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賜名

娃的奶嬤嬤剛剛送了過來,蘭時幾人正在和她們說些注意事項,以及在鍾粹宮的規矩。蘊初看著一旁的搖籃,雖然看不見裏麵的娃,但蘊初知道以後自己的日子就是養老了。前途光明。你能想象麽,剛滿二十一歲的我,就已經迎來了養老的生活。“額娘,弟弟們長的一點也不好看。”寧楚格癟了癟嘴說道。蘊初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耐心解釋:“弟弟們還小,長大點就好看了。”“額娘,三個弟弟誰大誰小啊。”承琪趴在蘊初床榻旁好奇的詢問。蘊初搖了...鍾粹宮

蘊初看著坐在榻上的康熙,與他大眼對小眼。

康熙前腳踏出延禧宮,後腳便來到了鍾粹宮。蘊初一回來便看見他坐在這裏。

原本離開延禧宮他是打算直接回乾清宮的,但不知道怎麽回事腳一拐,拐到了鍾粹宮。

“咳。”康熙受不住蘊初的眼神,輕咳了一聲:“朕是過來監督承瑞讀書的。”

一旁吃著糕點的承瑞茫然的抬起頭看了看康熙:“汗阿瑪不是說讓額娘監督嗎?”

“有嗎?朕明明說親自來監督你的。”康熙抬眼看著承瑞否認他之前說的話不僅如此還倒打一耙:“你是不是想偷懶?”

“我。”承瑞眨了眨眼睛望著蘊初向她求助:“額娘,汗阿瑪就是說讓你監督我的。”

蘊初笑了笑拍了拍承瑞的腦袋柔和道:“快去拿書,讓你汗阿瑪等久了,又要說你了。”

“好。”承瑞應了一句將剩下的糕點塞進嘴裏跑走了。

“皇上何必要逗承瑞呢。”

康熙一手支在桌子上,一手端著茶盞:“朕都是和初初學的。”

“啊。”蘊初看著康熙詫異的開口。

這叫什麽?

係統:[有樣學樣?照貓畫虎?照本宣科?]

“噠噠噠。”承瑞抱著書跑了回來,手腳並用的往榻上爬。

康熙看了一眼費力的承瑞,單手拎起他後頸的衣服,將他拎到了榻上:“開始吧。”

承瑞翻開書:“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蘊初在一旁看了會,給他們添了些茶水。

在康熙看不到的地方露出意味深長的一笑,康熙能來鍾粹宮,那就表明鍾粹宮給了他歸屬感。

在鍾粹宮會讓他感到舒適,這是在其他宮殿體會不到了,這些就足夠了。

鍾粹宮這邊父慈子孝,延禧宮確實另一幅景象。

………………

延禧宮

納喇庶妃抱著二阿哥看了看又看,不自覺紅了眼眶,她隻是一個庶妃,在宮裏無依無靠,雖然自己萬分不捨,可她也知道將孩子給皇太後撫養是最好的選擇。

“東西別收拾那麽多,皇太後看到會不高興的。”納喇庶妃看著收拾東西的宮人吩咐道:“就收拾一些常用的就好。”

“小主,外麵一個小太監求見。”

“小太監?”納喇庶妃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將二阿哥交給嬤嬤:“讓他進來。”

“是,小主。”

沒過一會一個普通的小太監就走了進來:“奴才小李子參見納喇小主。”

“公公找本小主做什麽。”納喇庶妃探究的看著小李子。

小李子看了看四周,有些為難。

“你們都出去吧。”納喇庶妃揮了揮手讓周圍的人都出去了:“現在可以說了嗎?”

殿外一個宮女看著內殿若有所思。

此時殿內隻剩下他和納喇庶妃兩人,小李子也不再遮遮掩掩從袖子裏掏出一個匣子:“小主,這是我家主子給二阿哥準備的百日禮,以及給小主的見麵禮。”

“你家主子?”納喇庶妃開啟匣子一看,裏麵放了一遝數額極大的銀票:“不知你主子是?”

“納喇明珠。”小李子恭敬的說道:“主子說了小主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他幫忙,他會盡力幫助小主。”

納蘭明珠,姓葉赫納拉氏,與她出自同族,同為葉赫部首領楊吉砮的後裔,不過到了她們這一輩已經遠的不能再遠了。

不過遠不遠不重要,隻要出自一族,那邊是同氣連枝,明珠找上她怕也是為了二阿哥。

如今納蘭明珠是都察院左都禦史,為正二品官員,這樣的靠山主動找上門來哪有不靠的道理。

“好,本小主知道了。”納喇庶妃將匣子收起對小李子說道:“你去告訴明珠大人就是本小主替二阿哥多謝他,以後二阿哥和本小主還要多多仰仗明珠大人。”

“奴才一定轉達,那奴才就先告退了。”小李子對納喇庶妃行了一禮便退了出去。

“小主,二阿哥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明月看了看小李子離去的背影走進殿內:“您看看還有什麽缺少的麽?”

“行了,收拾好了,那就去坤寧宮吧。”納喇庶妃站起身朝外走去。

…………

寧壽宮

“皇額娘,今天在延禧宮,皇後提出要將二阿哥和三格格為臣妾撫養,這事……。”

皇太後一向是最聽太皇太後的話,這件事之前太皇太後沒有和她說過,想來是皇後的意思,她還需要問一下太皇太後的意見。

“這事哀家已經知道了。”太皇太後拍了拍皇太後的手:“哀家本來就有意讓你撫養一個皇子。”

“這,可臣妾沒有養過孩子啊。”皇太後一時間糾結不已,她一個人也確實孤單,讓她養一個孩子在宮裏也是願意的。可她卻擔心康熙會不高興。

“皇帝已經同意了,身邊養個孩子,以後也算是有了依靠。你就好好養著。有嬤嬤們在,你怕什麽。”太皇太後神色有些悲傷,她這把老骨頭還不知道能活多久。

“是。”皇太後應了一聲隨後詢問道:“皇後怎麽會想起來提出把孩子給臣妾養?”

“哼。”太皇太後冷笑一聲:“不過是後宮的一些手段罷了,不過對我們沒有壞處。”

鍾粹宮

“奴才參見皇上,參見榮嬪娘娘。”

康熙瞥了眼梁九功:“你怎麽知道朕在這裏。”

梁九功看了看承瑞手裏的書腦子轉得飛快:“奴纔想著皇上重視大阿哥學業,定是要親自監督的,所以奴才就過來碰碰運氣。”

康熙指了指梁九功笑罵道“你這奴才,東西可都送過去了?”

“回皇上,奴才按照皇上的吩咐將平安鎖親自交到兩位小主手裏,兩位小主感動的眼睛都紅了,淚水止不住的流。”梁九功一邊說一邊觀察著康熙的神色。

“嗬。”康熙冷笑一聲,知道了這件事和納喇庶妃和董庶妃完全沒有關係,全是皇後自作主張。

“梁九功,傳朕口諭,二阿哥賜名承慶,大格格賜名布林和,三格格玉錄玳。去傳旨。”(屬於私設)

布林和是仙鶴,玉錄玳是碧玉鳥。

宮裏總共就隻有四個孩子,現在除了皇後的二格格全部有了名字,康熙這是惱了皇後啊。

不過康熙對位份還真是吝嗇啊,寧可給孩子取名,也不可肯給納喇庶妃和董庶妃升位份。

“這。”梁九功糾結的看著康熙,這命令傳下去,皇後的臉可就丟大了。

“還不去。”康熙冷冷的看了眼梁九功。

“奴才這就去。”梁九功一顫,麻溜的跑出了鍾粹宮。

康熙摸了摸蘊初的肚子眼神柔和:“朕都想好了,若是男孩就叫承琪,若是女孩就叫寧楚格,意味東珠,如何?”

蘊初笑著點了點頭:“臣妾都聽皇上的。”

“朕還有奏摺沒有處理,就先回乾清宮了。”康熙站起身朝外走去。

懷孕的嬪妃是不能侍寢的,康熙也不能留宿。

“係統,孕子丹給我來一顆。”

係統:[一共五十積分,是否使用。]

“使用。”

蘊初伸手盤算了一下,這次生一對雙胞胎,下次生一對三胞胎,這樣孩子就齊了,她也少受罪幾次。孩子一起長大也有利於感情的培養。

係統:[已投放。距離宿主收貨還有六個月。]

“後麵一句是多餘的。”

係統:[多餘嗎,不多餘,戲是搶來的。]

蘊初無奈的歎了口氣:“你還是下線吧。”

納喇庶妃和董庶妃剛帶著二阿哥和三格格到了坤寧宮,後腳梁九功就趕來了。

“梁公公來可是皇上有事吩咐?”

梁九功一甩手中的拂塵清了清嗓子:“皇上有旨。”

一聽是康熙的旨意,眾人迅速跪在了地上。

“臣妾接旨。”

“嬪妾接旨。”

梁九功:“皇上有旨,二阿哥賜名承慶,三格格賜名玉錄玳。恭喜兩位小主。”

隨著梁九功的話,皇後臉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了,怎麽沒有她的二格格,皇上為什麽要這麽做。

明明二格格纔是嫡出的格格,身份尊貴,如今庶子庶女都有了名字,偏偏她的二格格沒有。

是她做錯了什麽嗎?皇後心裏千回百轉。

“謝皇上。”納喇庶妃和董庶妃歡歡喜喜的接旨。

“奴才還有事就先告退了。”宣完旨,梁九功趁著皇後詢問他前快速的離開了坤寧宮。

走出坤寧宮後,拍了拍胸口:“嚇死雜家了。”

坤寧宮內,皇後沒有站起身,其他人也不能先起來,隻能跪在地上。

還是趙嬤嬤反應夠快,慢慢挪到皇後身後扶著她的胳膊:“娘娘先起來吧。”

皇後站起身看了看身後喜形於色的納喇庶妃和董庶妃冷笑一聲:“帶著二阿哥和三格格去慈寧宮。”肚明,也正是因為如此佟妃才說了這樣的話。皇後不由得攥緊了拳頭,在這宮裏也就隻有佟妃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和她作對,甚至不加掩飾。“隻是撫養,孩子的額娘還是那拉庶妃。”皇後這話既是在提醒佟妃,撫養也隻是字麵意義上的撫養,也是再提點赫舍裏貴人日後她的孩子將會與她無關。當初皇後之所以同意了赫舍裏貴人入宮也是因為家裏答應了她,赫舍裏貴人日後的孩子會交給她撫養。“好了??,年關將至,本宮還要許多宮務要處理,今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