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封妃

的庶妃,蘊初眼神掃了眼佟妃和鈕祜祿妃,庶妃是不可以撫養子嗣的,隻能交給主位撫養。宮裏能有資格撫養孩子的隻有蘊初,佟妃鈕祜祿妃和惠嬪。在她們中又要將蘊初和惠嬪排除,因為蘊初宮裏已經有了三個孩子需要撫養,惠嬪有孕,自然不在康熙的考慮範圍之內,那便隻剩下佟妃和鈕祜祿妃。與其這樣倒不如讓惠嬪將胤提給生下來。“惠嬪凡事要以龍嗣為重,皇上孩子不算多,你可要多仔細這些。”皇後麵上一副仔細叮囑。皇後看見惠嬪來了,...洗三禮過後便是滿月宴,蘊初因為要坐雙月子便沒有參加。

滿月禮結束後康熙找到了太皇太後想把蘊初的位份再升一升。

“皇帝想封馬佳氏為妃?”太皇太後皺著眉眼神探究的看著康熙。似乎想要看穿他內心深處的秘密。

“榮嬪生下了大清第一對龍鳳胎,為皇家綿延子嗣,升為妃也是理所應當。”康熙義正言辭似乎其中沒有任何私心。

太皇太後不可置否:“後宮裏張氏生了大格格,董氏生了三格格,納喇氏生了二阿哥,那一個沒有為皇家綿延子嗣。皇帝可曾想過給她們升位份。”

話是這麽說,可太皇太後心裏想著的確實這個後宮裏容不下第二個辰妃也容不下第二個董鄂妃。

她這輩子都沒有當過寵妃。

“她們。”康熙麵露尷尬,他是一個對位份十分吝嗇的人,那些個庶妃在他眼裏就是閑暇時用來消遣的,興致來了就寵兩天,不高興了就扔到一邊。

哪怕納喇氏等人為他生兒育女,他也僅僅隻是提升她們的待遇,從來沒有想過要給她們升位份。

太皇太後繼續說:“董氏和納喇氏的孩子抱養到了琪琪格身邊,皇帝就沒有想過要補償她們嗎?”

補償?康熙皺了皺眉,不管是董氏還是納喇氏都是庶妃,本身就沒有撫養阿哥格格的權利。即便沒有抱養到皇太後身邊,那也不可能讓她們養在自己身邊。

自己身份不夠不能撫養子嗣,這和他有什麽關係,他為什麽要補償她們。

至於榮嬪,她給他生了三個孩子,承瑞是祥瑞臨世,承琪和寧楚格更是大清有史以來第一對龍鳳胎,給她升位份在正常不過了。

康熙淡然的喝了一口茶:“她們的孩子是皇後提出給皇額娘撫養的,不是朕。”

提出孩子給皇太後養的是皇後,抱養孩子的是皇太後,暗中支援的是太皇太後。和他沒有關係,要補償也不要找他。

太皇太後麵色一僵:“既如此那不如連著董氏等人的位份一起升了。”

“不行。”康熙果斷拒絕:“明年便要選秀了,如此大肆晉封不好。罷了,隻封榮嬪一人便好了。”

太皇太後轉了轉手上的佛珠閉了閉眼沉思了一會:“這事皇帝可和皇後商量過了,畢竟皇後是六宮之主,封馬佳氏為妃這是還是和皇後商量商量在做定論吧。”

麵對康熙,太皇太後終究還是不想和他以為一個妃子鬧的太僵,畢竟她的兒子就是前車之鑒。這樣事,她受不住第二次。

便打算找一個人出來,找一個可以名正言順阻止馬佳氏封妃的人。皇後便是最合適的人選。

皇後可是比任何一個都不希望有人威脅她的地位,斷然會想方設法的阻止。

有了皇後出頭,她便可以坐山觀虎鬥,等到事情嚴重了再出來主持大局。

康熙道:“皇瑪麽身份尊貴,若是由皇瑪麽提出晉榮嬪位份,皇後斷然不會拒絕。”

到那時皇後暗恨的就是你皇瑪麽我了,太皇太後眼神一閃,看向康熙。

這件事若是由她提出,皇後心生不滿,定會以為她有意扶持榮嬪和皇後爭鬥。日後對她怕是表麵尊敬,心裏恨的要死。日後也斷然沒有結盟的可能。

皇帝怕是對琪琪格撫養二阿哥和三格格心裏有意見,甚至覺得這是她和皇後的謀劃。

“罷了,哀家答應了。”少年終究是長大了,不是他能隨意掌控的了,不過隻要馬佳氏不是第二個辰妃董鄂妃就好。

至於康熙心裏有沒有想那麽多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謝皇瑪麽。”

太皇太後擺了擺手:“讓榮妃自己來謝哀家吧,皇帝回去擬旨吧。”

康熙得到了滿意的回複也不多留,直接便離開了寧壽宮。

沒過多久,這道旨意便傳遍了六宮。

鍾粹宮

蘊初手裏拿著聖旨歪著頭看著康熙。

意外總是來的猝不及防,這下好了後宮裏的眾人非得恨死她不可。樹大招風啊。

不過就算招風,風也不大。

“這麽看著朕做什麽。”康熙拉著蘊初的手坐在榻上。

“就是好奇,皇上怎麽想起來封臣妾為妃了。”蘊初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看著康熙。

“怎麽,不喜歡嗎。”

“隻要皇上給的臣妾都喜歡。”蘊初抱著康熙的脖子嬌聲道。

“恭喜榮妃娘娘。”

蘊初心裏在想什麽宮人不知道啊,她們隻知道她們的主子封妃了。

“改口倒是夠快,每人賞三個月月例。”蘊初無奈的笑了笑將聖旨遞到青陽手裏:“把聖旨收好。都退下吧。”

聖旨一下,接下來就是準備冊禮了。

不過這也不需要她操心。

………………

一家歡喜幾家愁,除了鍾粹宮歡聲笑語,其他的宮殿裏接連響起了瓷器破碎的身影。

若不是皇宮夠大,整個後宮都能聽見那一聲接著一聲的“劈裏啪啦”響徹整個紫禁城。

“榮嬪封妃了!”

接著一個茶杯摔在地上。

“劈裏啪啦。”

“哇,額娘。”一旁大格格被嚇哭了,一旁的嬤嬤趕緊捂住了她的嘴,抱著她出去安慰。

宮女們站在兩側誰也不敢上前。

“封妃!”

“劈裏啪啦。”

“封妃。”

“劈裏啪啦。”

直到將桌子上的所有茶杯茶壺全部扔在地上才重重的喘著粗氣。

看著滿地瓷器碎片,沒有東西可摔的張庶妃把怒氣全部發泄到了一旁的宮女身上。

“還不把宮殿打掃幹淨,等著本小主來做嗎?給本小主上茶。”

“是。”

一旁的宮女,拿掃帚的拿掃帚,泡茶的泡茶,誰也不敢觸張庶妃的眉頭。

很快宮殿便打掃的幹幹淨淨,茶水也放到了張庶妃身旁。

“大格格呢,去把大格格抱來。”

白露眼神一閃走上前:“大格格剛剛被嚇到了,嬤嬤抱出去哄去了。格格身體不好,怕是受到驚嚇了。”

“受到驚嚇。”張庶妃微微勾唇一笑:“格格受到驚嚇本小主這個做額娘自然要好好安慰她,去把格格抱進來,在去端杯水進來。”

張庶妃說著看了看白露一眼,特意將水字加重了。

白露對著張庶妃輕笑領會了她的意思:“奴才遵旨。”

說完便退了出去,走到了大格格的房間,此時大格格已經在嬤嬤的安慰下睡著了。

“嬤嬤,小主讓你把格格抱過去。”

“可,格格已經睡著了。”嬤嬤為難的看著白露,大格格是她看著長大的,這麽一個粉雕玉琢的小格格卻被如此對待她實在不忍心,可張庶妃終究是主子:“好姑娘,您和小主說說,等格格醒了在抱過去吧。”

白露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小格格一眼隨後強迫自己收回視線,她做了那麽多努力,好不容易讓張庶妃下定決心利用大格格爭寵,來一石二鳥。同時除去大格格和阻止蘊初封妃,絕對不能心軟。

皇後娘孃的命令,若是完不成她自己怕是自身難保。

“嬤嬤還是別耽誤時間了,小主若是等著急了,有你好果子吃。”白露冷著聲音說道。

“哎。”嬤嬤歎了口氣,最終還是將大格格給喚起來了,抱著她朝外走去。

白露看著嬤嬤的背影麵無表情,這個後宮裏哪有什麽溫情,有的隻有陰謀詭計。

哪怕有那麽一刻心軟,但隻要涉及的自己,最終都會選擇視而不見犧牲別人。

看著嬤嬤抱著大格格離開後,白露也離開了房間,去取了一壺涼水,端進殿裏。

“額孃的布林和剛剛是不是嚇到了,額娘不是故意的。”張庶妃抱著大格格哄著。

“小主。水端來了。”白露倒了一杯水放到張庶妃手裏。

張庶妃端著水將水喂給了大格格,布林和額娘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的未來,等到以後,額娘有了阿哥,他會成為你的依靠的。

“額娘,涼。”大格格喝了一口便不可能再喝雙手推拒著。

“乖,布林和乖乖聽話,不然額娘要生氣了。”張庶妃端著茶杯看著她。

大格格肩膀輕微一抖,張庶妃再次喂她水時沒有再拒絕,全部喝了下去。

“再喝一杯。”張庶妃將杯子遞給白露,白露立馬又到了一杯水在杯中。

一旁的宮女,眼神中帶著不忍帶著漠然的皆有。沒有一人出頭。

眼瞧著大格格又喝了一杯水,張庶妃才滿意的將杯子放在桌子上柔和說::“布林和晚上和額娘一起睡好不好。”

“好。”大格格咧嘴笑了。

鍾粹宮

寢殿外傳來窸窸窣窣的說話聲。

“梁公公,麻煩通報一聲,大格格生病了。”

梁九功看了一眼張庶妃派來的宮女,點了點頭:“雜家這就進去通報。”

大格格是康熙的長女,這些日子,大格格經常生病,康熙也對她憐惜不已,因此梁九功也不敢怠慢。

“咚咚咚。”

“什麽事。”裏麵傳來康熙略帶怒氣的聲音。

“回皇上,剛才鹹福宮張庶妃宮女來報大格格發燒了。請你過去一趟。”

“什麽。”康熙坐起身掀開羅帳。

聽到動靜準備蘊初準備起身伺候康熙穿衣卻被康熙阻止了。

“更深露重,你就別起來了,梁九功還不進來伺候朕穿衣。”康熙起身將羅帳重新放下。

事不關己的蘊初真迷迷糊糊的即將睡去卻被一陣舉報聲吵醒。

係統:[警報,警報。]

蘊初猛的翻身坐起:“怎麽了?怎麽了,著火了?”

係統:[有人要利用大格格做文章。陷害你。]

被係統這麽一鬧,蘊初迅速清醒過來了。和自己稍微一聯係,迅速明白過來,若是今日大格格病逝,再利用這件事和蘊初封妃相聯係,說是蘊初與大格格相剋所以才害的大格格病逝。

那麽……

蘊初眼神一冷:“係統,兌換四分之一大還丹投放給大格格。”一個永久效果,四分之一能保持一年。

係統:[兌換成為總歸十個積分,已投放。預設利用危險警報器一次扣除一千積分。]

“我什麽時候利用危險警報器了?”蘊初蒙了,莫名沒了一千積分。

係統:[剛剛。]

“不是,危險警報器什麽時候收積分了,以前不都是免費的嗎,怎麽你想摳我的積分。”蘊初的語氣充滿了危險,彷彿下一秒就能把係統暴打一頓。

係統:[宿主主動詢問不扣積分,係統主動提醒需要扣除積分。以前總是宿主主動詢問。]

蘊初開啟快穿守則有關係統使用部分,一個字一個字的看。

終於在密密麻麻的字眼中看道了這一條。

係統:[宿主以前都不看的嗎?]

蘊初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這麽多字,密密麻麻的,我那有耐心看完。慢慢摸索不就好了,但不得不說總部是真的賊。”

係統:[和總部無關,是宿主自己沒有把預設利用危險警報器關掉。]

“關掉太危險了,為了人生安全,我怎麽可能關。”

…………

鹹福宮

康熙快步走到殿內,大格格躺在床上緊閉雙眼,張庶妃在一旁痛哭。

“布林和,你睜開眼看看額娘。”

“太醫,大格格身體怎麽樣了。”

“回皇上,大格格身體很健康,隻是睡著了。”太醫有些無奈的看著張庶妃,他以及說過很多變了,可張小主就是不信。

“無事?”康熙也有些愣住了。

“皇上再找其他太醫來給大格格看看吧定是這庸醫看不好大格格。若是大格格隻是睡著了,怎麽可能不醒。”

康熙安撫了張庶妃:“梁公公去把太醫院所有值夜的太醫都喊來。”

“嗻。”

“嗚嗚嗚。布林和沒了你額娘怎麽辦啊。”張庶妃拿著帕子捂住臉痛哭。

康熙揉了揉眉心:“別哭了,有太醫在,大格格不會有事。”

很快所有值夜的太醫都來了。

“參見皇上,參見張小主。”

“別多禮了,快給大格格看看。”康熙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大格格。

“是。”

太醫陸續上前給大格格診脈,在經過統一的商量眼神看了張庶妃一眼。

康熙見太醫們看向張庶妃,眼神也掃了過去:“說!”

張庶妃肩膀一抖。

一旁的太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派出一人上前:“回皇上,大格格身體很健康,之所以不醒是因為服用了安眠藥物。”一人了,要是讓其他人看到不好。同樣作為皇阿哥,承祦雖在在康熙麵前沒有承禠等人受寵,但他自幼也是在寧壽宮和慈寧宮長大的。“那一位是誰?”承祈指了指前麵正在穿著宮裝的女子說道。“六阿哥,前麵是那拉庶妃。”小金子看了眼前麵的人低頭回話。“哦。”承祈點了點頭,對於那拉庶妃他也是聽說過的,這段時間宮裏風頭最盛的一位。如今這宮裏唯一一位有孕的嬪妃。這宮裏不少人盯著她的肚子。“我們走吧。”承祈也沒有多在意,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