科爾沁三等公吉阿鬱錫之女該承擔的責任。

“是啊,哀家還有你,還有蘇茉兒。可哀家對不起她們,是哀家讓她們進的宮,可哀家卻護不住她們。”太皇太後說著眼角有淚水滑落。

皇太後抿了抿唇安慰道:“這是命,怪不了皇額娘。”

………………

鍾粹宮

“蘭時,磨墨。”

蘊初坐在書桌旁,拿起毛筆攤開宣紙,她準備抄寫往生經備用,原本她是打算找人抄的。

但是想到後宮之中宮女是不被允許識字的便也就放棄了了這個想法。隻能自己來寫。

慧妃與太皇太後同樣出生科爾沁,慧妃若是病逝,哪怕和慧妃沒有交情,各宮定會往太皇太後宮裏的小佛堂送往生經,來討太皇太後歡心。她若是不送,便顯得格外突出。

康熙九年四月十二日,慧妃薨,這個訊息不管是在前朝還是後宮都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

怕是除了太皇太後和皇太後會難過,其他人都是表麵功夫。甚至連康熙都不在意他這個嬪妃。

“額娘。”承瑞抱著蘊初的脖子:“今天我和汗阿瑪去寧壽宮請安時烏庫媽媽和皇瑪麽的眼睛紅紅的,而且我也沒有看見慧母妃了,然後烏庫媽媽說了些什麽汗阿瑪不高興了,皇瑪麽讓姑姑送我回來了。”

“額娘,慧母妃去哪了,汗阿瑪為什麽生氣啊。”承瑞抬起頭看著蘊初。

蘊初溫和的笑了笑:“慧母妃回家了。”

“那慧母妃還會回來了,承瑞很想慧母妃,慧母妃人很好的。”

承瑞每次跟著康熙去寧壽宮給太皇太後請安時都會看見慧妃,慧妃也時常會逗著他玩。

“嗯。”蘊初想了想問道:“承瑞離開額娘久了會想額娘麽?”

“會。”

“那承瑞會想離開額娘麽?”

“不想。”

“是啊,慧母妃也想她的額娘,所以慧母妃回家了。”

這麽和承瑞解釋也有蘊初自己的考量,哪怕後宮的孩子再早熟,如今的承瑞也還不到四歲,蘊初是不想讓他這麽早知道生死的。

“那汗阿瑪為什麽生氣啊。”承瑞又一次問出了這個問題。

蘊初想了想,大概也能猜出來,應該是太皇太後和康熙提起了讓他再納一個蒙古嬪妃的事情。

慧妃才剛剛病逝,太皇太後就如此著急的要再找一個科爾沁的女子進宮。

這也難怪康熙不高興了。

………………

寧壽宮

“玄燁,這關係到了大清與科爾沁的友好關係。”

康熙揉了揉額角,每一次隻要一提到科爾沁,太皇太後就變得格外執著。那一個她隻記得自己出生科爾沁完全忘記了自己還是大清的太皇太後。

“皇瑪麽,大清與科爾沁不會因為朕的後宮多了一個嬪妃關係就更加親密,也不會因為少了一個嬪妃就不再往來。”

所以那才需要一個擁有科爾沁血脈的皇子阿哥,來聯係關係,在此之前需要一個蒙古嬪妃。

“皇帝,明年纔是選秀,在此之前你再好好考慮考慮。”

選秀,康熙突然想到六宮大權似乎還在太皇太後手裏,若是太皇太後利用這個職權,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給他的後宮塞滿蒙古嬪妃怎麽辦。

“說起選秀,朕倒是想起來了,六宮事宜應該由皇後處理,前段時間因為皇後有孕才讓皇瑪麽代為操勞,如今皇後生產完,這些事還是讓皇後來處理吧,皇瑪麽好好頤養天年便好。”

康熙說的義正言辭,話裏話外都是在為太皇太後考慮,一副滿是孝心的樣子。

“梁九功,還不去和皇後說一聲,讓她沒事別來麻煩太皇太後,六宮事宜是她這個皇後的責任。”

“遮。”梁九功彎著腰退了出去。係統:[董事會元老的女兒。]“鈕祜祿氏滿洲鑲黃旗,身份尊貴,榮妃你覺得呢。”皇後看向蘊初眼神含笑,鈕祜祿氏身份到,入宮後位份也不會低到哪裏去,按照她的想法,自然不願意讓鈕祜祿氏入宮,但想到上次選秀後康熙的態度。提出讓鈕祜祿氏撂牌子的人絕對不能是她。“係統鈕祜祿氏不應該是康熙十五年入宮嗎,怎麽提前了?”蘊初並沒有理會皇後而是看向了下首的鈕祜祿氏,未來的孝昭仁皇後。係統:[康熙兒子都有三了,承瑞都會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