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偽造證詞

,康熙直接冊封了鼇拜為一等公,更是從八旗子弟中挑選了一百個少年進宮陪自己練庫布。康熙離開後,橘如滿臉高興的陪著蘊初打趣。“娘娘皇上對您可真好。”“是啊,娘娘,這滿宮上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能讓皇上如此上心的人了。”蘭時也附和道。“即便是明年選秀,娘娘也不用向其他人那樣擔心,會被分走寵愛了。”“選秀?”蘊初有些詫異:“明年就要選秀了嗎?”“是啊,娘娘,明年便是三年一次的大選了,現在個個宮裏都在抓緊時間想...鹹福宮發生的鬧劇很快便傳遍了六宮,有人唏噓,有人嘲笑,也有人氣急敗壞。

鍾粹宮

蘊初坐在椅子上,蘭時花月在給她梳妝,封了妃位,下一步她就該想一想那六宮大權了。有了權力在這後宮的地位才能更穩固。

魏珠這顆棋也該發揮發揮他的作用了。

“花月。”

“娘娘。”花月放下手中的發釵走到蘊初身邊:“你找個機會去找魏珠,讓他去告訴皇上,白露是皇後的人,這一切都是皇後的設計,再偽造一份口證。”

白露不肯說沒關係,證據這種東西是可以偽造的,更何況隻是口供呢隨便寫一份再畫個押就好了。

“是。”花月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等等,等會本宮寫一份給你,你帶去給魏珠,讓他抄下來,再把本宮寫那份毀去,讓他記得把證詞放在中間。”蘊初把花月喊了回來。

蘊初透過銅鏡看著自己的妝容:“任務失敗的眼線,為了防止她說出真相是不會留活口的。”

白露,皇後是不會允許她活下去的。

“娘娘好了。”

蘊初點了點頭站起身扶著蘭時的手,走去書房。

稍微構思了一番,想好了怎麽寫就開始動筆,拿著毛筆便寫了起來:“好了。”

蘊初拿起宣紙,吹了吹,吹幹墨跡,又看了一遍,確定好沒有任何問題後摺好遞給了花月:“注意一些,別被人發現了。”

“娘娘放心,奴才會注意的。”花月接過宣紙藏進了衣袖之中,鄭重點頭。

“走吧,我們去坤寧宮,請安。”蘊初微微勾唇。

皇後啊,真是頑強呢,總想著陷害別人,好好做她的皇後不好嗎。

坤寧宮內,嬪妃們已經就坐,皇後就是不出來,眼看請安的時間就要到了。

“張姐姐不知道怎麽得罪了皇上被皇上禁足了,李妹妹你和張姐姐住的近可知道發生了什麽。”納喇氏詢問道。

“我哪裏知道發生了什麽,皇上的心意豈是我們能隨意揣摩的。”李庶妃不肯說,昨晚的事她自己也沒有弄清,糊裏糊塗的,

“我聽說皇上將大格格交給李妹妹撫養了是不是真的。”董庶妃開口道。

“董姐姐訊息真靈通。”李庶妃諷刺的看了眼董庶妃,不知道的還以為姐姐在皇上身邊安插人了。

眾人算是看明白了李庶妃這是什麽都不肯說啊。

蘊初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們,真沒想到訊息傳的這麽快,一個晚上不到,六宮都知道了。

也是,昨晚鬧的沸沸揚揚,哭喊聲一片,稍微一打聽便知道鹹福宮出事了。

“讓她們回去,就說本宮身體不舒服。讓她們不用請安的了。”事發突然,她根本沒有功夫去搭理那些個庶妃。隻想著如何將自己從這件事中摘除,讓自己毫無嫌疑。

趙嬤嬤安慰著說:“娘娘放心,白露是不敢說出去的。白露是赫舍裏氏安插在宮裏的,她的弟弟還在赫舍裏家,哪怕是為了她弟弟,她也不敢把娘娘說出去。”

“白露不能留。”皇後緊緊攥住桌角。

“娘娘放心。”

……

“皇後娘娘身體不舒服,不用請安了?”

“皇後娘娘可有大礙,有沒有請太醫。”

蘊初聽到皇後身體不舒服,忍住想笑的衝動,皇後還真是會幫她錦上添花的。

造的偽證頂多讓康熙信五成,但再加上皇後身體不適和白露死亡的訊息,卻可以讓康熙信個七八成,

這下皇後可真是幫了大忙了。

此時乾清宮那邊也正在進行著,康熙一下朝。

魏珠就走上前去,將手裏的證詞送了上去。

“皇上這是張小主宮女錄的口供。”

康熙拿起一張。

張小主平日裏不關心大格格,對大格格格外漠視,但那一天起小主開始關心大格格,帶著大格格出去玩,教她走路,哪怕大格格很累了也要學。……

再翻一張

小主經常把大格格弄生病,每次都派人請太醫,然後在一旁痛哭再去請皇上過來,這樣一來皇上留宿的日子就便多了。

再翻一張依舊差不多。原本康熙已經不打算再看看下一張前三個字直接讓她怔住。

是皇後,三個字直接讓康熙一怔,繼續看了下去,我是赫舍裏家安排進宮的,後來進了鹹福宮。

皇後給我下了命令讓我暗示張庶妃利用大格格爭寵,讓大格格在一次次生病中虛弱下去。直到夭折。

可榮嬪娘娘突然被封了妃位,皇後娘娘忍不住了,便想利用大格格除去榮妃娘娘。

榮嬪封妃,大格格早夭,稍微利用一下,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便可除去榮妃娘娘。

甚至連榮妃娘娘生的三個孩子也會失去皇上的寵愛,到那時便可神不知鬼不覺的除去他們。

“放肆。”康熙手一推將龍案上所有的東西掃在了地上。

“皇上息怒。”

宮殿裏所有的宮人快速跪在了地上。

“皇後呢。”康熙怒氣衝衝的詢問。

“回皇上皇後娘娘身體不適。”魏珠戰戰兢兢的說道:“今早皇後娘娘還免了各宮的請安。”

“身體不適。”康熙冷笑一聲:“派太醫過去瞧瞧。”

“皇上,不好了。”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什麽事!”

“鹹福宮宮女白露咬舌自盡了。”

白露死了,這更加增加了康熙對皇後的懷疑,他的結發妻子,他似乎從來沒有瞭解過。挑起鈕祜祿妃的怒火。轉眼間就把鈕祜祿妃變成了一個仗著皇上寵愛,不把皇後放在眼裏,貪慕權勢之人。鈕祜祿妃以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留下了還沒握在手的協理六宮之權。但鈕祜祿妃確實不後悔的。蘊初繼續往嘴裏塞瓜子仁,果然每天請安的時候是一天中最精彩的時候。看著鈕祜祿妃吃癟皇後滿意的笑了笑:“好了,本宮也乏了今日就到這吧。”而她們不知道的是,很快她們的對話在她們請安結束後便傳到了康熙的耳朵裏。乾清宮魏珠給康熙原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