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對話翻譯

但憑娘娘做主。”皇後想拿二阿哥的百日宴做筏子,讓皇上開口,拿回六宮之權,她也不能說什麽。納喇庶妃眼睛一暗,她隻是個庶妃不可能鬥的過皇後,倒不如順水推舟如了皇後的願,讓皇後欠她一份情,爭取百日宴後,她能親自撫養自己的孩子。一旁董庶妃攪弄著手中的帕子,她的三格格和納喇庶妃的二阿哥出生相差不了幾天,憑什麽隻在意二阿哥。皇後看了看董庶妃似乎反應過來了什麽:“董庶妃,三格格與二阿哥也是有緣,這百日宴便一起辦...康熙在幹嘛蘊初絲毫不在意,此時她的注意力都在兩個孩子身上。

“在承瑞小時候的樂趣如今又在這兩個奶娃娃身上找到了。”蘊初伸手將兩人翻了一個身,趴在床上。

係統:[我來翻譯一下,咳咳,承瑞已經不能給我帶來樂趣,我覺得他很無聊,你們讓我重新找回了當初的樂趣和激情。宿主你不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很……。]

“很什麽?”

係統:[沒什麽。]

承琪抬起頭,看了眼蘊初咧嘴露出一個無齒的笑容,非常配合的自己慢慢重新翻了回去。

寧楚格絲毫沒有反應,枕著枕頭繼續睡。

“不搭理我。”蘊初輕輕晃動了一下寧楚格的搖籃:“醒醒,別睡了,起來玩耍啊。你瞧瞧你晚上不睡,白天不起,這樣怎麽可以呢。”

寧楚格:“……。”

“看看你哥哥好有活力。”蘊初一邊說一邊看向承琪的搖籃,結果對方一點也不給麵子,睡著了。

係統:[打敗愛玩的大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搭理。]

明明當初承瑞玩的就很開心,終究是不一樣了。

蘊初:“……。”

樂趣沒了,蘊初沉默的站起身,走到一旁的榻上坐下,趴在桌子上,手指不停的在桌上畫圈。

“娘娘三阿哥和四格格還小,貪睡也是正常的。”蘭時在一旁安慰道。

蘊初抬起頭默默的來了一句:“這就是她們晚上吵的本宮不能安睡的理由嗎?”

該玩的時候不玩,該睡的時候不睡。偏偏大晚上等到她睡覺了開始吊嗓子。

“皇上駕到!”

殿外傳來一道尖銳的聲音。

蘊初皺了皺眉,康熙這個時候不處理事情不去找皇後來她這裏幹嘛。

等到蘊初回過神來康熙已經走了進來。

“臣妾參見皇上。”

“不用多禮。”康熙伸手扶起蘊初。

蘊初偷偷瞄了一眼康熙身後的梁九功,那神情就跟死裏逃生一樣。看來康熙的火氣不小啊。

“快給皇上上一杯菊花茶。”

“菊花茶?”康熙坐在椅子上有些好奇:“怎麽喝起了菊花茶。”

“菊花明目。”蘊初朝著康熙眨了眨眼睛繼續說:“降火。”

“你怎麽知道朕生氣了?”康熙眼神探究的看著蘊初。

帝王多疑,哪怕隻是一句簡單的話都會引起他的懷疑。

蘊初像是沒有看出他探究的眼神指了指梁九功:“瞧著梁公公跟撿回來一條命的表情就猜出來。”

她沒有窺視帝蹤,沒有給乾清宮安插人,也沒有看出康熙有沒有生氣,隻是通過梁九功判斷的。

解除了懷疑康熙輕輕一笑,是他太過多思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怎麽想起了喝菊花茶。”

聽到康熙這麽問,蘊初稍稍露出了些委屈的表情,拽著康熙的衣袖把他拉到了搖籃旁:“皇上,她們兩個一點也不可愛。”

“嗯?”康熙有些好奇,奶娃娃長的很好啊,白嫩嫩,一看營養就好:“哪裏不可愛了?”

難道榮妃不喜歡他們,這個念頭一閃而過,但很快就被否定了。孩子長的好,一看便知道是用心在養。

“她們不陪我玩,沒有承瑞可愛。”蘊初和康熙抱怨道:“承瑞那時候可有意思了,再看看她們一點也不可愛。”

“所以你對可愛的定義就是陪不陪你玩?”康熙慢悠悠的來了一句表情有些詫異。

當然不是,單純就是說給你聽的,讓你覺得我天真,蘊初心裏默默來了一句。

“承瑞那時候多可愛呀,對了承瑞呢,皇上來沒有把承瑞帶回來嗎?”蘊初朝後麵望了一下。

康熙想了想,他今天下朝回來,看到魏珠送上來的證詞很生氣,然後他就來了鍾粹宮,皇後在後宮的勢力有些大了,必須削弱一些,蘊初身為榮妃,有資格協理六宮,是最好的人選,然後他就來鍾粹宮了,至於承瑞他好像沒有看見。

“大阿哥呢?”康熙看向梁九功。

梁九功磕磕盼盼的回答:“皇上忘了您安排了納蘭侍衛代替您給大阿哥開蒙。”

“哦,對。”康熙想起來了,確實是他安排的。

納蘭容若是他的近身侍衛,才華出眾,他還是很欣賞的所以才把教授承瑞的事情安排給了他。

“行了,你們都先退下,朕有些話要和榮妃單獨說說。”康熙擺了擺手讓眾人都先退下。

現在殿裏隻剩下蘊初康熙和兩個聽不懂話的奶娃娃。

“皇上有什麽事情嗎?”蘊初麵露好奇的詢問。

“上次皇後有孕,朕當時有意讓你幫皇後管理六宮。如今你已經封了妃位,是有資格協助皇後的,你願不願意。”

係統:[皇後讓朕不高興了,朕要削弱她的勢力,給她一個警告。]

蘊初沒有直接表示她願不願意:“可如今皇後娘娘已經生產完了,並不需要臣妾幫助啊。”

係統:[你沒說皇後犯錯,我不好接啊。]

康熙神色一暗:“皇後最近照顧二格格,有些憔悴,力不從心,你升為榮妃,幫助皇後協理六宮理所當然,不用擔心。”

係統:[皇後是六宮之主,謀害皇嗣的罪不能放在明麵上,但隨便找一個理由就行。反正皇後的勢力削定了,你就接了。]

“係統,閉嘴,瞎解讀什麽。”

蘊初的表情都快在係統的解讀下維持不住了。

“可臣妾擔心自己做不好。”蘊初擔憂的看著康熙:“臣妾害怕辜負了皇上。”

係統:[你得給我一個護身符。]

忍不住了,蘊初攥緊了拳頭生怕下一秒破功。

康熙扶著蘊初的肩膀:“朕會派嬤嬤來教你,不用擔心,當初皇後也是慢慢學會的。”

係統:[朕是你的靠山。]

“那臣妾就試試,若是臣妾做不好,皇上不要怪臣妾。”

“好。”康熙輕輕一笑:“朕不怪你。”

係統:[朕就說說,當真就是你的不對了。]

係統:[滴滴滴,係統被迫強製下線。]

“朕還有奏摺沒有處理,先回乾清宮了,等會嬤嬤就會過來。”

事情解決了康熙也不再多留,直接就離開了。

康熙離開後,蘊初輕輕一笑,目的達到了。

將來這宮裏更加熱鬧,赫舍裏氏,佟佳氏,鈕祜祿氏,沒有權利光有子嗣,怎麽在這宮裏站穩腳跟。桌子上的銀票收回。“要要要。”承祈眼疾手快的拿過放進懷裏小心翼翼的收好。原本他們就是跟著蘊初回來拿錢的,本來想裝巧賣乖讓她多拿出一些,結果蘊初壓根不吃這套。還差點把原本說好的搭進去。蘊初:“行了,散了吧。”……“大哥,你說小五他們能從額娘手裏拿到更多嗎?”承琪饒有興趣的詢問。他可還記得剛剛承褫三人臨走之前對著他擠眉弄眼。憑借著多年的默契,承琪很快便猜到了他們的意思。“你覺得呢。”書桌前承瑞拿著毛筆...