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張庶妃下線

不如將二阿哥和三格格送去,也代表了皇上的孝心。”皇後似乎沒看出康熙眼中的探究之色,繼續說著。這話說的,康熙若是不把二阿哥和三格格送去皇太後宮裏,就是他沒有孝心。哎,蘊初搖了搖頭,這話她聽了都未必高興,更何況是身為皇帝的康熙。果然康熙的神色更冷了:“那就依照皇後的意思吧。朕還有事就先回乾清宮了。”係統:[皇後鯊瘋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罷了。”看著康熙離去的背影蘊初淡淡開口。皇後看著康熙起身就走,微...“安眠藥物。”張庶妃微微一愣明明之前就是發燒怎麽回事安眠藥物。

“把照顧大格格的奴才全部送去慎刑司。”康熙眼神掃了一圈寢殿:“給朕好好查查。”

一個奴才也敢如此對待大格格,大格格可是他的長女。

“嗻。”梁九功應了一聲,出門招招手便讓一群太監進來將人全部帶走。

“皇上,饒命啊,一切都是張小主指使的,跟奴才無關,皇上饒命。”照顧大格格的奶嬤嬤猛的跪在地上,磕頭請求。

“皇上饒命,一切都是張小主的意思。皇上明鑒啊!”其他宮人也紛紛的跪在地上。

頭磕的砰砰響。

為自己求饒,無一人為張庶妃說話。

難道這一切都是張庶妃的自導自演,她想幹什麽。

康熙看了眼張庶妃眼神冰冷,隨後看向奶嬤嬤:“說。”

張庶妃看著奶嬤嬤急忙開口:“皇上,這個奶嬤嬤曾經照顧大格格極不用心,疏忽大意,被嬪妾說過罰過,可大格格喜歡她,嬪妾才沒有將她趕走,她定是懷恨在心。皇上明鑒啊。”

奶嬤嬤緊張的嚥了咽口水,看了張庶妃一眼下定決心她也是為了自己:“回皇上,大格格的身體一直不太好,隻要精心養著除了身體弱些沒什麽其他毛病,小主平常也不怎麽在乎大格格,都是奴才照顧的,不知道為什麽在幾個月前小主開始關心大格格,還帶著出去玩,沒過多久小主就開始得寵了,大格格也開始經常生病。”

“就在今天皇上下旨封了榮嬪娘娘為妃,小主知道了就開始摔東西,大格格被嚇哭了,奴才就把大格格送回寢殿哄她睡覺,沒過多久小主的貼身宮女白露姑娘來了說小主要見大格格,奴才沒有法子,隻能將大格格送了過去,小主餵了大格格喝了兩杯水,大格格一開始抗拒不肯喝,小主說大格格若是不喝,她就要生氣了,大格格這才乖乖將水喝了下去,晚上大格格就這樣了。皇上饒命,奴才真的就隻知道這麽多了,小主是大格格的額娘,是主子,奴才實在不敢阻止啊。”

一番話竹筒倒豆子般,把責任全部推給了張庶妃。

白露閉了閉眼,完了,她完了,皇後不會救她,而她也不能把主謀是皇後的事說出去。她的弟弟還在赫舍裏家。

原本不關心突然有一天開始關心了,然後就得寵了,得寵後大格格開始生病。康熙還有什麽不懂的,張庶妃膽大包天敢利用他的孩子爭寵。

還有今天,他才剛剛封蘊初為妃,張庶妃就讓大格格生病,若是大格格真的出事了。

再通過流言發酵一番,便可將事情推到蘊初身上,而張氏雖然失去了女兒,但卻得到了他的憐惜。

好算計,真是好算計。康熙眼中帶著殺意,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毫無慈母之心:“張氏,你好大的膽子。”

康熙自幼便沒有養在生母孝康章皇後佟佳氏身邊,那時他的生母隻是一個庶妃,沒有資格撫養他,等他長大了生母又早早離世,對於生母總是有這一份孺慕之情,也真是因為如此在生母去世後他才將對母親的感情轉移到了佟佳氏一族身上。對於佟佳氏格外優待,給他們抬旗。

“皇上,都是這些狗奴才胡說八道的,定是她們沒有用心照顧格格,還要將錯都推到嬪妾身上,大格格是嬪妾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虎毒不食子啊,皇上。”張庶妃跪在地上緊緊抱住康熙的大腿痛哭,心裏卻想著,再拖延一會,等到大格格醒來,有了大格格求情她不會有事的。

此時她卻不知,係統在傳送大還丹時,偷偷加了些不傷身體的安眠藥物,保證讓大格格一覺睡到天亮,沒了“最強輔助”張庶妃今晚逃不掉的。

“不,從今天起,大格格便不再是你的孩子,朕會給她改玉蝶,給她找一個好額娘。和你再沒有任何關係。”康熙扯開張庶妃抱著他胳膊的手。“梁九功,和張庶妃住在一個宮裏的是誰。”

當時張庶妃禁足是就是和她住在一個宮裏的庶妃照顧的大格格,這次再交給她也放心。

梁九功想了想答:“回皇上是李小主。”

“去把李氏傳過來。”

“嗻。”

“皇上,皇上不要。”張庶妃慌亂,沒了大格格她便什麽籌碼都沒有了,掙紮著跑到大格格床榻旁,將躺在床上的大格格抱在懷裏:“她是我的女兒。”

“還不把她們鬆開。”康熙冷冷的掃了眼張庶妃開口:“你若是當真在意大格格,在這種時候就不會打擾她休息,你在想什麽以為朕什麽都不知道嗎。”

李庶妃接到康熙傳喚雖然有些奇怪他怎麽在這種時候傳她去張庶妃殿裏,但還是老老實實的收拾好過來了。

李庶妃走進殿中便被殿內的景象嚇了一跳。

跪了一地的宮女,恨不得縮到牆角的太醫,以及跪在地上痛哭衣衫淩亂的張庶妃,躺在床上吵不醒的大格格。

好一齣大戲,但皇上找她來幹什麽,不會懷疑她做了什麽吧。張庶妃想要栽贓陷害她,然後一個人獨占鹹福宮。

李庶妃腦子千回百轉,閃過十幾種陰謀論,想著應對方法。

“嬪妾參見皇上。”

“免禮。”康熙擺了擺手:“從今天以後,大格格就是你的女兒了,朕會把她記在你的名下,改玉蝶。”

李庶妃眨了眨眼睛出來一趟白得了一個女兒還打擊了對手:“是,嬪妾一定會好好照顧大格格的。”

有了一個孩子在宮裏的日子總會比原來好上好幾倍。

“大格格身體不好,你多上些心,朕明日再重新給大格格安排嬤嬤。你把大格格抱回去吧。”康熙擺了擺手讓李庶妃把孩子抱走:“太醫也跟著一起。”

“是。”

不管是李庶妃還是太醫都鬆了一口氣,帶著大格格趕緊離開了。

人走的差不多了,康熙才開始處理剩下的事情,看著跪在地上的宮人“全部送去慎行司受罰。至於張氏,朕看在你是大格格生母的份上,以後你便禁足在鹹福宮,沒有朕的命令不得離開半步,不得去找大格格,不得以大格格生母自居。否則便是抗旨不尊。朕便誅你九族。”

放完狠話,康熙也離開了,留下張庶妃一人在殿內痛哭。

“皇上,咱們現在還回鍾粹宮嗎?”梁九功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

“回乾清宮,準備準備也該早朝了。”康熙揉了揉眉心聲音還有些睏倦。

月夜下康熙一人獨自走在前麵,後麵一群亦步亦趨的太監。來了,說是昨晚剛剛做好的。已經檢查過來沒有問題。”“那就好,規矩還是和以前一樣,勞煩嬤嬤辛苦一些了。”蘊初點了點頭又補充了一句:“等三阿哥長大了些,嬤嬤就跟在三阿哥身邊照顧吧。”章嬤嬤欣喜道“謝娘娘,娘娘放心,奴才一定盡心盡力。”轉眼便到了龍鳳胎的洗三禮,因為是大清第一對龍鳳胎所以辦得格外熱鬧。所謂洗三,就是孩子出生第三天給孩子洗浴。幾乎所有的皇室成員都會參加。裕親王福全眼巴巴的看著收生姥姥懷裏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